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期末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期末 (1/1)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2-06 12:24  字數:3096

真正打死宗級妖魔,才算本事?

聽到寧墨離的聲音。

韓東有點哭笑不得,情不自禁的望了望寢室棚頂,刷著乳膠漆的牆壁異常潔白,室內氣溫也比較低,沒有開空調。

「唉。」

「師尊……你也有今天?你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你不知,你根本不知,我確實打死了那隻宗級妖魔。」

那麼。

你繼續叨叨,徒弟且靜靜聽著。

韓東心裡狂笑,樂得不行,但呼吸頻率都維持正常狀態,並未吐露真相。無論微信還是撥打電話,皆非絕對隱秘的交流方式。

若是真相傳揚,恐有大患。

僅僅只是擋住宗級妖魔的消息,都能引起震動,令自己蓋世之名傳揚南北。若是被人知曉自己擊斃了宗級妖魔,恐怕要掀起狂瀾,徹底轟動武術世界。

他知道並非人人如同宏石,但也絕非人人仿似金啟宇那般。

「哼。」

寧墨離淡漠吐字,打斷韓東思緒:「下次遇事謹慎些。另外卸革之術也抓緊練習,達到入化層次還不夠,怎麼也得合一。」

「恩,好的。」韓東連忙應道。

卸革之術,乃是寧墨離給他的五門術之一,看似是防禦類型,其實乃是上佳的煉體之術,於作戰之間磨鍊身體。

可惜。

他沒怎麼練習。

因為在灰白氣流的強化之下,身體素質強橫到了超越極限的可怕程度,卸革之術對身體的磨練效果,微乎其微,毫無意義可言。

譬如萬米高山之上再想憑空拔高,實在艱難。

「不過。」

「以卸革之術進行偽裝,倒是個辦法。」

韓東若有所思的掛斷電話,眼底划過沉吟之色,暗暗思考目前的武力層次。

假如不啟動瘋魔態——

自己應該是凌駕武將境之上,但弱於武宗境。

若是正常的蓋世下位武將境,有一門達到合一層次的煉體之術,大約比自己弱了數籌,但同樣凌駕武將之上。

「唔。」

「這兩天抽出空暇,苦練卸革,怎麼也要達到出神才行。」韓東暗暗思量,站在寢室窗邊,望向冬日午後的清靜學府。

對於術的感悟,分為登堂入室,精通熟稔,再往上才是出神、入化、合一。

出神,化術為己用,充分契合己身。

入化,隨心所欲的施展,徹底融於一舉一動。

合一,溝通外界,歸納己身,合攏周遭,牽動一絲大自然力量。

截至目前。

只有南征千里行與狂暴雨落,僥倖達到合一層次。

稱其為僥倖,是因為蓋世武將想要掌有合一之術,必然要經過長時間的磨礪,不可能瞬間領悟。

至於此次,實乃得天獨厚的條件。

瘋魔態本就偏向無序暴躁,再加上殺意滿腔,熱血激蕩,自然而然的讓狂暴雨落推升到了合一。

而南征千里行,則是無形之間的無意契合。

「幸虧激發了這門術的感悟力量。」

「否則我也不可能立地武將境,單單血液的桎梏,便是難以踏破的問題。」

想到這裡,韓東嘆了口氣。

結合南征千里行的合一感悟,他心有感動,每每練習南征千里行也愈加心潮澎湃,暗暗好奇這門至情至性的術,到底是何人創出。

一門術,理應是規律的總結。

而南征千里行之術,卻蘊含了強烈的純正情感,除了一往無前的信念,再無其他。

彷彿情感的沸騰,宛若意志的力量。

「創術之人,絕非師尊。」

「我這師尊從不好大喜功,譬如足可踏空步行的白日登山之術,也只是登山,並非登空。」

念及此處。

韓東壓下雜念,開始練習畫山樁,想要儘快圓融掌控己身力量,只能通過站樁。

第一山境!

泛著銘銘光芒的雙掌,驀然抖盪,相互旋轉,牽動風流,形成了一座漆黑高山的虛影,巍峨矗立於胸膛前方。

這是厚重難言的韻味。

若能練成第二山境,便是高山之上再疊高山,這也是寧墨離的當前境界。

……

時間如若流水,潺潺流逝。

轉眼已經到了江南學府的期末考試期間。

一間開著中央空調的自習室里,坐滿了期末複習的學子們,放眼望去,黑壓壓的。

「在想什麼?」

張朦挽了兩下過肩長發,看向韓東。

「沒事,沒事。」

韓東坐在靠牆座位上,怔怔出神了一會兒,聽到女孩兒的聲音,臉上浮出微笑。

晉級武將後的勁道泄露問題,早已圓滿解決。

唉。

他幽幽吸了口氣……第十九編製,正式步入為期三個月的休假。總共八人,皆在各自休息。

可惜的是。

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暫時無法幫助王有為續上右臂,畢竟筋脈骨骼悉數粉碎。除非王有為達到武宗境,提高身體細胞的活躍性,或許有機會重新生長右臂。

而其他人,傷勢也極其慘重。

哪怕傷勢最輕的閆蒼圖,也需要半個月左右的細心療養,才能繼續履行防衛編製。

恍惚之間。

他腦海中浮出王有為的含笑臉龐,有熱情,有激動:「韓東,有你在,是咱們第十九編製的幸運。」

「這些日子,你不需探望我。」

「三月之後,我們重歸防衛編製,屆時再見。」

其實韓東想問。

已經失去了右臂,還要繼續參加防衛編製?

但聽到如同誓言般的言語,看到堅定若剛的臉龐,他知道,這是王有為的信仰,沒什麼能夠改變。

還有陳率,以及閆蒼圖他們。

一個個看到自己,激動的臉色泛紅,拳拳相碰,既有攔截成功的喜悅,也有對他的震撼讚歎。

最令韓東動容的是。

第十九編製的成員們,他們似乎並沒有感到死亡後怕,只有純粹至極的一腔情懷。

「等等。」

「我也是第十九編製,不是他們,而是我們。」

韓東嘴角勾勒微笑,緩緩靠在冰涼牆壁上,內心流淌著不具名的情感信仰。

結束了嗎?

不,遠遠沒有結束。

我們第十九編製定當繼續守衛這片土地,直到我們死盡,或是它們滅亡。

「韓東?」

張朦悄聲提醒道:「我們該吃飯啦。」

「恩恩。」韓東收斂思緒,扭頭問道:「我們去哪個食堂。」

江南學府內共有四座食堂,畢竟學府面積廣闊,況且學子們數量較多,單單一座食堂根本供應不了整個學府。

「最近的吧。」

張朦輕輕起身,秀氣靈巧的背影走在前方,出了自習室,才氣咻咻的哼唧道:「說好的期末複習呢?你非要跟我一起自習,結果發獃了一上午。」

韓東兩步走到女孩兒身旁,低笑道:「習武人的事情,怎麼能叫發獃?我只不過是在深度思考人生。」

哇。

口才越來越好了嘛。

張朦笑吟吟的瞥了眼韓東,搓了搓如若凝脂的白嫩手掌:「那你思考出什麼了,總結一下。」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韓東擺擺手,與張朦並肩下樓梯,轉移話題道:「自習室人可真多,還有一些低頭玩手機的。」

哼。

張朦攏起搭在耳邊的秀髮,輕聲道:「當然啦。有些人早都複習完了,為了中央空調,才來自習室的。」

「至於嗎?」韓東愣了愣,無語道:「宿舍也有空調,況且這溫度也不算太冷。」

若非顧忌太過引人注目,他都想穿短袖。

以目前的可怕身體素質,除非南極北極的零下低溫,才能讓韓東感到寒冷。

聞聽此言。

張朦抿了抿唇角,雙手擱在棉絨絨的羽絨服口袋裡,不知該作何表情:「這還不冷?我都快凍成小魚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