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十七章 美德

第七十七章 美德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20 10:32  字數:3390

昏黃街道上。

噝。

那中年男子緩緩蘇醒,倒吸了口涼氣,摸了兩下腦後,碰了一下手臂上的腫脹區域,最後抬頭盯著面露歉意的韓東。

「我都等了十分鐘,你可算清醒了。」韓東低笑道:「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剛剛太衝動了。」

「呵呵。」

中年男子冷笑兩聲,仍然坐在地上。

要是道歉有意義,還要法律作甚?還要武力何干?遭到這麼稀里糊塗的暴打,他心裡瀰漫著悲憤與不甘。

這事兒,絕對沒完。

況且。

證明自己是人?這玩意到底怎麼證明,你給我證明兩下看看!

「我很抱歉,假如罵我可以讓你心裡舒服些,你隨便罵。」韓東義正言辭道:「知錯就改,是我一貫秉持的道德標準,師尊也時常這麼教育我。」

師尊?

中年男子眼睛眯了兩下,暗暗冷笑。

你仗著自己有師尊,警告於我?哼,我也有師尊,且是在蘇河市創建武館的武者。

「哦。」

中年男子撐著地面,晃了兩下腦袋,冷笑道:「既然你都說了,我也不客氣,你且吃我兩拳,這件事就算揭過。」

兩拳?

韓東眨了眨眼睛。

這可萬萬不行,完全不符合師尊教給自己的理念。

即使做錯了也不能挨打,最多寬厚仁慈放過對方。

再說了,萬一這事兒被師尊知曉,指不定怎麼鞭撻自己。與其接受殘酷拷打,還是對不住眼前這位中年男子更好些。

「咳咳。」韓東咳嗽了一聲,嘆氣道:「大叔,我師尊寧墨離經常教育我,知錯就改是美德,但不能——」

「等,等等!」

中年男子打斷了韓東的感慨,臉色瞬間變了。

唿唿。

悶熱夜風吹過,吹著他額頭上倏然滲出的涔涔冷汗。

咕咚。

中年男子咽了口生澀唾沫,雙腿止不住打顫,遲疑道:「你,你是寧老先生的弟子?」

韓東神色如常道:「當然,我師尊比較溫和,教給我很多道理。難道你也認識寧墨離師尊?」

「呵,呵呵,有幸見過兩次。」中年男子臉上露出粲然笑意,大義凜然:「其實這只是誤會,千萬沒必要道歉。」

呵呵。

寧老先生教給你美德?開,開玩笑!

中年男子轉移話題:「你剛剛已經確認我不是那些東西了吧,誤會解除就好。我藏在樹上,是想探查附近的失蹤事件,看看是否有妖魔鬼怪的痕迹。」

「恩,剛與師尊微信視頻。師尊已經說了,你確實是人。」韓東繼續開口道:「附近的失蹤事件,能與我說說嗎?」

咕咚。

中年男子一臉驚恐地瞪著韓東。

一股尷尬的沉默氛圍,籠罩著這條街道,路燈還在閃爍,夜風還在吹拂,但中年男子卻感到如墜冰窟,心有餘悸,後怕無比。

枯黃臉龐,泛著煞白。

韓東奇怪道:「怎麼了?」

中年男子顫聲問道:「你,你……剛剛寧老先生看到了我?」

韓東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當然,否則怎麼確定你是不是那些東西。我才疏學淺,尚且不能有效分辨。恩,師尊還告訴我,你是名浩武館的廉布。」

啪嗒。

啪嗒。

中年男子一步步後退,緊跟著竟是轉身跑了,跑的如風一樣,嘴裡還喊著後會有期。

「至於嗎?」

韓東頗感無語,若有所思的四處望了一圈,隨後往家裡走去。

……

客廳之內。

淡黃顏色的吊墜燈光,柔和照耀客廳。

韓東靠在沙發上,臉龐隱涵一絲沉吟,手裡抱著長方形抱枕,似乎在舉棋不定。

「外出尋找灰白氣流,倒是沒問題。但那廉布口中的探查任務,顯然周圍有著那些東西的蹤跡。萬一那些東西的遊盪附近,家裡危險係數太高。」

「不行。」

「若是如此,暫且不考慮前往其他城市尋找灰白氣流,哪怕江南學府也不能去了。」

這般想著,韓東不由嘆了口氣。

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妖魔鬼怪的危機,一直環繞周邊,根本沒有絕對安全的時刻。

碰不到,是正常。

可一旦碰到了,就是百分百的死亡。

咔。

韓東不由自主地拿起沙發桌上的半瓶雀巢咖啡,抿了一口,臉色陰晴不定。

「之前接觸不到,與自己強弱無關,僅是運氣不錯而已。但若運氣不好,可能明天就要碰到。」

自己倒是無所謂。

師尊也提過,若是碰到那些東西,依靠狂暴雨落之術,勉強逃離應該沒問題。

但爸媽以及妹妹韓茜該怎麼辦?

他正想著,隨著噔噔噔的聲音,韓茜一把撲了過來:「哥哥,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媽媽告訴你,讓你記得反鎖鐵門。」

「是防盜門。」

韓東糾正了一句。

韓茜哼唧兩聲,黑白分明的眼睛,溜溜一轉,兩隻小手抓著哥哥的手臂,爬到哥哥懷裡,仰著躺在韓東的懷抱里。

剎那間,韓東心裡的憂愁不翼而飛,忍不住笑道:「小茜,你怎麼還沒有睡覺。」

啪。

小茜仰著小臉蛋,拍了一下韓東的胸口,傲嬌道:「小茜找到了一瓶褐色的飲料,媽媽說了,小孩子不能喝,不然晚上睡不著。」

韓東無語道:「不要解釋,你喝了多少。」

「一點點!」小茜那兩隻白嫩小手,不斷比劃,弱弱道:「媽媽說褐色的飲料,叫七巢……但是小茜真的真的只喝了一點點,苦苦的,不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