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面子(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面子(下)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19 05:25  字數:4078

給你面子?

饒是溫錚性格沉穩,也怔了一下。

凡是在蘇河市內、有資格知曉武術世界的人,誰不知道寧墨離的殘暴威名?王永王館長到底哪裡來的膽量?

咯嗒。

電話掛斷,王永沒再多言。

噝。

溫錚忍不住點燃一根香煙,眼底閃過驚疑之色,喃喃自語:「難道王永他已經——」

……

當日夜晚。

得知消息的韓東,撥通了高位武者境王永的電話:「我是韓東,那人組織專門供給學生的貸款,原本與我無關。」

「但他欺負到了我的朋友。」

「既然如此,理應按照正常律法判處,你為何阻攔?」

在韓東看來,這類型的非法貸款屬於有需求才有供給的事情。提供款項的談不上合法,但借用款項的也不值得同情。

他管此事,只是因為馮闈琦。

況且沒有動用武術世界流行的獨自審判方法,只是依法處置,居然引得王永阻攔?

電話另側,傳出低沉聲音:「韓東,這人乃是我妻子的親弟,你給我個面子,此事到此為止。」

「哦,不行。」韓東淡淡開口。

「那你想怎麼辦?假如你能請到寧老先生,我王某自當親自處置了他,但寧老先生不可能為了這點小事兒動怒。」王永的聲音,聽不出喜怒波動,只有異常平靜。

韓東也平淡無緒:「明天我登門詠石武館。你若接得住三拳,給你面子。若是接不住,一切休提,按照正常律法處置。」

「好。」

王永當先掛斷電話。

他坐在寬闊的辦公室里,旁邊站著一個噤若寒蟬的光頭壯漢,耳朵上還戴著耳釘,兇橫面容顯得小心翼翼的。

啪。

王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瞪了眼光頭壯漢:「你應該知曉,我王某平日里最煩這些勾當。要不是看在小素的份上,我一掌拍死你!」

「大,大哥。」光頭壯漢嚇得一顫。

「這些年,我不願搭理你。誰曾想你暗中借著我的名頭,過的風生水起。」王永冷笑兩聲,靠在椅背上:「此次過後,你必須立刻離開江南省。」

「那我去哪兒啊?」光頭壯漢連忙道。

「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幫你避免牢獄之災。」王永深深吸了口氣,揉了揉眉心。

區區一個韓東,他倒是不在意。

但韓東畢竟是寧墨離的弟子,若非萬不得已,他也不想平白無故的招惹韓東。

這時。

光頭壯漢試圖給自己求情:「大,大哥,你不能讓我走啊!我的事業都在——」

「閉嘴!出去!」

王永凜然回頭,目光有著厭煩,彷彿整個辦公室里的溫度下降了一些,令光頭壯漢心裡一緊,急忙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

王永走到書架上,拿出一張曾經的泛黃合影,輕嘆道:「小素,你弟弟劣性不改,我也只能幫他最後一次了。」

「你放心。」

「這些年,我沒讓女兒習武……你知道么,咱們女兒憑著成績考上了帝華學府呢,我打算培養她做一個學者。」

武術,確實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但享有力量的同時,亦必須承擔責任與義務。王永寧可女兒接觸不到武術世界,也不希望女兒活在生死邊緣。

畢竟。

妖魔鬼怪,越來越強了。

唰唰。

他手指輕輕擦拭著泛黃照片……辦公室內的明亮燈光之下,那張照片似乎泛著光芒。

——

韓東家裡的客廳。

咔咔。

韓聞志吃了點五香瓜子,順便抓出一把,遞給韓東:「兒子,你也嘗嘗?這袋瓜子不錯。」

「不了。」

韓東面帶微笑,搖了搖頭。

「零食不能經常吃,不過偶爾嘗嘗也不錯。」韓聞志縮回手掌,悠悠開口道:「這些日子變化太大,爸總覺得很奇怪。」

「想來想去。」

「你轉成武術生,大約就是這一切的轉折點。爸想問一下,你知道伍傑嗎?」

伍傑?

韓東靠在沙發上,抿了抿嘴。

這一名字,他印象比較深刻,正是因為伍傑才令自己首次觸發了瘋魔態。而且內心信念也是從那以後,愈加篤定,再無更改。

可問題是——

伍傑已死,自己該怎麼回答呢。

韓東數次的欲言卻止,搖了搖頭,沒有開口。

少頃之後。

韓聞志吃掉最後一個五香瓜子:「恩,爸爸只是問一下,沒別的意思。以後有時間,咱們爺倆再好好聊聊。」

「當然。」韓東微笑開口。

等自己晉級武宗境,亦或者師尊口裡的科研任務、徹底完成,即可讓爸爸媽媽知曉這一切。

閑聊了一會兒。

「我先睡了,兒子你也早點休息,練武也別太辛苦。」韓聞志關切的囑託了一句,旋即起身,回到卧室。

韓東坐在沙發上,鬆了口氣。

他只是有點困惑,其他武術生皆是怎麼瞞過爸媽的?這可與幻想文學裡的情節迥然不同。

自己的爸爸媽媽,智慧的很。

韓東深深明白,知子莫若父母這句話,可不單單只是諺語,同樣適用與當代社會。

「難道因為武術生的家庭層次?」

「大多數習武有成的武術生,皆有來自顯赫家庭的鼎力支持,甚至好多都在武館額外練武。」

這麼一想,他也就想通了。

武術生的普遍家庭,基本是達官富豪,早就知曉武術世界。

嗒嗒。

客廳鐘錶轉動著,靜謐籠罩。

隨著韓東的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