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十四章 變化

第七十四章 變化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8 19:43  字數:3986

禾高酒店二十層、精緻包間。

包間呈現弧形,一張圓桌擺在中間,除了主位恰好背對落地窗,其他位置皆能欣賞蘇河市的景觀。

大伯韓聞廣坐在主位,右手擱在桌子上。

韓東坐在他的左側,大伯母以及兩個堂姐則是依次坐在大伯韓聞廣的右側。

「小東。」

韓聞廣點完菜肴,沉吟道:「你認識張玟?」

韓東收回觀望城市景緻的目光:「僅僅見過一面。若非我乃上三品武術品級,怕是根本記不得她。」

韓聞廣敲了敲桌面,神色遲疑:「我總覺得張玟對你的態度,似乎有點敬畏。你莫不是闖了什麼禍事?若有麻煩,可別瞞著大伯。」

韓東淡笑道:「我根本不認識她,何談禍事。」

正當此時。

圓桌另側的韓澤敏,發出意味不明的輕笑:「老弟你考入學府,可真厲害,說話也帶著古風。不過,那張玟乃是咱們蘇河市最大地產集團的董秘,姐姐我也難得認識。」

顯然,她仍在沉浸懊悔,尚未反應過來。

在她眼裡,韓東那句話,給張玟當場難堪,基本上破壞了那筆有機會談成的單子。

「好了,今天不談工作。」

韓聞廣岔開話題,看向韓東:「大伯恭喜你考入江南學府,這可是件大好事,你還藏著掖著。另外今天除了請你吃飯,大伯還有一台禮物送給你。」

禮物?

什麼東西,以台計算?

韓東眨了眨眼睛,不由推辭道:「大伯,僅是考入學府而已,不值得驕傲,禮物還是算了。」

韓聞廣開懷而笑,拿出一張紙,遞給韓東:「這是4S店出具的車輛購置證明,你拿著身份證、駕駛證,儘快去提車。」

車子?

大伯要送給自己一台車?

饒是波瀾不驚的心境,也顫了一顫,韓東急忙拿起證明,上下掃視了兩遍,搖搖頭:「大伯,這車我不能要。」

「這是大伯送給你的升學禮物,別拒絕,別辜負大伯的心意。」韓聞廣凝視著韓東,態度不容置疑。

呃。

韓東一怔,心生波瀾,莫名感動。

自練武以來,有壓抑也有焦急,有冷漠也有孤獨,只有在家才有溫暖與感動。但面前的大伯韓聞廣,卻帶給他熾烈的親情溫度。

除了爸媽與妹妹,還有其他在乎自己的親人。

不是家人,勝似家人。

剎那間,韓東明白了堂姐韓澤敏的針對臉色,也懂了大伯母沉默寡言的緣由。

「大伯。」

韓東抿了抿嘴,情真意切道:「這車我不能收,也收不了……因為我還沒有駕駛證啊。」

啊!

韓澤敏發出驚喜的低呼。

但妹妹韓澤慧卻捂嘴樂道:「小弟,那你儘快考證嘛。駕駛證也不難考。」

韓聞廣讚許地瞥了眼二女兒韓澤慧,點點頭:「小慧說得對。男孩子考駕駛證比較輕鬆,你儘快考,儘快提車。」

「不不不。」韓東連忙搖腦袋,試圖拒絕。

頗顯大氣的包間內,只剩韓東與大伯韓聞廣的推讓聲音,大伯母與韓澤敏緊張兮兮地看著。

只有韓澤慧略顯輕鬆。

她總歸尚未畢業,沒接觸社會,心裡認為親情高於金錢。

驀然間。

包間木門輕輕敲響。

一位臉龐富態、雙目炯炯有神的中年男子,半推門,站在門外微笑道:「哎呦,韓老闆,你們正在用餐?我沒打擾到你們吧。」

在他身後,跟著畢恭畢敬的張玟。

此時此刻,一股詭異的靜謐氛圍,倏然席捲包間,仿若畫面暫停定格,彷彿巍峨高山降臨於此,壓得全場希聲。

唯有韓東,臉龐淡然,只是皺著眉。

難道這位中年男子知曉武術世界,並且宏石告知於他,自己乃是寧墨離的弟子?

想必是了。

韓東暗暗頷首。

拜師寧墨離之後,便註定自己的身份拔高到了極高層次,非比尋常,此乃師尊帶給自己的變化。

但歸根結底,這是練習武術的變化。

……

片刻之後。

韓聞廣仍然坐在主位,韓東坐在左側,死活不坐主位的高良安則是坐在韓東旁邊。

「韓老闆精神不錯啊,最近有什麼好事。」

「今天多虧韓老闆的引薦,不然我豈能結識韓先生……來,我先喝一杯,祝韓先生考入江南學府。」

高良安屬於白手起家,深諳逢迎示好,再加上早有準備,對習武人士的性格比較了解,不但毫無尷尬,反而硬是與韓聞廣稱兄道弟,與韓東有說有笑。

他也實屬沒辦法

高良安找不到與韓東結識的機會,恰巧碰上如此時機,索性直接表達善意的示好。

少點套路,多點真誠,簡單直接才是上上之策。

主位上的韓聞廣,面色古怪,猶疑不定:「高董?這是我侄兒韓東,您怕是認錯人了吧?」

咕咚。

高良安先干為敬,正待開口。

韓東卻當先開口,風輕雲淡:「大伯別擔心,我與高董在武館碰過面,當時還聊了兩句。」

「哦?」

韓聞廣嚇了一跳,雙手忍不住擱在圓桌上,目光流露一股難以置信的茫然神采。

高良安是什麼身份?

蘇河市最大地產商的董事長,堪稱蘇河市鼎鼎有名的富豪,自己的侄兒小東,竟能與高良安結識,簡直天方夜譚。

但另一側。

高良安眼底一亮,心裡狂喜,鬆了口氣。

顯而易見,韓東主動接過話題,相當於認可了他的善意。自己不顧尷尬局面,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