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四十八章 問心無愧我無悔

第四十八章 問心無愧我無悔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414

五月十五日、傍晚時分。

一條靜謐空幽的街道上,韓東坐在小湖湖畔,右手無意識地攥著口罩。

他心裡清楚。

即便自己改換衣服,遮掩面容,也難以隱蔽一切蹤跡,該來的始終要來,怎麼躲也躲不過去。

他感到恐懼。

但並非恐懼法律的制裁,也不是懼怕前途渺茫的人生,而是怕自己沒機會守護自己一家四口。

「假如當時冷靜些,或許能找到妥善處理的方法。但眼下再回到倉庫試圖消除痕迹,只能增添風險。」韓東掏出手機,打開與錢高的微信聊天界面,皺了皺眉:「約錢高面談,他也不回復。」

手機屏幕亮著光,照著韓東的鎮定臉龐。

「小茜。」

「哥哥對不起你。」韓東搖搖腦袋,望著湖面。那泛著漣漪的波紋,好似映照他的內心波瀾:「可,可能沒法護在你身邊了。可,可我不甘,我不甘。」

嘩啦。

一隻黑紅顏色的魚兒,自小湖裡跳躍而出,划出一道曲線,重新掉落湖水裡,濺射水花。

好似掙脫樊籠的生命,終究要掉落回去。

「呵。」

「無論普通人的抗爭,再怎麼熱火朝天,最終依然要被冷冷大海狠狠拍下。」

韓東眼眸漠然,望著湖面。

既然重生而歸,哪怕是不可抗衡的浪濤,也要迎面直上,用盡一切力量將其打碎,即使輸了死了亡了,也總比躲在海底下來得好。

他想要的不複雜,很簡單。

既然誰想破壞,那便要付出代價,無論是誰,無論因為什麼緣由,無論善惡黑白好壞……必須付出代價。

只是沒想到,自己失手打死了兩條性命。

「這感覺,還真是複雜。」

韓東眨了眨眼睛,看向自己的潔凈雙手。

這一雙手,洗了足足二十遍,甚至用了洗手液進行清洗,要知道平日里,他可懶得用洗手液。

「我這雙手,沾著兩條性命。」

韓東低笑一聲。

他嘴角噙著冰冷笑意,眸光恢復鏡湖般的寧靜,宛若深藏一切繁亂的情緒。

回家。

到九點了,該回家了。

韓東拍了拍褲子,活動一番拳腳,望著夜幕下的漣漪湖水,眼裡閃過一絲留戀。

或許。

他以後再也看不到這小湖,也沒機會再經過這條街道。

「還有那片廢墟。」

韓東扭頭看向街道對側。

在那月光與烏雲共存的夜晚,自己便是躲在殘牆之後,親眼目睹了拳能炸空的不可思議力量。

好可惜。

真的好可惜。

夜空上的皎潔月光,灑落而下,照著靜謐小湖,照著面無表情的韓東,映出了一條長長的影子。

唧唧。

少許夏蟬鳴叫。

唿唿。

和熙悶熱的暖風,吹拂四方。

啪嗒。

韓東淡淡走著,心有回味與留戀。

其實殺人後的衝擊,並不算大,後續影響也不如想像中的劇烈。

原因有三。

其一、韓東並不認識伍傑與李金,印象單薄。伍傑與李金欺辱爸爸韓聞志,更試圖拿妹妹小茜對爸爸進行脅迫。

其二、韓東有著前世五年的經歷,再加上重生以後的苦苦練武,讓心智意志得到極大增強,心有底氣,自然鎮定。

其三、當時情緒宛若火山爆炸般,爆發在腦袋,炸裂在胸膛,韓東自己都沒搞清楚,根本剋制不住。。

「奇怪。」

韓東暗暗思量:「難道是因為氣血太過劇烈,還是由於力量提升過快,所以造成情緒失控。不對……我依稀記得當時有無數吶喊迴響在耳邊,頗為奇異。」

難道

與灰白氣流有關?畢竟己身唯一的神奇之處,便是灰白氣流。

……

回到家樓下的單元門門口,韓東仔細看了看停著的銀色摩托車,拿起手機來了一張自拍合影。

若非這輛摩托車,怕是重生回來的第一日,他難以確定這道單元門。

唰唰。

他迅速爬上樓梯,回到家裡。

……

韓聞志與陳淑正坐在餐桌上,相對無言,死寂沉默,隱涵一絲難以接受的憤懣與怨氣。

可當韓東回來,瞬間改天換地一般。

所有愁緒便如煙霧消散,無影無蹤。

陳淑臉上洋溢笑容,搓了搓手掌,迎向韓東,遞上一雙黑色塑料拖鞋,抱了抱韓東:「兒子回來啦,快坐下,坐著。」

韓聞志也笑道:「小東回來了,今天怎麼樣。」

嘎吱。

韓聞志給兒子拉開椅子,待到韓東坐下後,繼續道:「距離高考可快了,準備的怎麼樣。」

韓東輕聲道:「沒問題。」

說著。

他仔細看著爸爸韓聞志,那雙隱涵紅血絲的眼眸,那即將生長白髮的鬢角,那純樸厚重的關切笑意。

「高考嗎。」

「怕是沒機會再參加高考了。」

韓東搖搖腦袋,沉默著一言不發,看向擱在桌子上的潔白湯碗,彷彿看到了世界上最最珍稀貴重的美食。

「媽媽做的排骨湯。」

韓東抿著嘴。

他小心翼翼地捧著湯碗,好似捧著最寶貴的古董文物,一口一口地輕抿著,不忍心大口吞咽,只想細緻品嘗。

咔擦擦。

排骨全數嚼碎。

哧溜溜。

排骨湯喝了個精光,不放過任何一片海帶。

「今天太累了吧,讓你注意休息。」韓聞志在一旁笑著,手掌搭在兒子韓東的肩膀上,感慨道:「等你考上重本,爸帶你出去旅遊,讓你好好放鬆。」

韓東低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