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五十四章 藺姨

第五十四章 藺姨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944

前往江南市的動車上。

韓東望著窗外,忽然手機一振,他掏出看了看,正是藺姨給他發了條微信。

「小東,已經出發了吧?」

韓東回道:「藺姨,我已經坐上動車了,再有五十分鐘就能抵達。」

隆隆隆。

伴隨著動車運行,距離江南市也愈發接近,車廂里時而傳來低語聲音,還能聽到車廂盡頭有小孩的哭鬧聲。

「唉,這小孩子真是吵得不行。」

與韓東隔著一個過道的中年大叔,抬起腦袋,搖晃了兩下,費力地拿出手機,發了兩條消息,顯然是放棄了休息的打算。

沉吟片刻。

他看向韓東,搭話道:「小夥子,我看你蠻年輕的嘛,力氣不錯,平時練習武術?」

韓東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恩,練習些。」

這中年大叔穿著樸素襯衫,面料簡潔,腰部系著一條深棕顏色的腰帶,下身則是一條正裝褲子,大約是出差外地的商務人士。

韓東暗暗想到。

中年大叔淡笑道:「你這麼年輕,想必還在上學呢?」

韓東禮貌道:「恩,在上高三。」

高三?

中年大叔一怔,上下打量一番韓東,遲疑道:「哦哦,你來江南市準備參加高考武術加試?這麼小的年紀,獨自出門,很不錯,想好考入哪所大學了嗎。」

韓東客氣道:「謝謝誇獎,我準備試試江南學府。」

他們低聲交談,聲音很輕,再加上動車的運行聲響,周圍乘客們基本聽不清。

中年大叔眨了眨眼睛,來了興緻。

江南學府?

武術生想要考入學府,便要有三品的武術品級,哪怕在江南市,三品武術生也非常罕見。

「你有三品的武術品級?」中年大叔看了看韓東:「據我所知,武術生的品級越高,身材也就越健碩,畢竟練武期間定要補充大量營養等等。」

韓東笑著點頭,沒回應。

習武人士也分年齡,譬如青年人練習武術,品級與體格無關。但高中生正處於身體發育時期,若是習武,則避免不了地體型偏健碩。

但自己有灰白氣流在。

自然不需要鍛煉力量、控制靈活性、打磨柔韌性,缺少了這些關鍵步驟,體格自然趨近正常。

「呵呵。」

中年大叔歉意微笑。

他明白自己這是交淺言深了。不過一個高三學生竟有這麼穩重的性格,要知道武術生的脾氣都比較粗糙豪爽。尤其是三品武術生,難免高傲。

「有意思的小夥子。」

中年大叔抿嘴一樂,拿出手機,看著屏幕上的信息。

隆隆。

動車不斷飛馳,窗外景象持續變化,也終於抵達了江南市,車廂里漸漸嘈雜,一些乘客起身離開座位,聚集在車廂鏈接間,準備下車。

「小夥子。」

那中年大叔看著韓東,有些不好意思地微笑道:「能不能麻煩你再幫個忙,這箱子著實太沉。」

韓東點點頭,也不多言,右手向上一抓,繼續單手拎著金屬質感的箱子,輕輕放在過道里。

中年大叔拔出拉箱桿,感謝道:「小夥子,你等會兒要去哪裡。剛好有車接我,要是順道,就捎你一路。」

「不用不用。」韓東一怔,連笑道:「站外有長輩來接我,謝謝你的好意。」

「恩。」

中年大叔點點頭。

江南省江南市、動車站之外。

周圍的乘客們,不時投注驚奇的目光,一輛漆黑顏色且透露著高貴典雅的華麗轎車,停在站外的接送通道上。

這是一輛賓利品牌的汽車,頗能吸引目光。

隔著約有十餘米的距離,一輛銀色奧迪8也停在路邊,但相比之下卻遠不如這輛賓利,很是低調。

「媽。」

一位黑髮披肩的少女,五官精緻,秀氣靈動,卻抱怨道:「咱這車也不差,可是最頂配的,你買這麼低調的車就算了,還非要去掉頂配的標誌?」

她穿著白色短袖與淡藍牛仔褲,渲染一股豆蔻年華的青春氣息,尤其是長腿翹臀初具規模,回頭率甚至堪比那輛賓利車。

站在她旁側的正是藺青梅。

她穿著裁剪細膩的正裝,裡面是白襯衫,看向自己女兒姜靈,微不可查地蹙眉道:「虛榮不是好事。」

姜靈抿著朱唇,盯著地面,踢了踢勻稱長腿:「可現在社會就是這樣,你不虛榮,社會也逼著你虛榮。」

藺青梅搖頭失笑,不再開口。

對教育兒女方面,她自認很滿意,但大女兒唯一的缺點就是過於喜歡追求豪華奢侈的生活,無論是車輛,還是房子。

姜靈開口道:「媽,你問問那韓東什麼到啊,我們可都等他十多分鐘了。我晚上還有選修課呢。」

藺青梅溫聲道:「你這孩子急什麼。小東他是武術生,這次來江南市參加武術加試,你明天若是無事,給他帶個路。」

啪嗒。

姜靈踢飛了一個小石子,不高興道:「那韓東不是想要考入江南財經嗎,我是江南學府的學生,怎麼給他帶路。明天再看看吧,要是沒課的話,我找同學幫他帶路。」

她心裡有一點點不耐煩。

假如不是媽媽非要自己一起過來,她應該正在圖書館呢,那本有關於經濟制度分析的書籍,她頗有些流連忘返。

這時。

藺青梅輕咦一聲:「小東?」

姜靈也抬頭望去。

只見人群潮流間,一個背著雙肩書包的清秀少年,跟一個肥胖的中年大叔一起走到道邊,相互說了兩句,那少年便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