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六十六章 術的力量

第六十六章 術的力量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677

市實驗中學、練武場地。

寧墨離披著老舊黑色皮衣,耷拉著眼皮,面無表情地靠在擂台邊緣上,默默抽著煙。

噝噝。

一口接著一口。

隨著一圈圈煙霧吐出,場地鐵門輕輕推開,韓東背著雙肩書包,走向師尊寧墨離。

「師尊。」

韓東輕聲道。

寧墨離抬眼看了看韓東,嘴角勾勒明顯弧度,猛地一口氣吸光了半截香煙,緊跟著如同幻影般來到韓東面前,那雙冷漠無情的眸子漸漸湛耀光芒。

仿似亢奮的情緒。

「二品?」

「是。」

「什麼時候?」

「剛剛。」

場面頓時沉默,一股似是欣喜似是困惑的情緒,瀰漫全場。寧墨離眯著眼睛,繞著韓東,轉了數十圈。

他想不通。

自己剛剛收下的徒弟韓東,竟然在百日內,純粹依靠自己,由一個不識武術的普通人,達到二品的武術品級。

這不是質疑,而是震撼。

無論天資多麼優秀的習武天才,想要如此快速的達到二品,要麼靠時間累積,要麼倚仗充分的營養補充。

自古流傳的名詞、窮文富武,自然有其道理。

初步習武,尚且不太明顯,可到了上三品以後,沒有充分的營養給予支撐,根本難以延續習武之路。

「有趣,真是有趣。」

「中三品也就罷了,可三品達到二品,必須要海量營養補充,才能令氣血與力量相互統籌,你居然依靠自己就能完成?」

寧墨離皺了皺眉,點燃一根香煙。

煙霧繚繞間,露出那張陰晴不定的褶皺老臉,彷彿在認真思考。

韓東正待開口。

寧墨離當先嘆了口氣:「不依靠營養補充,也能這麼快的達到二品,為師真是難以想像,你到底有什麼秘密。」

「你要明白。」

「換成任何一個武者,面對這樣的秘密,都不可能無動於衷。」

在此之前,寧墨離以為韓東只是得到了一些秘術。

假如韓東的經歷,傳揚到武術世界裡,寧墨離不認為自己能護住韓東。

嘩啦。

寧墨離皺眉,隨後走到擂台邊緣,拎著一個破爛模樣的背包,扔到韓東面前,裡面響著稀里嘩啦的聲音。

「這是什麼?」

韓東不由問道。

寧墨離淡淡道:「這是武術世界的基礎營養液,內含充沛營養。你且拿著服用些。記住,在你剛剛達到中三品之時,為師便已經給你海量的營養液。」

韓東眨了眨眼睛,心裡一松。

目前而言,這位師尊不僅指點武術,更是真切地幫助自己偽裝貨真價實的習武天才。

雖然性格有點怪異,可其他方面倒還不錯。

不過。

神奇的灰白氣流,哪怕武術世界裡也沒有嗎?

「聽著,為師警告你,切勿相信任何人。」寧墨離漠然道:「因為需要對抗妖魔鬼怪,武者們的性格千奇百怪,有純善無比,也有邪惡殘暴,有冷漠無情,也有多情多義。」

「但有一點相同。」

「當利益達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大多數武者都會選擇擊殺你,奪得你的秘密。」

韓東靜靜聽著,皺了皺眉。

按照正常邏輯而言,擁有強大力量,就需要與之相匹配的心境,這應該是事物發展的必然規律。

想了一想,韓東也沒問。

等到日後接觸到其他武者,進入武術世界後,一切便知。

「暫且先這樣,營養液你拿回家,自行斟酌服用,說明書已經放在裡面。」寧墨離靠著擂台邊緣,淡淡道:「為師答應過你,只要你能達到為師的預期,讓為師看到宗門興盛的希望,為師便竭盡全力地給你一切。」

「而這一切,皆是有償的。」

「等你強大之後,必須讓宗門發揚光大。」

韓東點點頭。

但內心裡一直有點好奇,發揚光大的標準是什麼?宗門又是什麼規模?

這般想著。

韓東也就問出了口。

寧墨離沉吟道:「想當年,宗門內有三十三門徒,實力皆是非常強大。而眼下,大概只有我……還有你。」

韓東愕然。

寧墨離繼續道:「至於發揚光大的標準,即是傳揚宗門名聲!讓宗門之名,響徹武術世界!」

韓東詫異:「我們不需要擴充宗門?」

寧墨離也詫異了,皺眉道:「為什麼要擴充?宗門人數再多能有什麼意義?讓宗門威名傳徹武術世界,才是真正的發揚光大。」

韓東眨了眨眼睛,有點小茫然。

虧自己一直以為,師尊寧墨離想讓宗門繁榮鼎盛。

可目前看來,僅僅只是名聲問題。師尊強調的讓宗門發揚光大,其真正概念便是舉世聞名、譽滿天下、響徹世界。

如此清奇的思維,倒與寧墨離的怪異脾氣相匹配。

「好了。」

寧墨離拍拍手掌,掏出一本小冊子,照本宣科道:「為師先給你講一講——武術的術。」

韓東連忙聚精會神,靜靜聽著。

……

武術的概念,便是建立武鬥方式。

任何招數招式,皆可統稱為術,也盡在術的範疇內。術,就是增強自身能力,通過不斷累積,達到熟練乃至精通甚至是規律。

……

寧墨離認真念著。

韓東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術,不就是方法論嗎?」

寧墨離瞥了眼韓東,漠然道:「總而言之,武術乃是歸納總結得出的最強技巧。而這些術,必須依據體內力量作為基石。」

隨即。

寧墨離也懶得宣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