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四十八章 吃西瓜(第三更!

第一百四十八章 吃西瓜(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10 08:49  字數:4552

江南學府、清晨時分、僻靜樹林。

咔咔。

韓東活動了一番略感疲憊的拳腳,虎虎生風,時而輕盈,時而厚重莫測。

「畫山樁效果不凡。」

「可惜每天最多練習三次,若是能與陽極樁那般,每天練上十個小時,恐怕半個月即可晉級武者境。」

沉吟片刻。

他不由搖了搖頭,拿陽極樁與畫山樁相互對比,好比螢火之光與日月之芒,不應比較。

「唔。」

韓東掏出手機,看了眼手機屏幕,張朦發了條QQ消息:我們開始軍訓啦,你們武術生是不是也要訓練的。

訓練?

他既不需軍訓,也不需武術訓練。

單單師尊傳授的這些,足以讓韓東受用一生,況且除了打熬融合程度之外,他還得練習那五門高深之術。

對練毫無意義。

韓東倒是打算以江南市為中心,接取一些任務,順便尋找灰白氣流也該列入計劃當中,容不得絲毫鬆懈。

啪啪。

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戳向嶄新手機,緩慢打字,生怕重演前兩天的事件……因為韓東永遠忘不了,用了一年有餘的手機,被自己戳的炸了。

屏幕當場粉碎,差點戳透。

啪啪。

韓東對體內力量的控制,愈加透徹,得心應手的打出一句話:「其實我蠻羨慕你們的,可以參加軍訓,真是不錯。」

過了兩三秒,張朦回道:「真的嗎?」

「當然,我認為軍訓可以充分鍛煉體魄與意志。」韓東回道:「可惜我參加不了,誰讓我是武術生呢。」

哇!

這世上竟然有巴不得軍訓的人?

張朦站在尚處於散亂的方隊里,看了眼初次集合、等待點名的女教官,發了張『貓咪叼著小毛球』的圖片,給出建議:「其實你可以主動申請軍訓,武術生也可以參加軍訓的哦。」

「不了。」韓東道。

「這是真的,我不騙你。」張朦一臉認真的看著屏幕。

過了十多秒。

一直顯示正在輸入中的聊天界面,蹦出一句:「軍訓吧,少女,再見!」

……

四個小時後。

太陽自地平線升騰高中,給略有涼意的學府,照耀悶熱,雖然此時已有十一點,但大一學生們的軍訓仍在繼續。

嗒嗒。

嗒嗒。

一連串踢正步的嘈雜聲音,回蕩學府內。

正對一處食堂的綠樹道邊,韓東靜靜等待著姜靈,鑒於女司機兼具學姐姜靈的強烈要求,他必須乘坐姜靈的車子。

嗡嗡。

乳白顏色的奧迪Q3,停在道邊。

「韓東同學。」

車窗搖下,露出姜靈的白皙容貌,輕笑喊道:「快上車,我媽正在做飯呢,中午肯定有一頓豐盛的美味佳肴。」

韓東也不耽擱,直接坐上副駕駛位。

嗡嗡。

車子啟動,慢悠悠的離開江南學府。

「韓東,開學這麼多天了啊,你也不找我。」姜靈搖搖腦袋,目光卻繼續緊盯前方。

盯著,

再盯著,

全神貫注的盯著。

看到這一幕,韓東忍不住暗暗無語,與上次沒有任何區別,這就是姜靈自稱駕駛水準極高的女司機專有技術。

「你怎麼不說話。」姜靈繼續開口:「我媽嘗嘗提起你呢,還有我爸也是。」

她沒其他想法,只是單純的閑聊。

身為官府重要領導的爸爸,聽到韓東之名都很熱情,哪怕自己不認為韓東值得如此重視,也沒必要刻意針對。

咳咳。

韓東抿了抿嘴,目光落在前方、距離姜靈車子僅有半米不到的黑色車子尾部……輕聲道:「學姐,我擔心自己說話會打擾你開車。」

聞聽此言,姜靈樂得不行。

「哈哈哈。」

她差點趴在方向盤上,哭笑不得:「跟你說過的啊,要相信我的開車水平,放心吧,我真不是那些女司機。」

說著。

嗡隆!

姜靈右腳用力,猛踩油門,繼續飛馳:「對了,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先給我媽說下。」

「沒有。」韓東連道。

「那好吧,我弟姜任也在家,正好你們認識一下。」姜靈卻滔滔不絕的說著。

隨著車輛飛馳,車內聲音不斷。

藺姨有一子一女,長女正是江南學府大二學生薑靈,次子則是仍在上高中的姜任,今天恰好周六,高中放假,於是姜任也在家。

藺姨的兒子?

韓東眸光一閃,依稀記得上次前去藺姨家,姜叔叔似乎也提過姜任的名字。

……

江南市的新晉開發區,環境清新,街道整潔,街道兩側的綠化樹林皆是隨處可見。

車輛駛入小區內。

嘭。

韓東與姜靈一同下車,走向單元門門口。

此地距離微波浩渺的凈庭湖比較近,小區再往前一點,便是習武人士居住的別墅區域。

「大學生活怎麼樣啊?」姜靈挽了兩下烏黑秀髮,打趣道:「其實你長得也不錯,有沒有女朋友,我幫你介紹一個?」

「哈哈,不用了。」韓東連忙擺手。

由於對前世記憶的猜測,他若有若無的迴避感情方面,打算等到武術生排序戰之後,再仔細探查一番。

「好吧。」

姜靈點點頭,打開單元門:「以後有空可以到凈庭湖這邊玩兒,環境確實很不錯,只是經常有習武人士站樁。哦對了,你也是上三品習武人士。」

她絮絮叨叨的走上樓梯。

韓東跟在後面,目光泛著沉吟之色。

常有站樁的人?

估計那些習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