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十二章 他是我侄兒(上)

第七十二章 他是我侄兒(上)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7 22:33  字數:3819

走廊之外。

韓東與張羅宇聊了好一會兒,直到張朦打電話催促後,張羅宇才施施然地離開,臨走前還深深看了眼韓東。

「咳咳。」

韓東滿臉無語:「這都什麼事兒啊。」

走廊里的學生們,或是歡呼打鬧,或是縱情肆意,甚至還有一對情侶在光天化日之下、光明正大的牽手。

喧嚷氛圍,也讓韓東輕鬆了些。

他正要回班裡,手機忽然振動,正是大伯韓聞廣的來電,不由怔了怔,急忙接起電話。

大伯與自己關係非常好。

想必是來興師問罪的,自己乃是三品武術生,已入學府,就連二堂姐韓澤慧都一清二楚。但這也沒法直說,總不能特意給大伯打電話告知。

接觸到武術世界後,韓東覺得這並非值得炫耀的成績。

「喂,大伯。」他當先道:「大伯,我是想給你個驚喜來著。」

大伯的渾厚低笑,自手機內傳出:「小東,大伯早就知道你已拿到江南學府的錄取通知。轉成武術生也不是錯事,你瞞著你爸沒錯,怎麼連大伯也瞞著?」

韓東抿抿嘴,來到走廊盡頭的角落裡:「大伯,其實是因為最近練武太緊密,我忘了向你道喜。」

這可是實話。

近日以來,既要接受寧墨離的鞭撻式訓練,還要尋找灰白氣流,練習樁功,練習狂暴雨落之術,事情太多,根本沒心思考慮學府報喜。

「哈哈,沒關係。」大伯韓聞廣繼續笑道:「小東,明天中午大伯單獨請你吃飯,還有你那兩個堂姐,你大伯母有空的話也過來。等會我把地址發給你。」

韓東連道:「我爸媽也過去?」

韓聞廣嘿嘿一樂,隨意道:「先別告訴你爸媽,這是大伯單獨請你吃飯,給你賀喜。」

韓東應了一聲,聊了兩句,才掛掉電話。

須臾後,便有一條未讀簡訊,正是明天的地址,似乎是蘇河市的一個酒店。

韓東瞧了一眼,回到教室里。

「唔。」

「該去找師尊了,繼續練習術的運用。」

韓東看了看留戀無窮的七班教室,背著書包離開。

潛移默化之間,他的性格略有轉變,更為強勢直接,少有游移不定的糾結。

究其根源。

正是因為與武者宏石的溝通,作為寧墨離的弟子,宗門傳承的唯一希望,韓東對自己的定位,有了比較清晰的認知。

——

夜幕降臨。

位於雲通河河畔的一片洋房區域。

一間約有兩百平米的複式洋房的客廳里,韓聞廣臉龐洋溢著興高采烈的激動,右手握緊,時不時地拍在左掌上。

「好!」

「小東真是好樣的,竟能考入學府!」

韓聞廣的沉穩,不翼而飛,僅剩毫不掩飾的喜悅與欣慰,以至於臉頰都在泛紅。

他高興,太高興。

自己與二弟,從小生活條件較差,根本沒機會上大學,他們的大學夢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那是由衷的厚望,也是純凈的心愿。

「小東這孩子,本以為重本就很不錯,居然不聲不響地考上了江南學府。」

韓聞廣拿出手機,呢喃了一句,來回翻著屏幕上『江南學府錄取證明』、『高考成績分數』的兩張照片,眼裡閃過沉吟之色。

須臾後。

他撥打電話:「喂,小劉是吧?我上次問你的那輛大眾轎跑,店裡還有沒?」

「哦,好好。」

「還有兩台現車是吧?我明天先給你付全款,但落戶要落到我侄兒的名下……對對,送侄兒的禮物哈哈,你給我留一台,明天上午我過去。」

韓聞廣的輕笑聲音,回蕩客廳內。

待到掛斷電話後,一個中年女子端著水果盤,擱在韓聞廣面前的沙發桌上,冷不丁道了一句:「這麼喜歡韓東,你乾脆把公司也給那孩子算了。」

咯嗒。

水果盤猛地撂在玻璃桌上,發出刺耳的響音。

那中年女子嘆了口氣,搖搖腦袋,兩三步回到卧室,嘭的一聲關上了卧室門。

嗒。

韓聞廣眯著眼睛,沒說話,自顧自地點燃了一根香煙。

空調冷風吹動,煙霧繚繞之間,他的大女兒韓澤敏與二女兒韓澤慧齊齊來到客廳里。

「爸。」

韓澤敏叫了一聲。

她比妹妹韓澤慧胖的多,臉圓圓的,搭配一頭幹練短髮,那雙眼睛蘊涵不滿之色。

韓澤慧則乖乖站在一旁,不開口。

「姐姐啊,何必呢。」

「堂弟韓東與我們家關係不錯,爸爸想送就送嘛。」韓澤慧扯了扯牛仔褲兜,卻將這些話憋在心底。

她與姐姐不同。

她仍是蘇河師範的大學生,姐姐卻已畢業,負責打理公司事務。

客廳內,沉默籠罩。

韓聞廣一口接著一口地抽著煙,大女兒韓澤敏皺著眉,二女兒韓澤慧站在沙發旁。

「爸,你要給韓東買台車,我們也不反對。」

韓澤敏皺眉,瞪著爸爸韓聞廣:「雖然我們理解,可那大眾轎跑也太貴了,二十多萬,就這麼平白無故的送給他?」

韓聞廣沉默。

韓澤敏吸了口氣,繼續道:「爸,你倒是說話啊。」

噝。

韓聞廣深深吸了口煙,沉聲道:「小敏,你不懂。爸與你二叔是真正的親兄弟,當初步入社會工作,我們相互扶持,鼓勵激勵,要是沒你二叔的陪伴,爸也沒有今天。」

他在感慨,也在悲哀。

血濃於水的兄弟情,毫無保留的互助,終究有淡化的時候,他與韓聞志都組建了各自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