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九十九章 教育理念

第九十九章 教育理念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31 15:09  字數:3810

禾高酒店、二十層廳堂。

整整十二張圓桌,坐著一百多個人,卻猶如颶風過境,全數化作凝固不動的雕塑,滿臉驚愕,心生震撼。

不可思議。

他們竟然在此碰到了高良安!

至少在蘇河市,高良安之名堪稱如雷貫耳,此乃白手起家的最佳典範,亦是無數創業者的最好楷模。

可眼下狀況,卻顛覆了認知。

彷彿天穹劈落一道清脆雷霆,碾碎他們內心的一切想法,擊潰他們對於韓聞志夫婦與其子韓東的所有印象。

……

「高良安向韓東鞠躬?」一位中年男子,眼珠子瞪得溜圓,彷彿死魚眼,金邊眼鏡滑落鼻樑上。

……

「這不可能!」

一位中年婦女下意識地鬆開手裡酒杯,砸落在地,響徹嘁哩喀喳的聲音,卻驚不醒她的茫然。

……

一位年輕女子張大嘴巴,秀髮飄亂,不顧矜持,喃喃自語:「誰?是誰?先生是誰?」

……

其實他們猜到了事情真相。

但剛剛高良安之態,睥睨如山,行走如龍,但他們了解認識韓聞志夫婦,便愈加有股難以理解的反差感,彷彿本應翻騰的朵朵浪花,變成了翻天覆地的海嘯。

驀然間。

韓東抱起瞪大眼睛、不知發生了什麼的韓茜,瞥了眼面色煞白的溫正啟,淡淡道:「高良安,你來處理,別影響我的升學宴。」

「是,韓先生。」

高良安眼底流露喜色,急忙應下。

溫正啟癱在座椅上,卻是徹底癱軟,沒心思再作任何質疑,面如死灰般的張嘴欲言,內心卻有一道過不去的坎,終究沒說話。

啪嗒。

啪嗒。

韓東抱著左顧右盼,歪著臉蛋的韓茜,好似步步生輝,讓人心生驚懼彷徨,沿著直線,回到主桌之上。

「好吃的。」

小茜弱弱地眨巴兩下眼睛。

她有點怕,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眼巴巴望著桌子上的好吃的,卻不敢動手,悄咪咪地瞄了眼哥哥。

小腦袋糊糊塗塗。

大眼睛一眨一眨。

寧墨離看得心快化了,殘暴神態消散,換上溫藹慈愛:「小茜,爺爺給你拿好吃的。」

「吶。」小茜瞄了眼正在發獃的爸爸。

「想吃什麼,告訴爺爺。」寧墨離溫聲道。

「想吃肉肉。」小茜抿了抿嘴。

「別怕,爺爺在這兒呢,來,給小茜拿好吃的。」寧墨離強自按捺眼底的猙獰,左掌伸向圓桌之上,勁道悄然運轉,短短數秒,便端來了裡面有肉的所有菜肴,擱在小茜面前。

好似精緻雜藝。

其他人皆是墜落震撼之間,無有察覺。可韓東、董區寒、錢高卻是瞳孔猛然縮緊,察覺到了那瞬間即逝的恐怖力量,心有餘悸。

「小茜能吃嗎?」小茜歪著腦袋,時而看向哥哥,瞄著爸爸,最後落至寧墨離的親善臉龐。

寧墨離連道:「當然,小茜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誰敢說不能?

一巴掌捏爆他!!

隨著小茜沒心沒肺的享用美食,馬尾辮晃來晃去,那溫正啟也被高良安請了出去,全場重歸寂靜,仿似只剩小茜悶頭用餐的聲音。

哧溜。

小茜喝了一口湯。

咔嚓。

小茜啃了一塊脆骨。

寧墨離溫柔看著,眼底瀰漫著追憶與緬懷,猶如回到了曾經的正常時光,天空瓦藍,空氣清新,一切都是那麼好。

「像,真像。」

寧墨離憐愛地伸出手掌,輕輕碰了一下小茜的馬尾辮,隨即收回枯瘦右掌,老臉竟然浮出幸福神采。

韓東仔細觀察,緊張終散。

他看得出來,寧墨離不是犯神經病,而是源自內心的情感。

……

韓聞志與陳淑,早已震撼的腦袋發懵,怔怔地坐在座位上,面面相覷,不知說何是好。

「小東,他,他?」

「這真是我們的親兒子小東?」

……

董區寒看了眼坐回來的高良安,滿是敬佩。

不惜自貶,亦要抬高韓東,妥善解決這一爭端,怕是給寧老先生留下了一個不錯的印象。

這一印象,便是護身符。

「嘿嘿。」

高良安美滋滋地端起酒杯,瞥了眼董區寒,緊跟著兩人向韓聞志夫婦熱情敬酒,主動談一些酒桌話題,緩解氛圍。

他們懂得韓聞志夫婦的分量。

長子乃是寧老先生的弟子,次女更得寧老先生的無比寵溺,可謂是一步登天,平步青雲之上。

這麼粗的大腿,此時不抱,更待何時。

韓聞志與陳淑暈乎乎地喝著酒,一時間主桌氣氛熱烈無比,哪怕韓東的兩個堂姐、大伯母,也時而加入話題,插上兩句話。

但其他圓桌,卻迥然不同。

彷彿有一股凍結心靈思維的寒意,瀰漫心間,蕩漾腦袋,讓他們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總而言之。

他們算是看懂了,韓聞志夫婦與以往一樣,沒什麼變化。但韓聞志夫婦的兒子韓東,卻有了不可揣測的社會能量,甚至讓高良安都恭稱先生。

……

時間流逝,升學宴結束。

隨著親朋好友們的一一離場,用餐廳內,漸漸靜謐,僅剩下韓東與爸媽大眼瞪小眼。

「咳咳。」

韓東眨了眨眼睛,索性坐到爸媽身旁,拿出剛剛想好的借口……譬如寧墨離之前曾經擔任江南省的官府領導,權勢顯赫。

「好小子。」韓聞志有點喝多了。

「小東,你這三位朋友,來頭這麼大,怎麼不早點與媽媽說。」陳淑埋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