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六十二章 大鵬一日同風起

第六十二章 大鵬一日同風起 (1/1)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2959

高三教學樓的正下方。

「啊啊!」

臉蛋化著淡妝的許楚冉,驚恐萬狀,連連退步,險些癱倒在地面磚上。

那淡粉顏色的指甲,暴露在炎炎烈日下,映耀亮晶晶的小星星。

她的尖叫聲音透露驚恐慌張,令原本獃滯原地、腿如灌鉛的兩位武術生渾身打了個哆嗦,倒退兩步。

「閉嘴。」

韓東冷冷瞥了眼許楚冉,低喝道。

許楚冉忙不迭地伸出纖纖玉手,捂住朱唇。而倪泉卻是怔怔惶然地望著站在眼前的韓東,震駭無比。

嘀嗒。

嘀嗒。

黏糊糊的奶茶,以及黑色珍珠,粘在他剛剛燙的紋理長發上。

花費數秒時間,倪泉才勉強回神,上下牙不由自主的敲擊……自三樓上一躍而下,且動作如此敏捷強橫,簡直如同一匹獵豹。

自己可是五品武術生,卻數招之間,就乾脆落敗。難道韓東是具有千斤巨力的三品武術生?

三品乃是質變!

上三品與中三品之間,存在著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宛若湖泊與溪流的差距。

倪泉咽了口乾澀唾沫,膽氣已失,根本不敢道出什麼狠話,強擠笑意:「韓,韓東同學,我剛剛聽到了……其,其實不用急著下來,太危險。」

他內心是極其崩潰的。

情況完全不對勁!

自己指著韓東,讓韓東下來,難道不該是正常走樓梯的嗎?誰也想不到竟然是這樣的震撼方式。

一時之間,場面淪為寂靜。

熾烈陽光照著韓東的淡然臉龐,好似湛耀出點點寒芒。他淡淡注視著冷汗涔涔的倪泉,開口道:「你做的過分了,給我同桌道歉。」

倪泉急忙點頭,哪還有拒絕的勇氣。

誰曾想。

谷元亮卻站了起來,神色如常地笑道:「同桌,謝謝你。但我不需要他的道歉,這事兒我理虧,我全都認了。」

韓東沉吟道:「別跟我客氣。」

「不是客氣,真不是。」谷元亮彎腰撿起那杯被踩得變形的奶茶,緩緩吐了口氣:「我要謝謝他,也要謝謝她。總有一天,我要感謝他們今天的賜予。」

韓東深深看了眼谷元亮,笑了:「那咱們回去上課。」

「恩。」

谷元亮嘿嘿一樂,露出潔白牙齒。

他看了眼倪泉,又深深望著險些癱倒在地的美貌許楚冉,抿嘴自嘲一笑,最後與韓東並肩回到高三教學樓里。

……

高三十二班的宗凱軒,怔怔地望著下面,嘴巴張的老大:「韓東在我們樓上跳了下去?」

「恐怕是的。」

張樑暗暗咂舌,呲牙咧嘴道:「這可謂是……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宗凱軒臉色漆黑,有氣無力道:「你能不能別說了。」

張樑皺了皺眉,遲疑道:「這句不對?不應該啊……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宗凱軒心裡涼透了,聲音帶著哭腔:「閉嘴吧你。」

他覺得自己快要崩潰,剛剛寫同學錄之時,他至少打擾了張朦十餘分鐘,也不知張朦有沒有告訴韓東。

可問題是。

這都已經什麼日子了,距離高考還有十天,沒想到韓東這貨居然還在學校正常上課。

可問題是。

韓東就在樓上教室,剛剛還躍出教學樓,昭顯真正的強勢絕倫。

「恩?」

「那這句——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張樑扶了扶眼鏡,感慨道:「這句總該對了,相當應景。」

……

高三教學樓裡面觀望這一幕的學生們,包括高三七班的同學,俱皆滿目茫然的瞪著下方,心靈遭到了沛莫能御的震撼衝擊。

震撼與茫然混雜在一起,宛若掀起洶湧浪潮,涌動腦海。

寂靜!

悶熱天氣席捲,但沒誰願意開口。

好似夏蟬都不再啼叫,僅剩教室內的電風扇嘎吱嘎吱的轉動。

日光之下,那道藍白相間的挺拔身影與那杯清晰可見的珍珠奶茶,同時飛出教學樓,宛若翱翔九天的巨鷹,降落大地之上。

這清晰的一幕,印刻在大多數學生的心中,形成一道湛耀光彩的畫面。

片刻後。

終於有些學生回過神來,情不自禁地議論紛紛。

「他,他是誰?」

「武術生居然能這麼厲害?這麼強勢的出場方式??」

「難道這位韓東同學,便是傳說中可入學府的三品武術生,否則怎麼解釋他的一躍而下?」

哪怕他們不習武,對三品也略有耳聞。

一旦達到三品,就與普通人劃分出了鮮明界限,漸漸顯現與常人的絕對差異。

比如三品以上的習武人士,力量奇大無比,速度迅猛萬分。若是熟練掌握刀劍等冷兵器,甚至能與獵豹豺狼正面廝殺,可謂是普通人類所能想像的極限。

……

高三七班的教室。

嘎吱。

教室門緩緩推開,韓東與谷元亮回到教室。

班級里同學們的目光卻盡皆變了,或是吃驚詫異,或是震撼咂舌,或是感慨莫名,總之沒誰開口說話,靜悄悄的。

此時。

韓東的威懾力已經直超任何老師。

嘩啦啦。

谷元亮動作很輕,緩緩收拾著課桌,整理所有書本、筆記本與錯題本。

韓東皺眉道:「同桌?」

谷元亮手臂一頓,低聲笑道:「嘿,我想清楚了。」

「我本就不適合學習,學不下去,也沒那麼聰明的腦袋。但我不信,難道只有學習才是唯一出路?不,不是這樣的。」

「與其在這浪費時間,倒不如回家好好想想。」

說著說著。

谷元亮嘴角笑意愈發濃烈,背上裝滿書本的書包,輕聲道:「我知道沒學歷想要拼搏,更艱難,更渺茫。可哪怕再難,我也不怕。我更怕再次遇到今天的局面。」

韓東怔住了,搖頭道:「今天錯不在你。」

谷元亮整理了一下褶皺的校服上衣:「不,我錯了。今天多虧許楚冉讓我下去找她,否則我還在這裡渾渾噩噩。」

「好了。」

「同桌,以後我們微信聯繫。」

唰啦。

韓東站了起來,讓出空間,谷元亮面帶笑意地走出座位,背著書包離開教室。

「同桌。」

韓東坐在座位上,沒有送谷元亮,大概源自內心的莫名尊重。

他看了看右側的空位,輕嘆一聲,似是祝福,似是鼓勵……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前途,也都有不可觸碰的自尊。

「我們以後再見。」

韓東長長舒了口氣,掏出手機,解鎖屏幕。

其上有著三條未讀的QQ消息,全都來自張朦,按照時間順序依次是——

「真是煩死了,那宗凱軒非要讓我給他寫同學錄哎/發獃/發獃」

「你說說,我給不給他寫/發獃/發獃」

「不要衝動啊/可憐/可憐」

咔。

韓東面無表情地捏斷了手裡的黑色碳素筆,唰啦一下站了起來,走出高三七班的教室。

「這,這……」

「誰又惹到我這位前桌啦,不想活啦。」

坐在韓東後桌的馮闈琦,捂住小巧額頭,無語地看著前桌的兩個座位,以及自己的同桌,盡皆空空如野,只剩她自己一個。

算了。

我還是老老實實學習,快到高考,爭取多考些分數。

馮闈琦悄悄想著,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抱著歷史錯題本,聚精會神地溫故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