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二十二章 林則凱

第一百二十二章 林則凱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03 15:22  字數:4138

夜風習習,河面潾潾。

圓臉林則凱怔怔看著下方短袖早已崩裂的熟悉面孔,內心止不住生出荒唐離譜之感。

「剛剛那道翠綠影子,是什麼?」

「還有眼前的韓東,真是那位號稱萬中無一習武天才的三品武術生韓東?這,這何止上三品,怕是武者也不過如此!」

咕咚。

他嘗試吞咽兩口唾沫,緩解緊張感。

可惜嘴裡生澀發乾,彷彿大腦都在嗡嗡亂顫,如有百千銅鑼在耳邊齊齊震響,震蕩腦袋思維,震撼內心深處,震得他不知自己應該做出什麼反應。

下一刻。

韓東扭頭看向林則凱,皺眉道:「林則凱?」

上三品已非常人,耳聰目明,頭腦敏銳,更遑論韓東產生靈感,意識思維比之前更為敏銳。

這是當初江南學府武術加試現場,所碰到的二品武術生。

可是。

林則凱怎麼在這兒?

韓東心裡一緊,猛地踏水翻身,猶如舉重若輕的鴻雁翻轉,落在林則凱的身邊。

嘩啦。

清澈河水,灑在林則凱臉上。

雖是夏日,但清幽河水仍然冰冰涼,登時令林則凱渾身一顫,下意識的眨了眨眼睛,喚醒了獃滯神態。

「韓,韓東同學。」林則凱手足無措。

「別緊張。我且問你,你為何來這裡?」韓東盯著林則凱:「你剛剛……全都看到了吧。」

呼哧。

呼哧。

怎麼,這是要滅口?

林則凱猛地喘了兩口氣,咬牙道:「是的,我都看到了。原來這就是武術世界的隱秘?怪不得我爸身為江南市官府重要領導,卻對我忌諱莫深。」

韓東瞧了他一眼,淡淡道:「在這等著。」

拿官府領導壓他?

好笑!

本想著念在即將成為同學的情誼,檢查一番,就讓林則凱離開。既然自作聰明,那就留在這兒,等譚儷兩人的決定。

「我女朋友還在酒店等我。」林則凱心裡一慌,急忙道:「我和她來畝泉鄉鎮旅遊,剛出來抽煙的。」

哦?

韓東眯著眼睛,四周掃視了一圈。

「我,我住在泉六酒店,在那邊。」林則凱指了指身後,距離此地約有三四百米的一家堂皇酒店。

中間也有建築。

但泉六酒店高達六層,在畝泉鄉鎮內算是比較高的建築物,因此一眼即可看到。

哦?

韓東眯著眼睛,不留痕迹的退了半步:「那酒店距此數百米,你閑著沒事跑到這裡抽煙?你把口袋裡的東西全部掏出來,擱在地上。」

「什麼?」林則凱一怔。

「快點,別讓我親自動手。」韓東面色轉為淡漠,滲透出一股剛殺完鬼的鏗鏘寒意。

他懷疑,

林則凱有問題!

大半夜的,放著躺在床上的女朋友不幹,跑到外面抽煙,而且還跑到這麼遠的地方?這並非來自單身的蔑視,而是不合情理的疑點。

「韓東同學,不至於吧?」林則凱強笑兩聲。

只是閑逛而已,他試圖緩解氣氛,卻毫無用處,因為韓東認為他有可能遭到了鬼怪附體。

噗通。

噗通。

林則凱的心臟劇烈跳動,扛不住韓東的目光,乖乖的掏出了一個手機、一包香煙、一個打火機、一張房卡,全部放在濕漉漉的地上。

剛剛的那一劈掌,猶如雷霆劈裂。

實在讓他心悸,生不出反抗之意。

「我只是剛剛瞥到了你,打算往這邊走一走。」林則凱強自維持內心鎮定,給出解釋。

「恩。」

韓東點點頭,沒接話。

面前的林則凱是否遭到附體,還是等譚儷過來,再行確定。

月光灑落,渲染一幕寂靜畫卷,約有片刻後,譚儷與程剛沿著對側河岸上,走了過來。

隔著這條清澈河流。

譚儷披著一襲漆黑風衣,指了指林則凱:「附體了?」

「沒。」

韓東簡略道:「它已死。但我懷疑還有那東西存在。」

話音剛落。

蓬!蓬!

隨著兩道悶響,譚儷與程剛猶如彈簧彈動,橫渡約有十米寬度的河流,由對岸跳到了韓東的身旁,齊齊看向林則凱。

如此一幕,看的林則凱眼睛發直。

武者!

絕對肯定是武者!

他不由心有揣揣,有點緊張。

經過韓東的簡要敘述,譚儷眼眸閃爍兩下,輕聲道:「我果然是低估你了,剛執行第二次任務,你的進步著實讓我感到驚訝。」

「你的做法,是對的。」

「我們帶上他,先回酒店。輪流看著林則凱。既然他是二品,若遭到鬼怪附體,定然會有痴呆時刻。」

言罷。

譚儷右掌一勾,撿起林則凱的物品。

「什麼?鬼怪附體?那是什麼東西?」林則凱感覺自己快崩潰了,聲音都帶有一絲哭腔。

人生觀,全數崩塌。

這還是他認識的世界嗎?神話傳記里的鬼怪,真的存在?

……

蘋南酒店。

一間套房之內,林則凱慌慌張張的站著。

咳咳。

韓東忍不住咳嗽一聲,失笑道:「你別那麼緊張,我們又不會吃了你。只是觀察你一番,若是沒被附體,自然讓你回去。」

聞言,林則凱抿了抿嘴。

其實與性命相比,貞操不算什麼……但若能安然回去,想想也是極好的,他女朋友還在等著自己呢。

不過。

他不太相信韓東的話。

畢竟面前名為程剛的武者,一邊叼著煙,一邊緊盯自己,目光中彷彿蘊涵著什麼……他不敢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