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百一十四章 畫山樁

第一百一十四章 畫山樁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1-03 15:22  字數:4049

小區之內。

正值不太悶熱的清晨,韓東穿著短袖短褲,走出單元門,走向對面的單元樓。

兩樓之間。

正有兩位正裝革履的物業人員,蹲在那兩塊磚面旁邊,面面相覷的談論,聲音有著疑惑。

「磚面怎麼裂成這樣,差點粉碎。」

「大概是重物砸出來的裂紋。你仔細看看裂紋中心,呈現一個長方形的區域。」

「咦?」

「另一塊磚面也同樣如此,似乎有點像拖鞋鞋印。」

他們蹲在旁邊,都感到了沉甸甸的壓抑,忍不住站了起來,整理了兩下正裝。

奇怪。

太過奇怪。

他們對視一眼,這條磚面小道,車子開不進來,最近也沒有正在施工的房子,那麼究竟是什麼重物能造成這樣的密集裂紋?

乍一看去,有點令人望而生畏。

「走吧,回去上報給領導。這兩塊磚碎成這樣,肯定得更換。」其中一個年紀稍大的男子,點燃一根香煙,悠悠道。

啪嗒。

啪嗒。

韓東神色如常的路過,卻暗道糟糕。

昨晚終於遇到前世記憶里幽影,殺意起伏,心情淋漓,竟然忘記了處理那兩塊破裂的磚面。

以後決不可莽撞,細緻謹慎些,總歸沒錯。

於是。

韓東眯著眼睛,走向對面的樓房,暗暗嘆道:「再有下次,就全數踩的稀巴爛。」

……

寧墨離的房子。

客廳之內,他那張褶皺老臉帶著一絲微不可查的笑意,漠然靠在沙發上,隨手扔給韓東一個破爛背包。

即便寧墨離的心情再好,也不輕易顯露笑意。

「你自己翻翻。」

「那裡面有三部分東西。其一,武者世界的聯絡器。其二,宗門的傳承核心畫山樁。其三、一些適合你的術。」

說著。

寧墨離點燃一根香煙,煙霧繚繞間,隨口解釋了兩句。

武術之術,既有繁雜萬千的類型,亦有深淺不同的同類術,這就相當於無數條道路。若是初入武術世界的人,根本難以抉擇。

當然。

大多數武者,也沒有多餘的選擇。

僥倖獲得一門術,已是十分幸運。哪能有資格接觸類別繁多、成百上千的術,更且遑論太過高深的術。

韓東則截然不同。

有一位深諳武術三境的寧墨離作為師尊,早已給他選好,且盡皆是高深玄奧的術。即使對武宗而言,這些術也不可多得。

換而言之。

若是碰到尋常武者,單論術的質量品級,便是碾壓的差距。

「嶄新的術。」

韓東一邊聽著,一邊看了兩眼背包里的五本小冊子,上面刻畫著五門高深的術。

每門術,都比狂暴雨落之術更為高深。

轉念一想,他沒再細看,轉而問道:「師尊,你怎麼知道我適合哪種類型的術。」

首次選術之時,寧墨離只是拿出七八門簡陋的術,給自己選擇。

術的方向,極其重要。

若是選擇了一門術,就要一心一意的練習。假如可以達到合一的層次,與之同類的術,基本都能相通運用。

下一刻。

「因為那時尚未對你進行拷打。」寧墨離瞥了眼韓東,淡淡道:「你的優勢,就是身體堅韌性、恢復性以及靈活性。既然身體遠勝尋常,就得加之注重。」

「這些且不談,先看畫山樁。」

「該門樁功,具有無與倫比的重要性,意義非凡,足以讓你練習到武宗,甚至更高。」

他言語之間,透露著凝重之意。

這門畫山樁乃是宗門的核心傳承,非門徒不可予,因為天資不夠的武者根本練習不了,反而成為莫大的負擔。

至於陽極樁,在畫山樁面前只是螢火微光。

武術樁功旨在主動變強。一門高深的樁功,練習效果比普通樁功強了不知多少。況且畫山樁意義重大,寧墨離自然要慎重。

「我先看看。」

韓東也頗感重視,拿起那本老舊的書籍……這一本破舊書籍的邊緣都已經泛黃,顯然有些年頭。

當手指觸摸到書籍表面,他驀然一怔。

嘩!

一絲流轉不息的灰白氣流,蘊涵其內。

融入這絲灰白氣流,韓東感到身體素質微不可查的變強了一點,若無其事的問道:「師尊,這本書看起來比較悠久。」

哼。

寧墨離哼了一聲::「那是為師在三十年前,親自修訂的。當初宗門內的門徒,皆有資格修習該門畫山樁。」

言罷。

他打量了一眼韓東,繼續開口道:「你速速翻看,務必全數記在腦袋裡,決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偏差。否則練習之時,亦是你殞命之刻。」

韓東嚇了一跳,急忙認真翻看。

練習樁功,竟然也能有生命危險,這可真是出其意料。但也側面佐證了畫山樁的高深莫測。

……

時間一點點流逝。

約有半個小時,倚靠日益敏銳的思維,韓東終於記下全部內容,如同刻在腦海里的畫面圖案,清晰無比,難能忘卻。

「好了。」

寧墨離站了起來,伸手拿回這本書:「畫山樁不能帶走。另外畫山樁不可傳給其他人,無論是誰。若你敢外傳,便是犯了宗門的死罪條例。」

屆時他定當親自出手,追殺韓東。

即使韓東乃是宗門興盛的希望,但有些東西,仍然不可以違背。

看到那雙幽幽冷漠的眼神,韓東忍不住咳嗽兩聲,頗感苦惱……身為寧墨離的弟子,總覺得性命不太安穩。

或許這就是代價。

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