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三十六章 誤會

第三十六章 誤會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933

紅樂迪ktv、三樓的中型包間。

「錢,錢哥?」

那仍然躺在地上的壯漢,不敢置信地看著錢興。

雖然錢興只是一個遊手好閒的無業青年,但錢興的大哥錢高乃是宏盧武館的總教練,更兼有一些灰色產業。

他們父母早年去世。

錢高極其照顧錢興,不允許任何人欺負自己弟弟,給著不菲的零花錢,讓弟弟肆意享受生活。

可眼下是怎麼回事。

「他是誰?讓錢哥怕成這樣?」

那躺在地上的壯漢捂著胳膊,心裡冒出一股不可抑制的寒意。

其餘七個壯漢也面面相覷,謹小慎微地瞥了眼臉龐清秀的韓東,心裡好似敲鑼打鼓一樣,惴惴不安。

……

嘭嘭嘭!

錢興揪著王康的腦袋,往玻璃檯面上砸,怒氣沖沖地叫嚷:「豈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你讓誰喝酒?你想讓誰喝酒!這世界還有沒有法律可言了啊!」

「人渣!」

「簡直人渣!」

他臉色漲紅,顯得出離的憤怒。

……

那臉蛋白皙的陳顏,一雙勻稱長腿忍不住發顫,錯愕地跌在沙發上,纖纖玉手捂著嘴,看著如此荒謬離譜的一幕。

另外兩個女生則更為不堪,已是目瞪口呆,腦海一片空白。

「他,他只是一個高中生?」

「一個高中生,怎麼能讓這什麼錢興的,怕成這樣?難道他家裡有權有勢?」

陳顏臉蛋滿溢愕然情緒,內心混亂,暈乎乎的。

……

韓澤慧也瞠目結舌,錯愕地眨了眨眼睛。

原本的憤怒情緒,化作無邊無際的荒唐之感,彷彿親眼目睹了天地翻轉,大腦思維差點凝固當場。

「這是堂弟?」

「我的堂弟韓東,僅是一個普通高三學生啊!二叔家也只是正常做生意的……他,他怎麼有這麼可怕的威懾力?」

穿著七分褲的韓澤慧,茫然望著早前囂張跋扈的白髮青年錢興,此刻卻義憤填膺地暴砸王康。

儼然一位正義使者。

她想笑,真的想笑。

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兒?還有比這更有趣的畫面?

可是。

韓澤慧瞄著堂弟韓東的淡漠臉色,望著怒不可遏的錢興,看著有些凄慘的王康,卻怎麼也笑不出來……笑意憋在心裡,似乎還摻雜其他的古怪心情。

下一刻。

「夠了,錢興。」韓東盯著錢興:「我記得,你上次是一頭黃髮,怎麼變成了白髮?」

嘭!

錢興急忙扔開王康,扭頭笑道:「上周剛染得,最近比較流行灰白髮色……大兄弟,你來這兒唱歌?嗨,我與紅樂迪老闆蠻熟悉的,讓他給兄弟換成豪華包間。」

「這破爛包間,這麼小,怎麼配的上兄弟?」

韓東凝視著錢興,皺了皺眉。

自己只是一個學生。若論特殊,只有五品的武術品級,竟然讓錢興慎重若此,甚至畏懼?

應該是哪裡出了問題,或是有了誤會。

錢興咬咬牙,卻回憶著自己大哥的惶恐不安,以及那一聲凄厲焦灼的警告——

『市實驗高中里有一位恐怖存在!那韓東習武一個月,便由普通學生達到中三品的地步,絕對與那位存在有關!別招惹,千千萬萬不能招惹,否則我們兄弟……都得死!』

他打了個寒顫。

自己死了沒事,可若牽連自己大哥,便是撕心裂肺的慚愧……大哥給自己太多了,豈能連累大哥?

想著。

錢興上前一步,深深彎下腰,低聲道:「大,大兄弟,這次真是誤會,我只與王康有點矛盾……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的賠償。」

韓東眯著眼眸,內心愈發困惑。

但無論什麼誤會,他也不懼錢興,五品的武術品級帶給他足夠的底氣與力量。

韓東沉吟了一會兒:「的確是誤會。」

錢興以為韓東不再計較,卻不知韓東口裡的誤會與他想的不同。

他登時大喜過望:「是是是,一場誤會而已。大兄弟,四樓有豪華包間,你們去那?」

「不用了。」韓東深深看了眼錢興,繞過手足無措的壯漢們,來到沙發另一側,找到自己的學生卡。

啪嗒。

啪嗒。

他走到包間門口,看著堂姐韓澤慧:「慧姐,我們走吧。」

「恩。」

韓澤慧面色複雜地看了看堂弟韓東,連忙站了起來,拉著仍然淪陷迷茫狀態的陳顏等舍友,走出包間。

至於王康?

這麼噁心的男生,任誰都不想搭理。

——

紅樂迪ktv正門口。

韓澤慧瞥了眼堂弟韓東,終於忍不住問道:「小弟,你不是要去同學家學習嗎?怎麼回來了?而,而且你與那錢興認識?」

聞言。

陳顏她們眸光一閃,隱涵好奇,瞬間抬起臉蛋,看向韓東。

韓東拿著學生卡晃了一晃,輕笑道:「恰好學生卡落在包間里。那錢興……我也不清楚是什麼情況。」

「慧姐。」

他正色道:「今天這些別跟家裡講。我擔心大伯告訴我爸。」

韓澤慧點點頭:「沒問題,放心。」

韓東與堂姐韓澤慧道了兩句,緊跟著轉身離開,大步流星地走向遠處公交車站,準備尋找灰白氣流。

「堂弟真是長大了。」

韓澤慧低聲嘀咕了一句,望著韓東的背影,也不清楚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

陳顏也望著韓東背影。

她並著一雙勻稱長腿,深深吸了口氣,胸巒輕顫:「小,小慧。你堂弟可真厲害。」

回想早前,她可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