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四十六章 暴!暴!暴!(上)

第四十六章 暴!暴!暴!(上)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5287

五月十五日的清晨時分、距離武術加試還有七天。

嘰喳喳。

一群飛鳥盤旋街道上空,時而抓著電線杆,時而飛向天空。

滴滴滴。

過往車輛偶爾傳出鳴笛聲,街道路人,行色匆匆,東方的火紅大日漸漸升騰,便如同正常清晨一樣。

家裡的單元門樓下。

韓聞志與韓東一起走出單元門。

「正好爸今天要路過你們學校,給你送過去。」韓聞志迎著陽光舒展雙臂,感慨道:「兒子,你就是這清晨的太陽,年輕著,有無限的希望。」

韓東甩了兩下胳膊,嘿嘿一樂:「爸,這比喻可不恰當。」

韓聞志搖搖頭:「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爸相信你肯定能考入重本大學,加油,但也別太辛苦,不要累到自己。」

「放心吧。」

韓東迎著清晨日光,輕聲道。

……

五月十五日、正午時分。

陽光暴晒,溫度迅速高漲,好似炎熱夏日忽然席捲大地,空氣間都瀰漫熱浪。

其實這只是特殊的升溫現象。

不約而同的是。

一直正常上學的韓東,便如同不正常的氣候,不在學校,而是站在蘇河市偏僻郊區的一個不知名倉庫的旁側。

靜靜等待。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直到下午時分,終於有一輛黑色奧迪q5,駛向倉庫,停在破舊倉庫的正門口。

兩個中年男子,下了車輛,走向倉庫門口。

「恩?」

「那是伍傑?還有他的幫手李金?」

韓東眯著眼睛,站在遠處的樹蔭里,眼裡划過一絲深思。

他難以肯定這兩個中年男子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因為監控錄像不太清晰,難以辨識具體面貌。

但無論如何也要一探究竟,不能再拖延下去。

這般想著。

韓東緩緩吐了口氣,戴上口罩以及準備好的黑皮手套,穿著新買的運動鞋,走向倉庫。

他只是覺得。

既然要暴打一頓,最好還是隱藏一下自己,免得日後生出麻煩。

……

倉庫門口。

暴晒的午後日光,讓空氣都在散發悶熱。

韓東小心翼翼地走到門口,裝作路過的樣子,往裡瞧了一眼,緊跟著閃身進入其內,猶如兔子般靈敏。

乍一進入,便是一股涼氣撲面而來。

倉庫內的空氣,實在太清涼了,好似仍然停留在初春季節。

韓東躲在一個堆滿破舊電器的架子後方,眯著眼眸,四周觀察了一番,心臟噗通噗通極速跳動,也有些緊張。

誠然。

他怒火滔滔,想要為爸爸拿回欺壓,讓伍傑付出代價。

可他畢竟只是一個學生,前世也僅僅畢業工作了半年,哪裡經歷過這樣的熱血決定。

忐忑也實屬正常。

倏然間。

蘊涵亢奮情緒的聲音,傳盪倉庫內。

「哈哈哈,這間倉庫就要歸我了!金子,你可知道我為何千方百計地拿下這間倉庫……因為這些看似破舊的電器,至少值半個倉庫。」

「哈哈,還是傑哥智慧。」

「那是當然。這連鎖電器公司屬於全國性質的企業,哪裡顧得上一個地級市的倉庫?他們懶得處理這些過時電器,可落在我手上,便可賣給周邊鄉鎮,狠狠賺上一筆,至少有百萬的純利潤。」

韓東靜靜聽著,眼眸閃爍寒芒。

這兩道聲音的來源,正是伍傑與李金。至於伍傑為什麼缺錢,正是為了及時湊齊購買這件倉庫的款項。

他還差最後的百分之十五的款項。

聽著聽著,韓東漸漸明悟。

以伍傑的能力,能夠強取豪奪的商家不算太多。

生意好的他惹不起,生意差的也瞧不上,選來選去,便盯上了自己爸爸韓聞志。

……

偌大的清冷倉庫,四處擺放著陳舊電器,架子上已經擺滿,有些電器隨意地堆砌在地,顯得有些凌亂。

伍傑與李金,站在倉庫中央,隨便閑聊。

聲音回蕩在清幽倉庫里,渲染空無一人的靜謐。

伍傑乃是一個富態微胖的中年男子,披著正裝,戴著金邊眼鏡,配上那一張國字臉型,顯得頗有氣度。

李金略顯瘦削,眼眸有些陰翳,穿著深黑短袖、深灰長褲。

「金子。」

伍傑皺眉道:「咱們還差四十萬華國幣,必須儘快湊齊。」

啪嗒。

李金點燃一根煙,吸了口煙,搖頭道:「傑哥。另外兩家應該沒問題,但韓聞志那傢伙犟得很,軟硬不吃。讓他交出二十萬,怕是不會輕易拿出。依我看,倒不如將他關在倉庫里,讓他自己餓上一兩日,肯定告饒。」

說著。

他吐了口煙霧。

淡淡煙氣,瀰漫空氣,流露出李金的殘忍目光。

「不不。」伍傑推了一下金邊眼鏡,連道:「這屬於非法行為,我們打一打擦邊球就好。要知道,擊碎意志的不是強橫拘禁,而是日積月累的折磨。」

「我們不犯法,但就是找由頭,給他找麻煩。」

「不給錢,便讓他生意做不下去,超市開不下去,間接促使官府人員不斷給他施加壓力。他不服氣?他不甘心?任他怎麼想辦法,也奈何不了我們。」

伍傑嘴角噙著冷笑。

李金搖頭,無語道:「可你剛才說了,要儘快湊齊。況且若不用特殊方法,韓聞志不可能拿出二十萬華國幣,拿出這筆錢,自己生意可能就得崩潰。」

啪嗒。

伍傑扔下煙頭,踩了踩倉庫地面,熄滅香煙。

他冷笑道:「他生意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