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五十三章 即刻出發(下)

第五十三章 即刻出發(下)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801

客廳內、防盜門前。

一道帶著笑意的蒼老聲音,在門外響起:「好徒弟,快開門,師尊來看看你。」

???

韓東眼珠子瞪得溜圓,嚇得倒退了兩步。

「師尊?他怎麼找到了這裡?他想做什麼?不,不能讓他進來!這麼一個精神病,萬一發瘋,我怎麼擋得住。」

可是。

他能怎麼辦呢?他真的很絕望啊!

面對這麼一位師尊,倘若不開門,誰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這麼一道薄薄的鐵門,對師尊而言估計只是羸弱破爛。

韓東咽了口唾沫,上前兩步,打開防盜門。

「師尊。」

韓東站在門口,聲音低沉略帶敬意,雙腳卻宛若水泥柱般站定防盜門前,雙目緊緊凝視著面帶笑意的寧墨離。

他與寧墨離,並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師徒。寧墨離純粹為了己身的執念,大概類似於互取所需。

心有怨氣,可也有感激。

陽極樁、完整版陽極樁以及妥善處理伍傑事件的幫助,再加上武術方面的指點,更給他接觸武術世界的機會,指出一條合理明路……這些難以否認。

但無論如何,誰也別想破壞他珍視的這些美好。

誰也不行。

寧墨離瞥了眼韓東,淡笑道:「放心,放心。」

恩?

韓東聞言便是一怔……因為他終於發現,眼前的師尊並未披著老舊黑色皮衣,而是換上了一套正裝。

筆挺精緻的正裝,顯得非常高雅,更有些肅穆。

「兒子,誰來了啊?」韓聞志走到門口,微微一怔,看著面帶微笑的白髮老者,連道:「您是?」

「我是韓東的武術師尊。」

寧墨離淡淡笑著,左臂輕輕推開韓東,走進客廳里,與韓聞志熱情地握手道:「你大約就是韓東的父親,初次見面,你好。」

……

半小時後。

韓東麻木地坐在椅子上。

而他的師尊寧墨離則是面帶微笑,懷裡抱著韓茜,與韓東爸媽隨意閑聊著,儼然一副和藹老者的樣子。

「寧爺爺!」

「不要不理小茜呀!」

小茜揪著寧墨離的下巴鬍鬚,小臉滿是不高興。

寧墨離哈哈大笑,目光里滿是柔和與疼愛,輕舉韓茜:「小茜這麼可愛,寧爺爺怎麼可能不理。來,來來,給小茜舉高高。」

小茜撇過腦袋,滿臉不情願:「不高興。」

寧墨離忙不迭地開口道:「為什麼不高興。」

「小茜就是不高興。」

「那怎麼能讓小茜高興。」

這一刻。

韓東背後滲出涔涔冷汗,肌肉全數緊繃,後背已經徹底濕透了……一旦師尊出現任何異常情緒,便立即搶過韓茜,護住自己一家四口。

而且。

我的親妹妹啊!咱們一家四口也不夠師尊一巴掌拍的,你就不能收斂點自己的傲嬌啊啊啊!

小茜擦了擦自己的小腦袋,撲向緊挨著寧墨離的韓東,縮在哥哥懷裡,可憐兮兮地嘀咕道:「熱死小茜了,不開心,想要一個大大的冰塊,可以躺著轉圈圈。」

「哦。」

寧墨離的褶皺老臉,露出笑意。

……

約有一小時後。

寧墨離眉毛一挑,與韓東爸媽點點頭,起身告辭:「作為韓東的武術師尊,我今日算是一次家訪。叨擾二位,還望理解。」

韓聞志與陳淑對視一眼,都感覺這位寧老先生很禮貌。

無論是脾氣性格、還是談吐見識,盡皆稱得上一流學者,不急不躁,穩重如山。想必自己兒子能有這麼一位師尊,也是幸運至極。

他們正想著。

房門再次敲響咚咚。

韓東抱著小茜,走到門口,直接打開防盜門。

他根本不擔心門外是毛賊之類的,畢竟有師尊在這,哪怕一群餓狼撲進來,也無非是師尊活動一番手腳的事情。

嘎吱。

防盜門向外打開。

「您好,請問這裡是韓茜家嗎?」

門口站著一位身穿正裝的壯漢,滿臉橫肉的臉上露出極其彆扭的笑容,顯得小心翼翼。

「我是韓茜!」

小茜歪著腦袋,疑惑地舉起白嫩嫩的小胳膊。

正裝壯漢的笑容愈發謹慎,向樓梯下面招了招手,洪亮聲音隱涵一絲絲哭腔:「你們倒是快點啊,咱們送快遞的,務必要有時間觀念和行業操守,可不能讓顧客等太久啊。」

他有句話,憋在心裡沒講。

要是差評,真是要死人的。

「是,老大!」

兩個光頭壯漢,肌肉魁梧無比,正爬著樓梯。

他們吭哧吭哧地搬著一張晶瑩剔透的大床,上面還在冒著寒氣……而且大床周圍還套有厚重鋼圈,似乎有高科技製冷功能。

韓東愣了。

小茜也怔住了。

「這是送快遞的?」韓東嘴角抽動,眼角狠狠跳了兩下:「開,開玩笑!這床裡面是冰,外面套著製冷鋼圈,目測至少要有數百斤,普通人估計搬不動的吧?」

……

客廳內。

本應炎熱悶熱的客廳,溫度驟然降低,彷彿回到初春時分。

韓聞志與陳淑目瞪口呆地看著韓茜。

「咯咯。」

小茜正在躺在冰床上面轉圈圈,沒心沒肺地笑著。

「這,這孩子的師尊?」

韓聞志與陳淑面面相覷,頗有些驚疑不定,那和藹的白髮老者居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

單元門樓下。

寧墨離背負雙手,淡淡道:「根據武學宗門的規定,若是宗門門徒乃是獨生子女,必須與其父母當面道出習武的危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