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九十四章 關照

第九十四章 關照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29 03:38  字數:3985

八月二號、正午時分。

懸掛天穹的太陽,好似火球,炎熱熾烈,照的萬里無雲,耀的人睜不開眼睛。

蘇河市客車站。

韓東穿著嶄新短袖,走到站外。

那輛湛藍顏色的保時捷轎跑,早已等候多時,錢高迎了上來,笑意連連:「韓東兄弟,你剛從鄉鎮回來?怎麼有興緻去鄉鎮旅遊,上次還說請你在蘇河好好玩玩兒呢。」

「辦點事。」韓東淡笑道。

剛在客車上,錢高通過紅包發消息,迫不得己之下,韓東只能回復微信,不然收了那麼多紅包,他也不好意思。

「辦事?嘶,兄弟你已經接觸到那一世界?」錢高一愣,隨後瞠目結舌的低聲問道。

「勉勉強強。」韓東謙虛道。

炎炎烈日下,錢高臉色微微一變,熱情神態登時多了一絲絲的恭謹與敬畏。

他隱約懂得武術世界的概念。

他更明白,凡有資格接觸那一世界的人,皆有應付那些東西的強橫實力。自此以後,自己與韓東相比乃是霄壤之別的差距。

而站在錢高身後的錢興,則是沒聽清楚。

「咳咳。」

錢高呲牙咧嘴的喘了兩口氣,急忙扯過身後的錢興:「兄弟,錢興這小子冒犯您數次,我這當哥的給您道歉,望您寬恕。」

與此同時。

他強硬按著錢興的腦袋,連連鞠躬,態度一改往常。

假如之前韓東只是潛力非凡,那麼眼下便是實力非凡,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不必如此,當初就算揭過。」韓東擺擺手。

聞聽此言,錢高喜出望外似的,連聲道:「兄弟心胸大氣,我錢高在這謝過了。等會咱們要幹什麼,全聽兄弟發話。」

「嗨,不必如此。」韓東搖頭。

他結識的第一個上三品習武人士,便是錢高,沒必要再翻舊賬,非要怪罪錢高的弟弟錢興。

旋即。

他瞥了眼滿臉堆笑、眼底隱有茫然的錢興,不由笑道:「你這發色怎麼變成了黃色?上次還是白髮。」

錢興一怔,急忙回道:「掉色,掉色,白髮堅持不了多久。」

錢高在旁看著,也徹底鬆了口氣,幸虧自己一直想著讓錢興當面道歉,否則若給韓東留下不佳印象,日後恐有麻煩。

「兄弟,咱們去哪兒?」

錢高嘿嘿一樂,輕聲問道。

韓東仰首嘆了口氣,咬咬牙:「回家。」

客車站正門口的過往乘客,有些止不住好奇,時而看向這邊,一副看熱鬧的樣子,以為韓東他們有矛盾,要當場解決。

然而。

當錢高彎腰給韓東的打開車門後,他們心裡一凜,奇怪地看了兩眼臉龐淡然的韓東,頗感摸不著頭腦。

——

韓東家內。

咔咔。

穿著嶄新短袖的韓東,掏出鑰匙,打開防盜門。

映入眼前的,乃是整潔明亮的客廳,熟悉的溫馨感,自心底悄然衍生,好似回蕩一股名為幸福的滋味。

他真的成功了。

既驗證了武術不可思議的力量,也親手擊殺了一隻鬼怪。

嘭。

韓東輕輕關門,站在媽媽與妹妹的卧室門口,聽到小茜的均勻呼吸聲音,便明白正在午睡,不宜打擾。

「奇怪。」

「老媽呢,難道出去買菜了嗎?」他索性拿出手機,給媽媽陳淑發了一條微信。

過了兩分鐘,得到微信回復。

陳淑:兒子,你不是明天才回來嗎?怎麼提前回來?

韓東:稟告母上,班級旅遊太無聊,因此提前回來。

陳淑:哦/微笑

韓東怔了一怔,自己爸媽那輩的發微信,特別喜好用微笑表情,自己卻總覺得這表情帶有一絲殺氣。

「也罷。」

「且先練武,等媽媽回來做飯。」

韓東回到卧室里,收拾了一番,繼續練習陽極樁。

經過這次任務的磨礪,他愈加懂得妖魔鬼怪的可怕,也深知自己任重而道遠,切忌半途鬆懈。

一隻普通鬼怪,便能殺死自己。

倘若是數只乃至數十隻,亦或是實力更強的東西,恐怕自己根本難以活命。

嘩啦。

韓東拉上窗帘,目含沉吟。

「現實生活,安適平和,單調的好似一碗粥,只有一些瑣事與經濟困擾。」

「而玄奇的武術世界,卻兇險異常,生死難料,那些東西更是難以揣測。可我非但沒感到畏懼,反而激動憧憬,反而振奮抖擻,反而昂揚煥發。」

是了,是了,有什麼可怕的呢。

既可以接觸到玄妙絕倫的世界,見識廣闊世界,打破俗事枷鎖,亦能護住自己的信念,哪怕面臨生死危機也總強過安逸不仁的活著。

因為。

當有些東西失去了,他才知道,死亡並不可怕。

……

對側樓房。

噝。

噝。

寧墨離眯著眼睛,一口一口抽著香煙,眼底浮出一絲笑意:「韓東這小子,居然擊斃了一隻鬼怪。」

「心理素質不錯,心性實乃上佳。」

「為師本以為……初次碰到那些東西,你會嚇得六神無主。畢竟你是武術生,與武術宗門內的門徒不同。他們自小,便有妖魔鬼怪這些常識的灌輸。」

喃喃低語,滿意非常。

遙想當初的自己,初至武者,意氣風發,但首次碰到妖魔鬼怪也駭得有點失措,不知如何應付。

噝。

寧墨離一口抽盡香煙,搖搖腦袋。

近日以來,韓東總能給他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讓他對於宗門發揚光大的執念,愈加迫切。

他不知,韓東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