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七十二章 悠悠假日

第一百七十二章 悠悠假日 (1/1)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16 16:32  字數:2951

手機屏幕上。

張朦發了條長草顏糰子吃西瓜的表情,隨後附上一張滿臉困惑立耳貓咪的圖片。

今天是國慶節。

她給韓東發了數條QQ消息,可卻沒有回復,不由有點擔心。

「嘿。」

韓東嘴角勾勒一絲淡笑,今天一直忙著執行任務,之後還要處理任務後續,直到此刻才抽空看了眼手機。

想了一下。

他也回了個同樣的表情:國慶節快樂……恩,雖然祝福晚了點,希望你別介意。

嗡嗡。

張朦秒回道:「這可都黃昏啦,你在幹嘛呢。」

剛發完,她緊跟著發了一張白色柯基短腿搖擺的圖片,小短腿搖搖晃晃,蠢萌蠢萌的。

「唉。」

「在看別人秀恩愛。」韓東嘆了口氣,看了眼餐桌上給尚樺連連夾菜的焦凱鶯,頗感無語。

這是自己見過最與眾不同的武者。

哪怕性格溫藹,以禮貌著稱的大四武術生湯岳函,平時也極其注意形象。饒是盤卧的獅虎也依然是猛獸,只不過爪子收了起來。

但坐在這兒,韓東感覺很複雜。

眼前這對武者夫妻,面帶溫馨笑意,住的房子談不上豪華,僅有六十平米左右。家裡用的這些器具,皆是正常傢具。

而且。

以韓東的目力,甚至能看到沙發稜角的嚴重損耗。

「武術世界,融入現實生活。」

「我原以為前者一定高於後者,可如今看來,高強習武人士的生活有著太多的選擇。」

什麼樣的生活,不在於武力的高低強弱,而在選擇。

韓東目光泛著和熙之色,驀然有股想回家的迫切心情……他拼搏艱辛的練武,正是為了由自己掌控選擇生活的資格,可以決定人生命運的軌跡。

這道信念,從始至終,從未變過。

嗡嗡。

手機振顫。

「秀恩愛分得快……你朋友在你面前秀恩愛嘛。」張朦抿嘴,秀眸盯著手機屏幕。

過了兩三秒,韓東回道:「恩,一對武者夫妻。」

緊跟著。

他莫名其妙的補充了一句:「今天剛認識,正在他們家裡吃飯,香菇炒肉蠻好吃的。」

哇。

張朦唇角上揚……放在以前,韓東最多回一個恩,最近這段時間果然有了點變化。

她樂滋滋的打字:「我也喜歡吃香菇,不過金針菇更好吃,而且有充足營養。」

金針菇很好吃嗎?

韓東罕見的愣了愣,搖頭失笑:「從小沒吃過這東西。我爸認為金針菇有毒,估計以前看雜七雜八的新聞,給他造成的惡劣印象。」

另一側。

張朦忍不住捂著嘴,偷偷直樂。

有毒?

金針菇有毒嗎?

她忍住笑意,抬頭看了眼餐桌上的眾多菜肴,其中正好有一盤金黃色的金針菇炒蛋,索性轉了兩下圓桌,悄咪咪的拍了張照片。

叮咚。

玉指一點,嗖的一下發了過去。

「咳咳。」

坐在旁邊的張羅宇,瞥了眼女兒小朦,低聲道:「好好吃飯,別低頭玩手機。」

「哦,好的。」張朦噙著笑意。

與此同時,韓東接到這張金針菇炒蛋的圖片,則是詫異了一點,難道這裡面有什麼深意?

「算了。」

「我這麼純潔的人,休想帶污了我。」韓東揣好手機,少吃了兩口飯菜,眼裡卻漸漸泛著沉吟之色。

不能再拖延了。

此次假期之後,必須查清楚一切……他前世記憶里,所有印象比較深刻的人,一個也不能忽略。

他不想再受到前世記憶里的羈絆。

因為韓東總是隱隱覺得——當今的絢爛生活,才真正屬於他自己。

須臾後。

韓東提出告辭,尚樺與焦凱鶯也不故作客套。

此次任務,基本解決妥善。

若是再有什麼後續問題,也由尚樺進行處理。

他們夫妻兩人面帶感激笑容,一直送韓東到了樓房底下,望著韓東的銀白車子消失在視野邊際,才相視一笑。

「樺,你說說,咱們孩子叫什麼名字好。」

「不是說過了嗎,就叫尚鶯吧。」

「可萬一是個男孩呢?」

「那就叫尚鷹。」

——

十月三日的清晨。

韓東開車回到蘇河市的邊緣郊區,卻沒回家。

饒是練武多年的尚樺,剛剛晉級武將境,也得全數控妥善暴漲的勁道,才敢與妻子焦凱鶯有日常接觸。

而他的情況,更需謹慎有加。

爸爸韓聞志、媽媽陳淑以及小茜皆是普通人。倘若用錯了力,哪怕只是一絲一毫,也足以讓韓東抱憾終身。

「對。」

「絕對不能冒險。」

韓東念頭一定,伸出右掌,握了握拳。

即使不催動呈液內力,依然可以感應體內的可怕勁力,甚至韓東覺得自己不靠呈液內力,亦能捏斷鐵板。

「快了。」

「再多練兩次畫山樁,即可圓融掌控。」

韓東念頭一定,給媽媽陳淑打了個電話,順便與小茜聊了兩句,然後才悠悠然的遠望。

此地屬於一處森林公園。

蘇河市的雲通河,經過於此,因此取名為雲通森林園。

這裡堪稱處處皆有景緻,群山與河水相依的生態景象,構成了豐富多樣的植物種類,尤其是樹林里的清靜氛圍,吸引了諸多來自蘇河市附近的遊客。

「唔。」

「好久沒這麼放鬆了。」

韓東張開雙臂,伸了個懶腰,隨後沿著石子小徑,走向雲通森林園深處,呼吸著異常清靜的空氣。

周圍樹木頗多,萬物靜謐清新,空氣質量遠遠強於蘇河市。再加上此時太陽初升,剛至清晨時分,森林園內的遊客非常稀少。

彷彿整片森林,僅有自己一人。

啪嗒。

啪嗒。

愜意的腳步聲,回蕩四周。綠樹成蔭,透露出了點點光斑,時而還有七八隻鳥兒,成群盤旋,不知要飛往哪裡。

儼然一副原生態的自然界。

「咦。」

「前面似乎有河。」

韓東聽到了流水聲音,沿著小徑,快步走了兩三百米,便看到一條寬約二十米的河流,潺潺流淌。

嘩啦。

有兩個小孩兒,在淺河裡嬉笑打鬧。

而在河岸上則是坐著一位中年男子,立著一米多高的畫板,正在極其認真的作畫,他彷彿感到了有人靠近,扭頭看了兩眼韓東,微笑頷首。

他目光淡然且悠遠,宛若高山流水。

「哦?」

韓東輕咦一聲。

在自己的靈感里,能感知到這位中年男子的善意……換而言之,中年男子至少是上三品的習武人士。

因為靈感暫時沒法感知普通人。

沉吟片刻。

韓東也不多想,坐在河流岸邊的石頭上,聽著潺潺溪流,看著孩童打鬧,心中漸漸升騰一股靜謐感。

渾身上下,皆在放鬆。

懶洋洋的和熙日光,一點點升起,懸掛高空,驅散了森林河流的涼意。

中年男子畫了一上午,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側卧圓石上的韓東,也沒上前搭話,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

因為時值正午,遊客愈加增多。

「唔。」

一直閉目養神的韓東,睜眼看著熱鬧景象,仍然一言不發。

他只是覺得,

自己似乎悟出了什麼,但卻怎麼也抓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