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四十七章 暴!暴!暴!(下)

第四十七章 暴!暴!暴!(下)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536

清幽的倉庫內。

本應清冷無人的倉庫中央,卻滿是零亂不堪的零碎電器,鐵架子倒在地上。

咔嚓!

那一道清脆的骨骼碎裂聲音,登時嚇醒了獃滯原地的李金。

須知。

自剛剛韓東暴起,再到韓東暴打伍傑,李金根本沒反應過來,因為韓東的威勢著實恐怖,彷彿一頭兇殘猛獸。

他雖有武術四品,可也心裡發憷,不敢上前攔架。

打兩下,也就打兩下,反正抗衡不了,這口罩少年恐怕有上三品的武術品級,至於如何判斷是少年,單從體型與聲音便可輕易識別。

然而。

李金想不到,這口罩少年居然愣是打死了伍傑。

「咕咚。」

李金想咽口唾沫壓壓驚,可卻咽不了,因為嘴裡太生澀。

他顫顫巍巍地倒退兩步,看著三五米遠處的伍傑,那一雙眼睛瞪得如同死魚眼珠,脖子卻是呈現不正常的扭曲,更有鮮血滲出。

「這,這……」

李金怕了。

這是什麼情況,自己怕是在做噩夢,明明只是與傑哥看一眼即將轉移歸屬權的倉庫,卻遭到如此禍事。

另一側。

韓東怔怔地望著伍傑,左掌鬆開。

他的短髮上、臉龐上、以及純白短袖上,全都濺滿了顯眼至極的鮮艷血液,濕濕的,溫溫的。

噗通。

戴著金邊眼鏡、穿著古板襯衫的伍傑,彷彿凝固的雕塑,跌向一旁,砸在地上。

他一動不動,怕是死了。

「我……我殺人了?」

韓東心裡一顫,獃獃地看向自己的一雙手掌,左手滿是鮮血,右手倒還相對乾淨些。

可是。

當他翻過右手,手背上卻沾滿血液,與潔凈手心對比明顯。

不等他回神,李金跌跌撞撞地跑向倉庫門口,頓時驚醒了正在發愣的韓東。

……

「等下。」

韓東連道。

李金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跌倒在地,跑的更快了。

……

「等一下,我沒有殺人,我沒有。」

韓東邁了兩步,心裡亂糟糟的,想要得到李金的認可。

李金充耳不聞,腿部發顫卻繃緊著,狂奔不止,一心顧著跑到外面,逃離這片可怕的死亡倉庫。

……

剎那間轟隆!

韓東動了。

他一腳踏出,踏碎了一台掉落在地的電飯煲,如同離弦之箭暴射向倉庫門口。

李金還在跑。

可韓東速度太快,真的好似一匹獵豹,七八步後,比李金提前一點點衝到倉庫門口,右臂發力,狠狠拉上倉庫的鐵門,合上約有半米的縫隙,斷絕自外界照進倉庫的陽光。

「別跑。」

「我真的沒殺人,沒有。」

韓東看向李金,臉龐透露著一絲絲茫然,可李金並未察覺到,他嚇得幾欲窒息。

噗通!

他摔在地上,連忙爬起來,想要向後逃竄。

「你別跑。」

韓東深深吸了口氣,腦海中莫名回憶起剛剛李金的戲謔言語,緩緩向前踏出一步。

李金向後逃竄,不敢回首。

……

咚。

韓東再邁出一步。

恍惚間,他彷彿看到了爸爸韓聞志的滄桑背影,那般沉重,好似扛著無與倫比的重擔,但卻仍然不顧任何,繼續前行,誓要站在他的前面,遮住一切風雨。

「兒子。」

韓聞志回首,肩負沉甸甸的高山,卻神態如常的跳了起來,舉起右拳,艱難地揮了揮:「加油,兒子加油。」

他笑的欣慰,也彷彿在哭。

他跳的輕鬆,也好似跪著。

……

咚。

韓東邁出第三步。

隱約間,他的臉龐似乎挨著一個柔柔嫩嫩的小臉蛋,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泛著無憂無慮的快樂,只要看到哥哥,就不講道理地開心。

「哥哥。」

韓茜瞪得可憐巴巴的眼睛,饞的不行,餓的不行,卻緊緊捂住自己的小嘴:「哥哥快吃,小茜不餓,小茜不要哥哥餓死。」

……

「我說。」

「你別跑。」

「你能不能別跑啊啊啊!!!」

韓東驟然抬起腦袋,雙眸閃爍一絲虛幻灰白顏色,只覺得思維意識裡面的一道限制束縛,徹徹底底地碎了,登時讓混亂無比的情緒化作無盡汪洋,瞬間全數鼎沸!

制約粉碎!

約束崩塌!

那潛藏在內心深處的火山,轟隆隆地坍塌了,爆炸了,宛若燃燒著的燾燾烈烈之火焰,焚盡一切!

轟隆!

韓東氣血翻騰,力量爆發,暴射向四品習武人士、李金!

李金繞過堆砌電飯煲、微波爐的鐵架子,跑向里側。

他想跑。

蓬!

韓東雙臂架在身前,狂暴無忌,猶如銅牆鐵壁般,活生生正面撞上了堆滿電器的鐵架子,撞的鐵架子轟然倒塌!

隆隆!

鐵架子倒向另一側,同時更有近百台電飯煲、微波爐,嘩啦啦地灑落一地,凌亂不堪。

李金止住腳步,鑽向旁邊的電器堆。

這一堆電器基本皆是彩電、音響音箱等等,堆砌在地,約有三米多高。

他還想跑。

轟隆!

韓東一頭扎進電器堆,雙拳猶如披荊斬棘的巨錘,瞬間轟出了一個凹陷口,掀翻了十數台滿是灰塵的陳舊彩電,不顧灰塵瀰漫,終於抓住李金的右臂。

「跑,來給我跑!」

「你倒是跑啊啊啊啊!!!」

韓東倒退一步,乾脆利落地扯出李金,然後捧住他的腦袋,向上猛地一提。

時間彷彿靜止此刻。

李金的身體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