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三十九章 三品(上)

第三十九章 三品(上)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4566

普通尋常的飯館、樸素包間里。

媽媽陳淑與藺姨手握著手,仍然聊著多年經歷。韓東坐在對面,心潮動蕩。

「灰白氣流!」

「且看今日,能獲得多少灰白氣流。」他暗暗琢磨:「只要身體還能扛得住,便儘可能融入更多的灰白氣流。」

過了好一會兒。

韓東勉強恢復心情,便笑道:「媽,藺姨,我可是餓壞了,咱們開吃吧。」

陳淑瞥了眼韓東,眼底划過感慨笑意:「你這孩子,早飯吃了那麼多。」

藺青梅拿起木質筷子,給韓東夾了一塊牛肉:「哎,陳淑。小東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必須得多吃點,不能餓著孩子。」

陳淑擺擺手:「行行,你說得對。當年你就喜歡講道理,我可不跟你辯論。」

「哈哈。」

藺青梅搖頭失笑。

難得,真難得。

自她事業有成,地位漸漸高漲,很少有這麼隨意的朋友,基本都要與她斟酌著閑聊,不可能如同陳淑這樣。

可正因如此,她才覺得貼心,不客套。

「來,小東。」藺青梅再夾起一塊牛肉,放在韓東餐盤裡:「多吃牛肉,對男孩子身體有好處。藺姨也有一對兒女,平常做飯就以牛肉為主。」

她也有一對兒女,只不過與陳淑相反。

長女在江南學府上學,正是大一,小兒子則是還在上高中。

——

午飯後。

藺青梅與陳淑走出包間,韓東跟在後面。

「你好,是要結賬?」

站在門口旁邊的服務生,打了哈欠,走了過來。

「恩。」

藺青梅頷首。

她挽著陳淑的手臂,看著陳淑:「我付款,你可不能搶。」不經意之間,她流露出一絲幹練風格。

「你付,你付。」陳淑撇撇嘴:「我可不跟你搶。」

結賬後。

藺青梅便帶著陳淑與韓東,走向停在路邊的一輛銀色奧迪車,輕輕打開車門,陳淑坐前排,韓東坐在後排。

「這是奧迪a8l?」

韓東坐在後排,暗暗咂舌。

咔咔。

韓東活動了兩下左臂,思緒漸漸轉到灰白氣流上。

那可是一批古董文物!

一批啊!

且還是用於建造博物院的古董文物,裡面蘊涵的灰白氣流,定是海量!他內心都在顫抖,滿溢火熱情緒。

三品?學府?

或許他唯一的希望,便是在這。

——

蘇河市的一片荒廢園林景區。

景區呈現正方形的構造,在園林里的一處廳堂內,擺置著煩不勝數的古董文物,其中以石質構件為主。

廳堂門口。

藺青梅站在門口,垂首點了兩下手機屏幕,翻閱著一些信息。韓東則是在廳堂裡面,緩步轉悠,眸光謹慎,態度認真。

一位戴著金邊眼鏡的中年女子,穿著深藍正裝,恭謹站在藺青梅的旁側,低聲道:「藺董。」

「這些古董文物具有非凡意義,絕對值得投資。其實建造博物院的主要出資方是江南省政府,但資金有一些缺口,所以才邀請您。」

中年女子解釋著。

藺青梅瞥了眼中年女子,淡淡頷首。

剛才不開口,偏偏等到好友陳淑前去洗手間才開口?藺青梅清楚這中年女子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她是臨時負責人,自然擔心古董文物的保管問題。

此刻看到韓東在裡面摸來摸去,心裡急得不行。萬一產生損毀,她擔不起責任。

藺青梅沉吟道:「這孩子是我的晚輩,喜歡考古歷史,我帶他來漲漲見識。」

「好的,藺董。」

中年女子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不再擔心。

藺青梅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

假如韓東真的造成了什麼破壞,藺青梅作為韓東的長輩,肯定要賠償一切損失。

廳堂內。

穿著黑色運動服的韓東,緩步走到一套瓷器的前方,小心翼翼地摸了兩下。

「真漂亮。」

他嘀咕了一聲。

可實際上,他並不是讚美這套瓷器,而是感慨瓷器內蘊涵的一絲灰白氣流,飄忽不定,流騰莫測。

吸扯!

他心念一動。

驀然間,這絲灰白氣流猶如流逝萬古的溪流,瞬間融入韓東體內,全方位增強身體素質。

「第三十七絲。」

韓東臉色發怔,留戀地掃視了一番,盯著面前的瓷器:「我能感覺到身體已經脹痛,彷彿膨脹的脆弱氣球。」

他心裡滿是遺憾。

因為身體脹痛已經在傳達一個危險信號!這是現實生活,可不是網路遊戲,生命只有一次。

他不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倘若再吸扯一絲灰白氣流,便達到身體極限狀態,是否要立刻暴斃當場?

彷彿膨脹的氣球,除非用精準儀器測量,否則誰也衡量不了氣球膨脹的極限狀態!

也許再多一點點,就要爆炸。

「唉。」

韓東忍不住嘆了口氣,抿著嘴。

站在門口的藺青梅,蹙著眉,卻是招了招手:「小東,你怎麼還不清楚藺姨想要讓你看什麼?不是這些古董文物,而是服務古董文物的工作人員。」

「考古類專業,只是一個夢想類專業。」

「倘若家裡經濟條件上佳,自然可以盡情選擇,沿著自己想要的夢想之路,步步前行。可你不行……小東,別怪藺姨說話難聽,可這就是現實。」

藺青梅淳淳教誨。

韓東抿了抿嘴,擠出一絲微笑:「藺姨您說得對。」

藺青梅搖搖頭:「你還是不明白。也罷,等到明日,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