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十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

第七十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4015

辦公室內。

宏石眼底閃過忌憚之色,渾身微不可查地顫了顫,面露好奇:「你已經拜寧老先生為師?那可要恭喜你……嗨,錢高這小子,也沒與我講。」

韓東連道:「我在五月月底才通過師尊的考核。錢高不清楚這些也正常。」

「哦,原來如此。」

宏石輕輕頷首,拿起翠綠營養液,擱在抽屜里。

他繼續隨口閑聊,韓東卻看了眼手機,裝作心不在焉,擔心自己言多必失。

所幸的是,一道輕輕的敲門聲音打斷閑談。

「進來。」

宏石眼底閃過莫名神色,淡淡開口。

咔嚓

神態恭敬的錢高,輕輕推開厚重木門。

錢高身後,站著一位中年男子與一位略顯幹練的青年女子。

那中年男子鬢髮略微發白,體態偏胖,一張圓臉瀰漫親善,身上穿著華貴正裝。年輕女子,似乎是他的秘書。

剎那後。

鬢髮微白的男子,主動開口道:「宏先生,我昨天提前預約過,等會有空嗎,在外面等您?」

宏石揮揮手:「你在門外稍等,我這有重要貴客。」

「好好。」

中年男子急忙向後退了兩步,目光掠過韓東的清秀側顏,閃過一絲深思。

……

須臾後。

宏石滿臉笑意,與韓東走到門口。

那中年男子先是與宏石微微躬身,隨後看向韓東,露出標準的善意微笑。

韓東回以微笑,與錢高離開。

過了一會兒。

宏石收斂臉龐笑容,瞥了眼中年男子,慢條斯理道:「高良安,進來詳說。讓你秘書站外面候著。」

「是,這是當然。」

中年男子高良安急忙應道,接過秘書遞來的文件袋,隨宏石走進辦公室。

嘭。

厚重木門合上。

高良安拿著文件袋,坐在辦公桌對面,先是客套了兩句,然後才好奇試探道:「剛剛那位少年,竟是您的貴客,真是英雄出少年。」

「英雄?」

宏石抱著雙臂,冷笑一聲。

高良安不明所以,卻也懂得自己說錯了話,索性訕笑不言,安靜坐在椅子上。

辦公室內,瀰漫一股莫名壓抑的氛圍。

哪怕高良安身為蘇河市房地產行業的富豪,眼角也輕輕顫抖,頗感坐立不安,因為他知曉武術世界的概念,更清楚武者的可怕。

啪嗒。

啪嗒。

宏石站了起來,走到辦公室窗邊,望著徒弟錢高的轎跑,飛馳間消逝視野,才淡笑道:「嘿,他可是寧墨離的弟子。」

剎那後。

高良安眼睛都瞪得溜圓,大驚失色,早已離座的他,兩股戰戰。

那位寧老先生,他也清楚得很。

不僅是他,凡是蘇河市內有資格知曉武術世界的人物,盡皆懂得寧墨離乃是何等強大的存在,那喜怒無常的性格更讓人畏懼無比。

剛剛那位清秀少年,竟是寧老先生的弟子?

高良安倒吸了口涼氣,眼底閃過沉吟之色,心裡立即有了決斷。

「呵呵。」

宏石扭頭瞧了眼高良安,輕笑道:「看在我們關係不錯的份上,提點你一句。若想示好,此時恰是大好時機。」

高良安激動道:「謝宏先生,感謝先生提點。」

宏石嘿嘿一樂,回到座椅上,敲了敲辦公桌:「行了,你也別搞這些虛偽客套。你先說說自己惹上的麻煩,到底怎麼回事。」

——

夜幕降臨。

啪嗒。

韓東關上車門,目送錢高開車駛離,那車尾燈消逝街道盡頭,才終於鬆了口氣。

「宏石的那些示好,皆是鋪墊,都是為了最後的試探。通過錢高的介紹,他必定知曉我的情況。」

「那麼。」

「假如我沒用營養液,也沒依靠師尊寧墨離的幫助,卻如此快速地達到三品——宏石就能判定,我身上定有隱秘!」

這般想著。

韓東不由嘆了口氣,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但經過此次,他愈加懂得自己必須謹慎。強如師尊都心有震撼,遑論那些不如寧墨離的武者們。

灰白氣流的神奇,絕對不能暴露。

懷璧其罪,大概如此。而且武術世界內,武力才是決定一切的道理,倘若暴露,後果不堪設想。

「不管宏石是否有惡意,總歸謹慎為上。」

韓東深深吸了口氣,扭頭望了眼正在運轉的小型噴泉,三四個孩子在上面跑來跑去,玩耍打鬧著。

時而還有計程車,停在小區門口。

寧靜生活的氣息,瀰漫周遭,韓東不由露出一絲微笑,大步流星地走進小區。

……

客廳內。

韓聞志坐在沙發上,抱著一個抱枕,韓東坐在一旁。而陳淑與韓茜已經早早睡下了。

「為您報導,蘇河市的今日新聞。」

約有五十五寸的電視屏幕,播放著蘇河市的日常新聞,女性主持人語調快速,精簡敘述著一件件新聞。

客廳內,回蕩著音量偏小的電視聲音。

韓聞志扶了扶眼鏡,皺眉道:「不知最近怎麼回事,怎麼頻繁發生失蹤的事兒。自前天開始,已經失蹤了四個人,有小孩,也有上了年紀的老年人。」

「小東,等你到了江南學府,可得注意安全。」

「我記得前兩年,你媽的一個遠房表姐,就是在江南市失蹤,至今也沒找到。」

失蹤?

韓東皺了皺眉,抬頭看向電視。

韓聞志繼續念叨:「每年都有海量的失蹤人口。兒子,你可別不放在心上,可得有點警戒心。」

韓東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