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八十八章 第一山境(第!七

第一百八十八章 第一山境(第!七 (1/1)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20 00:51  字數:2846

鐵陽宗門、刑罰之地。

「父親!」

「父親救我啊!」

岑勺余連連吶喊,驚慌蔓延內心深處,宛若洶洶湧涌的海嘯,打碎了他的一切鎮定與戰慄,掀翻了他的所有抗爭與不甘。

嘩嘩!

紅袍老者的右掌,流轉獨屬武宗境的徹固內力,泛著真正概念上的凜凜冰霜,蘊涵可怕的低溫,登時震蕩岑勺余的身體上下,開始廢除武術力量。

須知。

高位武者境,血液如鉛如汞,凝霧內力遍布全身,廢除武力的過程極其繁瑣,只有武宗才有資格給予廢除。

而且這一廢除過程,不算短暫。

此時此地。

周圍的長老、弟子們,盡皆冷冷注視著岑勺余的涕淚滂沱,沒誰同情憐憫之,只有憤怒的譴責。

宗門上下,蒙受此等奇恥大辱!

若非岑勺余乃是宗門宗主的第三子,怕是長老們誓要聯名上書,請誅殺之。

「父親!」

「父親救我!」

岑勺余的慌張聲音,夾雜著一絲痛苦,仍然不清楚自己到底錯在了哪裡,難道有點愛心也不可以?

可惜。

他的疑惑,沒有答覆,也無有任何回應。

「哼!」

「冥頑不靈,罪加一等!」紅袍老者眼底閃過寒光,索性不再以溫和方式進行廢除,直接摧枯拉朽的施加震蕩。

作為刑罰堂之主,紅袍老者嫉惡如仇。

饒是出門在外的宗門子弟,擅自欺壓普通人,他也要管教一番,更且遑論此等罪孽之行徑——這是玷污宗門之名,這是摧毀鐵陽宗門傳承數百年的榮耀。

「你該知曉。」

「假如你不是宗主之子,我一掌拍死你。」

紅袍老者面無表情,目光甚至帶有一絲殺機,他這一輩子盡在宗門之內,付出了不知多少。

如今宗門蒙羞,早已怒火滔滔。

嘩嘩!

徹固內力流轉不息,有如冰霜凍結。

岑勺余的渾身上下出現了一層薄薄冰晶,不再吶喊,只能僵硬的跪在刑罰台上,眼睜睜感受己身武力的一點點消逝,精氣神彷彿也跌落到了幽幽谷底。

……

「真真大快人心。」

「我還在擔心,萬一宗主出面阻攔,便是難以繼續處置。幸好宗主深明大義,知曉是非。」一位長老滿溢的點了點腦袋,起身離去。

……

唉。

身軀筆直如青松的青年男子,嘆了口氣。

他是鐵陽宗門的弟子之一、高位武者境。

「廢了他的武術,也彌補不了宗門恥辱。以後行走在外,恐怕要有數之不盡的鄙夷。」青年男子搖搖頭,憤懣難言的離開刑罰台。

……

刑罰台周圍的長老、弟子,依次離開,

他們之所以匯聚在此,正是擔憂宗門宗主出面阻攔,畢竟岑勺余乃是岑宗主的第三子。

啪嗒。

紅袍老者左掌鬆開,漠然離去。

既然你對妖魔鬼怪同情憐憫,那便逐出宗門,做一個普通人,以後若有機會見到妖魔鬼怪,自然是最好的懲罰。

……

距離刑罰台約有三百米的小亭子內。

這裡坐著一位面色鐵青的中老年男子,鬢髮微白,不怒而威,正是鐵陽宗門的岑宗主。亭子邊柱上,則是靠著一位中年美婦,淚水沾濕了雍容衣襟。

呼。

岑宗主口吐白氣,似有實質。

他乃是非同尋常的武宗境,哪怕紅袍老者也絕非他的一合之敵,但此刻僅能坐在這裡,不能出面勸阻。

沉默。

死一樣的沉默。

岑宗主抿了抿嘴唇,目光落向亭子之外的棕衣老者:「如此處置可滿意了嗎?」

聲音之內,聽得出壓抑憤怒。

亭子之外。

棕衣老者淡笑一聲,風輕雲淡:「我是否滿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黎明大人是否滿意。」

岑宗主冷哼道:「好,好得很。若是黎明大人不滿,我親自了結岑勺余!」

「啊!」

靠在亭子邊柱上的中年女子,駭得臉色煞白,岑勺余乃是她與岑宗主的兒子。

嗚嗚。

她悶頭低泣,不敢言語。

因為岑宗主與她,盡皆懂得棕衣老者代表著誰的意思。

棕衣老者撣了撣衣襟,看不清臉色,只是轉身離開:「奉勸岑宗主一句,蓋世韓東乃是寧墨離的唯一弟子。」

「你大可針對韓東。」

「但你若敢企圖謀害之,且不提我主俞黎明,單單當年虧欠寧墨離的眾多強者,便能屠你三族,滅你宗門!」

話音落畢。

棕衣老者的身形猶如翱翔低空的飛燕,眨眼間離開鐵陽宗門,沿著群山之間,回返江南市。

亭子之內,沉默希聲。

中年女子死死咬牙,一點點抬起腦袋:「都是韓東的錯,全都是因為韓東!」

岑宗主沉默。

中年女子喘了口氣,忍不住哭訴道:「勺余的武術盡廢,恐怕以後不能呆在宗門裡,咱們就這麼算了?」

岑宗主繼續沉默。

良久後。

他起身離開亭子,望向落下地平線的太陽,嘆了口氣:「假如勺余不是我的兒子,我會親手殺了他。」

「至於韓東。」

「放心,我會讓他付出代價。雖然我是鐵陽宗之主,可……我也是一位父親。」

——

黑夜降臨,時間流淌如流水。

韓東早已回到了江南學府,靜心凝神的練武。

外界的紛紛擾擾,名聲的軒然響盪,凡此種種,皆是雲煙,影響不了他的篤定內心。

唯有武力,才是一切的基礎。

唿唿。

秋季夜晚的習習微風,泛著涼意,吹拂幽靜學府,吹著剛剛結束晚自習的學子們,吹至佇立在僻靜樹林內的韓東。

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透露寧靜。

淡然猶如鏡湖的臉龐,渲染淡然。

「唔。」

韓東輕吟一聲,欣賞高懸天穹之上的清清月光,仰望點綴漆黑夜空上的星芒,萬籟俱寂之間,心生一股格外出塵的寧靜感。

步步前行看風情。

層層攀登悟世事。

這就是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不問前塵,只為此世。

那就練武吧。

守護自己珍稀的美好,捍衛己身堅定的信念,轟轟烈烈的踏出一條蓋世路,無怨無悔的活成一世自在人。

「畫山樁!」

腦海中浮出莫名感動,韓東不由自主的立地畫山樁。

即使剛剛鬆掉畫山樁,精神睏乏,身體疲憊。但也遮蓋不了雙掌之間有如實質的巍峨高山。

唿唿。

秋風吹拂,吹不動雙掌之間的空氣。

嘩嘩。

月光宛若絲綢般的灑落大地,映照出了雙掌之間的虛幻高山,那是蘊涵玄奇韻味的巨山,厚重難測,雄渾難名。

畫山樁。

畫出一座山,便是第一山境。

韓東眼眸澄澈,瀰漫悠然自若的感動,靜靜站著畫山樁,雙掌下意識的旋轉挪移,彷彿牽引著偉岸磅礴的勁道,畫出了一道由隱約閃爍轉為虛幻可查的高山虛影。

——

須知此乃第七更……%_%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