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切問題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切問題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2-02 12:14  字數:4444

江南學府、女生宿舍正門口。

嗡隆!嗤啦!

發動機的轟鳴之音,與剎車的摩擦之音,彷彿依舊回蕩在宿舍正門口。

聲音刺耳,空氣似有震感。

全場希聲,冬日暖陽發黯。

這輛殷紅顏色的跑車,本已經引人注目,再加上加速漂移的猛烈場景,登時吸引了全場學府學子們的注意。

……

「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

三四個互相挽著手臂的女生,嚇得心臟幾乎停頓少許,急忙駐足道邊,扭頭望去。

她們驚疑不定,目光轉為憤怒。

學府裡面漂移?

著實危險,簡直喪心病狂的行徑,不能饒恕……三四個女生互相看了兩眼,臉色氣的泛紅。

……

另一側。

一名穿著黑色棉服的眼鏡男生,急忙摟住自己的女友,情不自禁的暗自怒叱,心有激憤氣難順。

「飄移?」

「這是可是江南學府,他瘋了嗎!?」

江南學府之內,有明確標識:

凡是車輛,行駛速度不能超過三十公里的時速。但這輛跑車的飄移爆發,怕是要有四五十的時速,而且是瞬間啟動,更加增添了發生意外的危險。

倘若飄移失敗,該當如何?

可是。

這名男生扶了扶眼鏡,瞥了眼車輛型號,嘴角囁喏了兩句,終究牽著女友,垂首離開。

「怎麼了?」女生問道。

「那是寶馬超跑,至少要兩百多萬華國幣。」眼鏡男生眼底閃過一絲憧憬,搖搖腦袋,沒再多言。

與之相應的,女生也沉默無言。

簡略的概括當今社會價值觀——金錢至上!

沒錯。

金錢即正義。

雖然親眼目睹令人髮指的一幕,但眼鏡男生只能在網路上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若是擱在現實,想想還是算了,免得圖惹事端。

……

與此同時。

宿舍門口的其他學子們,基本如他們一般。

面帶慍怒的盯了兩眼,緊跟著在周圍人的提醒,自己內心的遲疑之下,選擇駐足旁觀,亦或轉身離開。

當然。

也有學子抬步上前,打算喝問。

但看到年輕男子與許葭薇的對峙,登時游移不定的止住步伐,顯然他們相互認識。

「王濤,你過分了!」

許葭薇緊咬牙關,盯著年輕男子、王濤,內心翻騰憤怒的情緒。萬一飄移過程出現什麼意外,她豈不是要當場受傷。

輕則擦破肌膚,重則傷筋動骨。

此等行徑,已經超出玩笑的範疇。

「呵呵。」

王濤理了理衣襟領子,淡淡微笑。

「你到底想幹什麼?」許葭薇質問道,她與王濤是高中同學,曾經是親密有加的情侶,但因為性格不合的原因,最終分手。

性格!

王濤的惡劣性格,她煩透了。

「哼。」

「你好歹也是江南學府的學子,難道不清楚我想幹什麼?當初我給你花了至少十萬華國幣,你想分手就分手?」王濤抱著雙臂,抬起下巴,冷冷看著花容慘淡的許葭薇。

至於旁邊的韓東與張朦,他看都沒看一眼。

既是藐視,也是懶得搭理。

參照當前的畢業生水平,學府學子畢業也只是起步高些,前途潛力更好些,根本不可能與自己相比。

他王濤可是近百億富豪的兒子!

住豪宅,有豪車,天生高人一等,豈需忌憚普通學生?

雖然江南市藏龍卧虎,但王濤自認為在江南學府里惹不起的人,屈指可數而已。

許葭薇怒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呵呵,再陪我半個月,分手事兒就算揭過。」王濤撇了撇嘴,打量許葭薇的妖嬈穿著,眼底閃過火熱:「走吧,上車。」

「你——」許葭薇氣的臉色發白。

但是,

休想兩個字,尚未出口。

韓東上前半步,似笑非笑的開口道:「你叫王濤是吧,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作死。」

音調幽幽,無有起伏。

淡漠臉龐,流露震怒。

雖然韓東貴為護衛編製內的蓋世武者境,但活在當下,難以肆無忌憚。

華國律法,倒是無妨。

只是顧忌武術世界的鐵則,若敢違背,隔日必死。

但即便如此,不動用武力的韓東,亦能輕易解決一概問題。除非武宗境臨前,否則沒誰能扛得住蓋世之怒。

恩?

王濤心裡莫名一顫,退卻半步。

單單這道幽幽眸光,便有如幽邃難測的深潭,讓人心驚膽寒,憑空產生置身於寒風凜冽之間的錯覺。

此乃生命本質上的壓迫。

時至如今,韓東已非尋常人,血液具有金屬光澤,體內涵有呈液內力,況且誅殺巨量妖魔鬼怪的經歷,更賦予了韓東殺伐決斷的蓋世氣質。

王濤眼角狂抖。

這麼凜冽的目光,難道是武術生……自己父親百般叮囑,絕不可得罪武術生。

咕咚。

他咽了口唾沫,但周遭圍觀的學子們,給了他力量,至少內心畏懼情緒降低了一些。

光天化日之下,能奈何?

朗朗乾坤之下,能怎樣?

「實在抱歉……」王濤恢復鎮定,打量了一下韓東的衣裝,莫名鬆了口氣:「剛才嚇到你了嗎,呵呵,給你點精神損失費?你說個數字吧,我立刻支付寶轉給你。」

韓東淡淡道:「金錢?」

「恩,怎麼?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比如我可以轉給你一萬華國幣,讓你買件衣服。」王濤似乎面帶真摯,但聲音卻蘊涵一絲微不可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