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十五章 證明(上)

第七十五章 證明(上)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8 19:43  字數:3984

正午時分的用餐,可謂波瀾壯闊。

即便性格沉穩的韓聞廣,也陷入驚愕懷疑的情緒浪濤間。

最後。

韓東與高良安並肩離開,有說有笑,算是初步結識。

大伯一家四口則是坐在包間里,面面相覷,心間情緒宛若洶湧沸騰的汪洋,翻滾不息,激蕩不止,瀰漫出了似茫然似震驚的滋味。

咔嚓。

一根筷子,掉落在地,發出輕微的響音。

但這聲音卻擊破了靜寂希聲的氛圍,韓澤慧的眼睛轉了兩圈,連續喘了三口氣,才心有餘悸地開口道:「那真是小弟韓東?他,他?」

她不知怎麼組織語言。

剛剛坐在自己對面的男子,可是蘇河富豪高良安,在蘇河市裡便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物。哪怕面帶溫和笑意,身為大一學生的韓澤慧也忐忑惴惴,坐立不安似得,緊張到了極點。

可堂弟韓東居然神色如常,風輕雲淡。

咕咕。

韓澤敏搖了搖圓圓胖臉,品出了更多真相,匪夷所思:「爸,那位高董真是為韓東而來?」

「姐,你說什麼?」韓澤慧瞪大眼睛。

「小慧,這都看不懂?以高董的身份,根本不需對咱家這麼客氣熱情。高董頻繁敬酒,放低姿態,殷勤搭話,顯然以韓東為主。」韓澤敏緊咬牙齒,顫聲道。

「不可能!」韓澤慧不信,看向爸爸。

驀然間。

鬢髮微白的韓聞廣,嘴角勾勒微笑,愈演愈烈,朗聲而笑:「小東真是出息了,竟能讓高良安費心結識。」

他這麼一句話,登時揭開真相。

久經商場多年,韓聞廣豈能看不懂剛才的情況,但越是清楚高良安的財富,便越感到震撼驚詫,再也看不清自己這位侄兒。

但是。

看不看得清,又有何妨?韓聞廣頗感欣慰,不管怎樣,二弟有這麼一個兒子,他即心安。

「爸。」韓澤慧瞠目結舌,知曉真相,腦袋混亂。

「這份恩情,太大。」韓澤敏嘆了口氣,腦海也如混淆亂流。

包間內,重歸靜寂。

窗外的盛夏日光,照耀大伯母與兩個堂姐的複雜臉色,也照出大伯韓聞廣的挺拔肩膀。

——

翌日。

貫通蘇河市的雲通河河畔,坐落著一座公園。

公園面積廣闊,橫跨雲通河,且樹木繁茂,堪稱空氣質量上佳的區域,但園內沒有任何遊玩項目,僅有望不到盡頭的樹木,遊人稀少。

一處僻靜角落。

唰啦。

韓東右拳向上高舉,借著腰部與肩部的力量,帶著重力加速度,猶如天穹暴雨砸落大地,瞬間砸了下去。

嘭!

右拳砸至半空,便收蓄力量,隨著身體轉動打出左拳。

「錯!」

一聲暴喝,回蕩樹林內。

寧墨離穿著老舊皮衣,叼著一根煙,斜斜靠在樹上:「狂暴雨落乃是一往直下,無怨無悔的砸落。你砸落之際,明顯有意識的留力,根本打不出術的意蘊。」

韓東乖乖聽著:「是。」

寧墨離一口抽盡了半根香煙,晃了晃腦袋,走向韓東:「為師也理解你,將空氣當成假想敵,難為你了。」

韓東笑道:「謝師尊體諒。」

這些日子,寧墨離只傳授術的練習,至於站樁什麼的,皆由韓東自己把握。饒是如此,練習狂暴雨落之術,也令韓東有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由初通拳腳到頗為熟稔,進展飛快。

狂暴雨落之術,不止用於進攻,也可用以閃避,令韓東的實戰能力得以大大提高。

啪嗒。

啪嗒。

寧墨離撓了撓花白頭髮,伸出枯瘦手臂,溫聲道:「想來想去,還是為師親自出手的效果……最佳。」

唰!

那枯瘦手掌猛然舒張,猶如掃蕩空氣的颶風巴掌,瞬間掃至韓東的面門之前!

「不好!」

韓東臉色都變了,要是被掃到,非要破相不可。

蓬!!

韓東勉強架起左臂,以肘擊對掌拍,剎那間騰飛半空,飛了足足四五米的距離。

寧墨離踏出一步,暴射到了韓東面前。

那仍然穿著拖鞋的右腳,登時踢在了韓東的雙臂之上,踢的韓東拋飛十數米,砸到樹上。

緊跟著,那右腳再次踢至。

韓東捂著淤青雙臂,背靠樹木一轉,撲向旁側。

咚!!

這一腳踹在樹上,踹的樹皮盡皆炸裂,繁茂樹葉嘩啦啦的顫抖,好似匍匐在寧墨離的凶威之下。

炎炎烈日,灑落樹葉間,形成了光斑。

落葉紛飛,渲染出了悶熱的壓抑氛圍。

「師尊!」韓東哭喪著臉,喘了口氣:「說好的三天一次訓練,昨天下午您已經親自出手了啊,今天還要親自出手?」

「沒事,為師不嫌累。」

寧墨離露出極其彆扭的笑容,腳下一動,掄起右臂掃向韓東。

???

這是累不累的問題嗎?你不累,可我累啊,心累啊啊!

韓東眼角狂顫,雙拳同時轟出,打出一記狂暴雨落之術,涵有意蘊的雙拳,勉強擋住了這一記狂掃。

三拳之內,勉強能有一拳涵有意蘊。

可若是不涵意蘊,便要被打的拋飛。

良久後,對練完畢的韓東,撐著旁邊的樹木,喘息了兩口氣,道出昨日的事情。

藉助師尊威勢,總要言明一下。

噝。

寧墨離點燃一根煙,褶皺老臉露出笑意:「做得不錯。」

此乃師尊首次露出讚賞的笑意,韓東看的一愣,不知自己這位師尊在發什麼瘋。

寧墨離倚在樹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