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六十一章 住手

第六十一章 住手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4430

高三教學樓的正下方。

唧唧喳。

一群鳥兒盤旋飛過,啼叫有些無力,渲染悶熱天氣。

高三十二班。

嘩啦。

教室內的三扇窗戶,盡皆打開,十二班的學生們基本都匯聚在窗口旁,黑漆漆的,看著下方的場面。

「幸好老師全都開會,不然我們哪能隨意看熱鬧。」

宗凱軒拎著同學錄,低聲嘀咕了兩句:「下面那位應該是五品武術生倪泉,平時比較低調。那男生也不知惹到了倪泉。」

說著。

他看向旁邊一位戴眼鏡的男生,打趣道:「張樑,你不是最喜歡搭配詩詞以應景?嘿,眼前這場面怎麼說。」

張樑推了推眼鏡。

他正是十二班裡語文成績最高、且榮獲蘇河市古詩詞競賽二等獎的學生。

張樑遲疑道:「窮達未知他日事,是非皆到此時心。」

宗凱軒嗤笑道:「什麼亂七八糟的。」

……

高三的其他班級里。

一些學習疲乏,或是不想學習,無聊至極的高三學生們,紛紛站在教室窗戶邊上,相互擠著,看著下面的趣事。

「這裡可是學校。那高個子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欺負其他同學?」

「還用問,肯定因為老師們都在教務樓開會,沒老師管,自然比平時囂張些。」

「你們不認識?那高個子男生,是五品武術生倪泉,已經考入蘇河大。畢業證早已下發,高考臨近,學校里還真沒什麼能讓他忌憚。」

……

高三七班的教室里。

本應有些喧雜、相互簇擁看熱鬧的同學們,全都一聲不吭,偶爾瞄著站在第一扇窗戶的韓東。

這扇窗戶一直開著,正對教室門。

韓東站在窗戶旁邊,拿著那杯加冰奶茶,看著下方情況,耳聰目明的身體素質讓他基本了解事情始末。

第一排座位。

李紫薇捋了兩下秀髮,暗暗搖頭:「無聊。」

通過周圍同學的悄聲議論,她也明白下面發生了什麼。可對李紫薇而言,一切與學習無關的事情,都不值得關注。

她臉蛋精緻且白皙,美眸轉動,瞄了眼韓東的筆直後背,繼續落在桌子上的數學錯題本。

心無旁騖,且溫故知新。

……

教學樓下方。

蓬!

倪泉飛出一腳,踢破了單薄奶茶杯子,令殘存不多的奶茶濺灑在谷元亮的藍白校服上,斑斑點點,還掛著一些黑色珍珠。

「看什麼看?」

「再看一眼,踹死你。」

谷元亮緊緊抿著嘴,右掌拎起殘破的奶茶杯子。

悶熱天氣令濺灑藍白校服以及臉頰上的奶茶,變得黏黏的,那些黑色珍珠順著校服落在地面上。

「我已經道歉了。」

谷元亮悶聲悶氣道。

倪泉眉毛一挑,上前一步,揪住谷元亮的頭髮,向後一扯,露出那張漲紅的臉龐:「你說什麼玩意,怎麼著,還不樂意是嗎?」

谷元亮喘息粗重,與倪泉對視:「你夠了。」

啪啪。

倪泉呵呵一樂,左掌拍了拍谷元亮的右臉頰,戲謔道:「其實我就是心情不好,就想打你,難道不行?恩?你再給我說一句試試?」

嘭!

谷元亮左臂剛抬起,便被倪泉一腳踹在肩膀上,踹的半邊身子都是一麻。

「呵呵。」

倪泉繼續揪著谷元亮的頭髮,正待繼續冷笑。

「住手。」

一道低沉的聲音,自上方三樓窗戶處,清晰傳來。

韓東穿著藍白校服,臉龐不見喜怒,左手拿著奶茶,正淡漠注視著這裡。

倪泉抬頭一瞧,登時朗聲笑道:「韓東,怎麼著,你認識他?這件事你管不著,別以為自己轉成武術生,就真是武術生。你武術加試考進了哪所大學?自己心裡沒點數?」

韓東淡淡開口,平淡聲音傳至教學樓下方。

「倪泉,這件事我同桌理虧,但你做的過分了,給我同桌道個歉,到此為止。」

話音落畢。

高三七班的同學們盡皆心裡一顫,似乎察覺到了韓東的怒氣,忍不住心有惴惴。

高考臨近,可不要發生什麼激烈衝突。

李紫薇蹙著秀眉,抬起目光:「他想勸架?可是這哪裡是勸架的語氣。」

馮闈琦梳著齊劉海,推了推黑框眼鏡,露出小巧額頭,也擔憂地望向韓東,暗暗祈禱千萬不要打起來。

……

位於二樓的高三十二班。

宗凱軒正饒有趣味地看著下方,聽到樓上傳來的韓東聲音,嚇得手裡的同學錄差點掉落地上:「韓東?是韓東的聲音?」

「咦?」

「那位韓東同學?」

張樑眼睛亮了,自己對韓東的印象非常深刻。

他瞧了眼教學樓下方,忍不住抬頭望向樓上,雖然看不到韓東,但情不自禁地嘀咕一句:「十年磨一劍,霜寒未曾試。今日把君問,可有不平事?」

宗凱軒啼笑皆非:「你在說什麼?」

「恩?不對嗎?」張樑吸了口氣,沉吟道:「那麼山雨欲來風滿樓這句詩詞可能應景?」

另一側。

張朦定睛一瞧,辨認出了谷元亮,那雙纖纖玉手糾纏在胸口,與短髮女生站在窗旁,相視無言。

她們知曉韓東乃是三品武術生。

要是倪泉繼續囂張,恐怕要遭,韓東可不是什麼好脾氣。哪怕發生鬥毆事件,學校也不可能責罰韓東。

江南學府的錄取證明,便是護身符。

但下方有著三位武術生,想到這裡,張朦急忙掏出手機,給韓東發了一條消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