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八十一章 磨礪

第八十一章 磨礪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22 10:40  字數:3942

時間飛逝。

夏季六月如同流水,漸漸逝去,迎來嶄新的七月份。

原本唧唧喳喳的鳥兒,隱匿的不知蹤跡,僅剩無處不在夏蟬,發出盛夏的聲音。

七月二日、韓東家內。

小茜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光著腳丫站在床上,揪緊哥哥韓東的衣袖,脆生生道:「哥哥,熱,溫度要低低。」

「不行。」

韓東正義拒絕。

卧室內的溫度已經很低了,再調低空調溫度,萬一讓小茜著涼感冒怎麼辦。

小茜垂著小腦袋,小嘴氣鼓鼓的:「熱,熱。」

「乖,心靜自然涼。」韓東揉了揉小茜的白嫩臉蛋:「懂不懂什麼是心靜,就是不要亂跑亂跳,你這麼蹦躂,不熱才怪!」

「熱。」

小茜眨了眨委屈巴巴的大眼睛,不依不饒。

韓東搖搖頭,索性觀看手機屏幕,繼續品讀修身養性的書籍,預防灰白氣流的後遺影響。

「這些日子收穫七絲灰白氣流,數量太少,杯水車薪,根本無濟於事。」

「若要突破二品的武術品級,讓力量增至巔峰,令體內力量與體內氣血相互統籌,必須藉助海量的灰白氣流。」

韓東暗暗深思。

他想不通灰白氣流的來源,但既然這是屬於自己的神奇能力,就沒必要憂心忡忡的思前想後,盡一切力量增強自己,才是正道。

唔。

韓東伸出右掌,攥了兩下,愈加感到體內力量的可怕。

千斤巨力,已經變成了三千多斤的巨力。

最重要的是,這並非拳擊重量,不是運用發力技巧配合加速度的擊打力量,而是真切純粹的體內力量。

換而言之。

韓東一拳打出,是三千斤巨力、加上術的增幅、以及出拳加速度的加成,融合一體,極其可怕。

這般想著。

他皺眉回憶起那一夜:「那趴在樹上的黑影,實際上乃是一品習武人士廉布,但他竟然能扛得住我那一拳?三千巨力,術的增幅,差不多可以掀翻一台小型轎車。」

「一品品級,旨在凝合力量與氣血。」

「估計他能扛住的緣故,正在於此……也罷,三千巨力扛得住,不代表萬斤巨力也扛得住。」

韓東眯著眼睛,露出一絲憧憬。

倘若尋到足量的灰白氣流,繼續增強身體素質,恐怕真能達到萬斤巨力,屆時再碰到類似廉布的一品習武人士,估計一拳即可打死。

「咦?」

「打死?我怎地冒出這麼一個想法。」

韓東嘆了口氣,搖了搖腦袋……不得不說,頻繁的日常接觸,他也漸漸被寧墨離影響。

嘭。

小茜看到哥哥一直在怔怔出神,滿臉不樂意,一把撲了上去,費勁地抱住哥哥韓東的肩膀,拚命搖晃:「熱,熱,熱。」

「唉。」

韓東吐了口氣,輕輕抱起小茜,走出卧室。

幸好有寧墨離的鞭撻摧殘,得以熟稔掌控身體……否則剛剛韓茜撲上來,單單是條件反射的肩膀震顫,就足可震飛這隻小不點。

——

眨眼已是七月十日,假期內的韓東,自然無事一身輕。在學府開學之前,只剩下爸媽想要舉辦的升學宴。

除此之外,他可以自由支配所有時間。

可問題是,尋找灰白氣流日益困難,必須前往其他城市……韓東正在想著。

蓬!!

一隻枯瘦手臂,猶如秋風掃蕩落葉般,瞬間襲擊而至。

「師尊?還來?上午才結束的啊啊啊!」韓東面色狂變,顧不得思考,下意識地抬舉右臂,配合左拳架住了這一記橫掃。

咚咚。

饒是如此,韓東也連連退了數步。

寧墨離那褶皺老臉遍布陰霾,雙眸閃爍著寒意:「練術之間,還敢分心?這些日子,為師百般體諒理解你,卻讓你心生縱容。」

「看來——」

「有必要讓你明白,什麼是犯錯的代價!」

話音剛剛落畢。

咚!

寧墨離的瘦削身體如同蠻荒巨獸蘇醒,驟然彈動,右腳踏在遍布落葉的泥土地上,活生生踏出一圈波浪。

韓東見狀,不禁駭然。

「師尊,我左臉的兩道淤青還在這兒,你怎麼好意思說自己百般體諒?」他欲哭無淚地收斂心神,摒棄雜念,渾身肌肉往右一盪,向右側撲去。

蓬!

寧墨離一拳打在韓東背後的樹木上,老臉浮現一絲微笑,繼續追上韓東:「安心,安心,為師只以一品品級——」

吐字之間。

寧墨離神色如常,面帶和藹,但左腿向前一邁,卻登時橫渡七八米的距離,枯瘦右臂倏然抬起,劈拳下打。

哧!

虎嘯風生,凶威凜然。

面對這一記力劈,韓東來不及閃避,可想著寧墨離僅僅動用一品品級的程度,自己理應輕鬆應付,不需再逃。

「狂暴雨落!」

韓東雙拳向下一壓,緊跟著如同彈簧般向上轟出,彷彿天穹砸落大地的雨滴,逆轉了方向,顛倒了乾坤,通體氣血潺潺流動,猶如熱流崩騰似得。

師尊,你也給我退後一步吧!

咚!!

韓東的雙拳打出了術之意蘊,正待鬆口氣,心生喜悅與激情,卻感到寧墨離那手臂仿似擎天巨柱的墜落,容不得絲毫抗衡之力。

啪嗒!

韓東那雙拳猶如脆弱塑料,當場瓦解,拋散兩側。

彷彿正在仰面歡呼,迎接溫馨的旭日陽光……嘩啦,當場遭遇一場傾盆大雨,澆透渾身上下。

噗通。

韓東面色微變,根本扛不住餘力,被劈的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