|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三百七十一章 曙光!曙光!

第三百七十一章 曙光!曙光!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3-18 09:28  字數:4397

啟動了靈感瘋魔態的韓東,真的感到困惑。

他向來以誠待人,確實沒有出多少力,彷彿扒拉兩下,直接給南絕愷扒拉死了,這讓韓東有些惋惜。

「唉。」

韓東嘆了口氣,面無表情。

這一刻,他尚未脫離瘋魔態,靈魂內產生了難以描述的吶喊,令思緒變得混淆不堪,宛若行動思維皆遲緩。

可是。

旁人哪裡知曉還有瘋魔態這般恐怖至極的狀態!

廢墟般的南丞宗內外,所有人全部震駭惶恐的見證了這一幕。

絲綢月光,習習微風,再加上圍繞此地的茂密群山,構成了古怪死寂的難言氛圍,滲透到所有人的內心底部,彷彿平地起驚雷的炸裂腦海,仿似江海拍岸浪淘沙的全身顫抖。

驚駭!

無與倫比的驚駭!

這可是華國稱號序列之內的一宗之主南絕愷——稱號三步武宗境,也被稱作宗主級武力,此乃可以位列一宗之主的強者。

而在眼前。

稱號序列南絕愷,被韓東打死了。

他們僅能眼睜睜看著如同天方夜譚的離奇情況,口不能言,身不能動,思維不能轉。

……

月光灑照。

山門寂靜。

諸多賓客內最強之人白學斌,臉色煞白萬分:「怎麼可能?南絕愷乃是貨真價實的稱號第一步武宗境啊,融合天地之力,掌有通玄之術啊!」

他心靈冒出驚濤駭浪。

古往今來,也沒有這麼荒謬的蓋世天驕。但想到韓東的傳奇身份,白學斌倒也勉強理解了一點點。

蓋世,不如韓東。

傳奇,亦不如韓東。

以韓東的霸烈武力——只有蓋世與傳奇的雙重結合,才能解釋的通。

「不過。」白學斌眯著眼睛:「我曾聽有些人談論,韓東極有可能不是第五位傳奇……假如他沒有奇能,不是傳奇,他如何能具有這般不可思議的武力?」

「算了。」

「不管怎樣,這都是不能以常理揣測的天驕。」

白學斌眼角狂跳,不敢再想。旁邊的白茲然早已六神無主,被韓東如同閃電霹靂人間的威勢,嚇得腦海空白,根本不能思考。

美貌清冷的白紅冉,稍微強些。

但。

即使強些,也強不了太多。

黃金比例的五官早已凝固,毫無形象的張大了玲瓏紅唇,幾乎能塞進兩個標標準準的雞蛋。

「雖然看不清。」

「可,可我總覺得,前方三百米有恐怖盤踞,有恐怖蟄伏!」偏向感知類型的奇能,賦予了白紅冉異常敏銳的感官。

饒是隔著三百米,也心驚肉跳。

沒錯。

不止是白紅冉。

其他諸多賓客皆如此,他們以武將境為主,比白紅冉更強,感應到的死寂恐怖愈加明顯,差點令他們癱軟在地。

單單氣機,竟能如此。

試想武力。該當何其可怕。

「糟了。」

有賓客面色巨變:「看來韓東所言絕無虛假,否則韓東怎麼膽敢擊殺南丞宗的一宗之主?那麼,他之前開口滅宗,難道也是真的?」

他驚疑不定,不敢置信。

其餘賓客同樣如此:「絕對不可能。」

「除了災禍亂潮,滅宗事件已經兩百年不曾發生了!可想而知,一旦滅殺南丞宗,必將產生整個武術世界的軒然轟動。」

武術宗門,與世家氏族不可同日而語。

華國的武術世界內,世家氏族只是閑散習武人士的構成,充其量延綿兩三百年,血緣結構註定了世家氏族不能長久存在。而武術宗門卻不在此列。

每座武術宗門,皆有悠久歷史!

以武術發展為主旨的宗門,實乃武術世界的重要基石,決定了華國武力的強弱與否,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性。

「言之有理。」

「雖然我們不清楚南丞宗到底犯了什麼罪行,但私自滅宗,恐怕會有不堪設想的後果,誰能擔得起,這可是天大的責任。」奇異人士白學斌在旁邊暗暗頷首,頗有驚心動魄之感。

此乃無比嚴重的責任!

單單想一想,就令他緊皺眉宇。

可還沒等這些賓客再議論,只看以李罡為首的潛龍們,再開殺戒,毫不留情,手起刀落,葬送黑暗根源南丞宗。

今日不滅南丞宗,誓不歸還!

今夜不殺出晴空,誓不罷休!

韓東有血性,有沸騰心,他們這些潛龍同樣也有。

正當此時。

啪嗒。

黑暗內,緩緩走出一位童顏鶴髮的老者,正是南丞宗華長老。

他步履蹣跚,風燭殘年,蒼老臉龐飽含熱淚,一步步靠近韓東,高位武宗境的身體似乎佝僂了一些,令眾人心生同情,心靈上空似乎籠罩了陰霾。

太心酸了。

太苦楚了。

太悲痛了。

乃至於白學斌流淌悲傷淚水,其餘賓客也相繼痛哭流涕,壓根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異常,只是單純為華長老慨嘆。

南丞宗華長老,真實名字已經不可知。

但廣南省上下,全都知曉這位樂善好施、仁德無雙的華長老——華長老性格極其善良,有菩薩低眉之風,有悲天憫人之態,甚至不忍心踩死一隻螞蟻。

古代傳說中的九世善人,怕也不過如此。

「孩子,孩子,為何你這麼壞。」

「殺生,屠戮,為何你做出來。」

華長老臉龐浮出痛心疾首之色,步伐顫抖之間,漸漸靠近韓東,口裡唱著一些類似於兒歌的曲調,似乎想要勸道韓東歸善。

看似緩慢,實則兩步十米。

「孩子。」

「本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