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將級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將級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15 10:43  字數:5117

「變了?」韓東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有些疑惑,看了眼默默念叨的焦凱鶯。

車外陽光,照在她的側臉上。

那養護較好的細緻臉頰,流露出了一股失望神色,幽幽嘆氣。

「是啊,變了。」

「網上有很多文章,點明了孕期的注意事項。其中老公表現最為重要的一條……當聽到懷孕的消息後,應該是什麼反應。」

她一邊失望輕嘆,一邊開車。

具體懷孕日期,焦凱鶯也不太清楚,但經過計算,差不多也就半個月左右。

可是。

上周自己開開心心的道出了喜訊,迎來的並非笑容與激動,而是尚樺的錯愕與皺眉。

而且在得知懷孕消息後,尚樺根本不與她過多接觸,含糊其辭的躲閃,緘口不言的沉默,甚至都不在家呆著,不知去了哪裡,不知去做了些什麼。

這一下。

韓東萬分驚詫:「他居然這樣?」

饒是韓東認為此事與自己無關,也情不自禁的搖頭,尚樺做的未免太過分了。

妻子懷孕,卻如此反應?

哪怕再怎麼不情願,沒做好準備,至少也要給出明確表態,絕不應該刻意冷淡的疏遠。

沉默片刻。

韓東追問道:「他去了哪裡?你沒追查過嗎?」

「不知道。」

焦凱鶯左轉方向盤,踩了一點剎車:「我對他太失望了。雖然他現在恢復正常,每天噓寒問暖。但越是這樣,我越覺得虛情假意,太虛偽了。」

韓東聞言,緩緩吸了口氣。

真是沒想到。

外表看似陽光溫和的尚樺,人品竟然這麼差。

嗡嗡。

車子飛馳,韓東望向白雲浮浮的天際,暗暗道:「虧我先前還覺得焦凱鶯有些無理取鬧,可尚樺做的太過分,焦凱鶯再怎麼生氣也都值得理解。」

他有些感慨。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因為有些時候的真相往往會讓人大吃一驚。

「不過。」

「在我的靈感內,尚樺卻對我具有善意。」韓東看了眼停在旁邊一起等紅綠燈的紅色寶馬車,心情難言。

對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都有善意。

那為什麼要對結婚數年的妻子,做出那般冷漠的行徑,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

想到這裡,韓東吐了口氣。

隨著他的暗自沉思,焦凱鶯也轉移話題,浮出微笑,瞥了眼停在右側的紅色寶馬車,車窗開著,裡面坐著年紀輕輕的少男少女。

估摸著也就二十歲左右。

「唉。」

「還是你們學生好……韓東,你應該是在讀武術生吧?」焦凱鶯問了一句。

「恩,是的。」韓東點頭。

「那可真不錯。無論在讀武術生多麼強,皆不需參加邊界守衛的義務。」焦凱鶯讚歎了一句,隨後道:「不過你也要注意,武術生畢業季之時,強制性參加守衛義務。」

「死亡率極高。」

「只有百分之五六十的在讀武術生,能勉強撐過去,成為往屆武術生。」

她的聲音,蘊涵著告誡意味。

韓東靜靜聽著,等焦凱鶯說完後,才面帶感激道:「我曉得,謝焦姐提醒。」

武術生乃是比較特殊的群體。

正常而言,武術世界內的尋常武者境,每年必須參加為期三個月的邊界守衛義務。若是晉級武將境,更是務必立刻執行義務,巡防足足一年,然後再履行每年三個月的義務時間。

武術生則不同。

直到畢業以後,才需要承擔守衛義務。

嗡嗡。

車子繼續啟動,駛向礦山區域。

韓東並不過多擔憂,若是前往邊界守衛,單單以目前的武力便足可妥善應付,而等到四年後的畢業季,指不定自己會強成什麼樣。

……

時間點滴流逝。

車窗外不再是熱鬧喧囂的街道,沒有樓房,只有一家家泥石建造的小戶庭院,已經算是鄉鎮的郊區邊緣。

一座黑褐顏色的礦山,映入眼前。

嗡隆。

車子停在礦山之外。

韓東下車觀察了一番礦山形狀……黑褐色礦山,宛若一片懸崖式階梯,齊整卻異常陡峭。

礦山入口,處於階梯中上位置。

韓東皺眉遠望,往前走了數步,暗暗皺眉:「這是什麼礦材?鐵礦似乎是這般顏色。」

另一側。

尚樺堆著滿臉笑意,急忙走到妻子焦凱鶯身旁,目光有著說不出的擔憂:「你就別進礦山了吧。」

「無妨。」

焦凱鶯瞥了眼尚樺,神情冷淡。

唉。

尚樺嘆了口氣,欲言卻止,抿了抿生澀嘴唇:「凱鶯,我上兩天有著不得已的苦衷……你看,難道我這些天的表現還不夠嗎。」

「不夠。」焦凱鶯搖頭。

「那怎麼才夠?」尚樺急忙問道,他臉龐似有滄桑之意,國字臉透露著自責與關切。

嘭。

焦凱鶯合上車門,皺眉看了眼尚樺:「我們即將執行任務,這時候你還敢分心?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言罷。

她走向礦山入口。

尚樺留在原地,怔了一怔,垂首看了看自己的右掌,面色閃過一絲遲疑,不知在想些什麼。

呼呼。

似有白雲從南部天空漂蕩而至,流動一陣狂風,遮蓋熾烈陽光,礦山依然巍峨不動的立於眼前。

啪嗒。

四人站在入口前方。

韓東聲音低沉,開口道:「我們非要進入礦山內?萬一塌了,誰能逃得出來?」

「沒事,只要不是瞬間崩塌,我們武者有凝霧內力在身,足可逃出生天。而且這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