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八十章 放心

第八十章 放心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22 10:40  字數:3660

包間之內。

班裡同學們全都目瞪口呆地望著韓東,彷彿化作一樽遵凝固座椅上的雕塑。

既是驚愕於事情真相,也震撼於韓東言語。

但最最濃烈的情感反應,卻是崇拜與讚歎。

韓東僅憑三言兩語,就猜出了中年女子的真正目的,簡直如同古代的斷案清官,條理清晰,邏輯明確,頗有些戲劇化的離譜感。

至於董區寒是誰,有什麼身份,韓東有多少能量?

他們都是高中生,尚且想不到那麼深,只是單純地佩服韓東。僅有四位瞠目結舌的老師與少數同學們,才能聯想到這些。

……

「佩服!」

馮闈琦豎起大拇指,嘻嘻笑道。

……

「韓東你可真厲害呢。」

許楚冉那雙眼睫毛眨了兩下,美眸閃過異彩,暗自心驚。

……

「韓東?」

李紫薇輕輕蹙眉,驀然回憶起在葛品牛排里的情況。

隱約間,原本不太認可的印象,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她仍在思考考入學府以後如何刻苦學習,而韓東早已接觸到社會。

甚至更有著非凡地位。

……

班主任李明與其他三位老師面面相覷,皆是看到了對方眼裡的驚疑與震撼,相視無言。

班裡的這位學生,讓他們當老師的都看不透。

李明嘴角露出苦笑,暗暗道:「恐怕韓東家世顯赫,否則怎麼一言一語皆有如此氣勢,我自己都做不到。」

……

其他同學們則是議論紛紛,話題時而轉移到韓東身上,原本的憂慮擔心,早已經無影無蹤。

因為有韓東坐在這兒。

這一刻,韓東便如同定海巨柱,鎮壓了所有負面情緒,讓聚會氛圍重新恢復正常。

……

約有兩個半小時之後。

西江月包間里,餐桌上風捲殘雲,時而響起嘹亮的歌曲聲音。

七班同學們的臉龐,全都帶著笑意,或是閑聊著曾經趣事,或是規劃著假期安排,或是暢想著遙遠未來。

「哎,韓東,你唱歌不錯嘛。」

馮闈琦笑著打趣,拿起圓桌上的免費水果,咬了口清脆西瓜。

韓東搖搖頭,輕笑道:「要不是你們一直起鬨,我可不唱,免得五音不全的歌聲,嚇到你們。」

馮闈琦樂得開懷,戲謔道:「虧你還知道。」

「哪有哪有,其實韓東唱的不錯呢。」許楚冉在一旁搭話:「中氣十足的聲音,蠻有磁性的。」

「好哇!」

馮闈琦忍不住推了把許楚冉:「你竟然背叛了你的好同桌,韓東明明就唱的難聽,我偏要講。」

包間內,氛圍和諧且熱烈。

韓東坐在座椅上,靜靜旁觀,卻止不住笑意,時而也插上兩句話。

……

有聚有散,聚餐漸漸落下帷幕。

一位位同學們離開西江月包間,走出望江南,匯聚在正門口的右側區域,準備打計程車回家。

至於左側區域,則是站著一群壯漢,聲音洪亮嘈雜。

「同學們!」

班主任李明拍了兩下手掌,高聲道:「同學們儘快回家,單獨走的女同學,千萬要注意安全。」

同學們一一回應著。

亭亭玉立的李紫薇,走到韓東旁邊,淺笑道:「咱倆家離得不算太遠,要不一起打車?」

韓東搖搖頭:「我之前租住在學校附近,剛搬回去,估計離你家比較遠。」

「哦,好吧。」

李紫薇神色如常,轉身尋找閨蜜,眼底卻閃過一絲失望。

正當這時。

滴滴。

一輛深黑色的寶馬轎車,正好停在正門口的右側區域,那閃亮的獨特燈光,明晃晃的,照耀而至,照的七班同學們心裡一顫,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

金錢當道的時代,一輛豪車,足以讓這些高中生望而生畏。

咔。

蔣遠瀟洒地合上車門,微笑走向同學們,只覺得自己沐浴在目光焦點之下,內心優越感得到了極大滿足。

彷彿行走雲端,飄飄然。

韓東頗感好笑,看到蔣遠走向李紫薇以及她的閨蜜,嘴角勾勒出慨嘆笑意,沒有歧視與不屑,僅是成年人俯瞰小孩子的淡然。

「打車回家。」

他與周圍同學打了兩聲招呼,然後經過寶馬轎車的前方,走到街道旁邊準備招手打計程車。

正當此時。

一道洪亮聲音,在旁邊響起:「先生?」

董區寒穿著標標準準的正裝,站在正門口左側,被二十餘個壯漢簇擁中間,卻快步走到韓東面前:「先生是要回家?不若我送先生一程。」

「也好。」

韓東點點頭,隨後問道:「你開的什麼車?」

董區寒指了指停在二十米遠的黑色車輛:「那台邁巴赫,平時以之接送寧老先生,自己偶爾也開一開。」

呃。

韓東瞥了眼自己的同學們,有些正在打車,有些則是一邊閑聊一邊觀望著自己這邊。

他沉吟道:「能否稍等一會兒?」

董區寒瞭然,微微躬身:「這當然沒問題。等先生的同學們全都散了,咱們再上車。」

韓東低笑道:「你這台車太過顯眼。」

在隸屬地級市的蘇河市裡,邁巴赫實在是一台罕見至極的車。

但接觸到了武術世界後,尤其是結識高良安以後,韓東對這些金錢象徵提不起興緻,更不想刻意在同學面前彰顯,實在沒意義。

「嗨,其實這台是給寧老先生準備的。」

董區寒左臂虛引,跟韓東站在門口旁側:「那車的後排座位,除了寧老先生,誰也沒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