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三十章 期盼

第三十章 期盼 (1/1)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155

夜幕籠罩蘇河市、韓東家內。

略顯擁擠的客廳,坐著老爸韓聞志、老媽陳淑,韓東則是捧著潔白湯碗。他們兩口子正默默注視韓東,聽兒子談著學校趣事。

「今天谷元亮發獃了整節晚自習。」

「放學後留下值日來著,所以回家有些偏晚。」

韓東一邊喝湯,一邊講述著學校里的趣事,力圖細緻詳盡,還原真實場景,不讓爸媽感覺到異樣。

他是武術生,武術品級更已達到六品。

再往上去,就是五品,可入重本。至於五品之後的四品、三品、二品、一品,距離自己比較遙遠,他暫時也不考慮。

目前最重要的是隱瞞住轉成武術生的事實,免得爸媽憂心。

畢竟。

正常家庭很難接受得了武術生的高考道路,而普通民眾也根本不清楚武術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但他清楚。

彷彿眾人皆醉我獨醒,哪怕孤獨,哪怕不理解,韓東也必須堅定這條武術之路,永遠不能停止……直到他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有能力守住一家團圓,有武力護她們一世平安。

「小東。」

韓聞志敲了敲飯桌,沉聲問道:「距離高考還有兩個月,你自己覺得需要補習,就立刻告訴爸媽……辛苦求學這麼多年,也終於要有一個結果。」

陳淑補充了一句:「聽說新東方英語補習很不錯。」

補習?

韓東急忙拒絕:「目前不需要補習。」

他一邊說著,一邊輕抿了口排骨湯,以往難以咀嚼的排骨,此時卻輕而易舉地嚼碎,這便是鍛煉骨骼的好處。

須知。

他以武術品級參加高考,再怎麼補習也無意義。況且每一日夜,韓東皆能感覺到身體素質的增漲,想必五品也快了。

短則一周,長則半月。

灰白氣流與高頻站樁的配合,堪稱絕佳組合。

客廳之內,忽然沉默。

韓聞志與陳淑相互看了兩眼,眉宇間有著憂慮。

即使他們平時忙著管理超市、照顧小茜,可也隱約察覺到……原本一心撲在學習上的兒子韓東,似乎不再那麼努力學習。

韓聞志皺了皺眉,咳嗽了一聲:「小東,你最近周末經常找同學一起學習,收穫怎麼樣?學習成績有提高嗎?」

陳淑也凝視兒子韓東。

剎那間,一股猶如審問的沉悶壓力,頓時瀰漫客廳內,令韓東心裡一驚。

無論他武術品級多麼高,面對坐在眼前、生養培育自己的爸媽,依然有些心驚肉跳。他暗嘆一聲……再怎麼隱藏練武事實,也瞞不過親爸親媽。

知兒莫若父母,大概如此。

「爸,媽。」韓東咽下一口湯,輕聲道:「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肯定能考入重本大學……恩,重本大學的範圍也琢磨好了,江南財經或者江南理工。」

話音落畢。

韓聞志與陳淑相視兩眼,目光滿是震撼與驚喜。

「真的?」

陳淑顫聲問道。

「嘿嘿,媽,你放心。」韓東右指敲了敲湯碗,愜意道:「我從不高估自己,也很少撒謊,更遑論在高考上隨意妄言。重本大學絕對沒問題。」

啪!

韓聞志臉色泛紅,忍不住拍了拍飯桌,眼裡流露激動。

他做生意這麼多年,一眼便能察覺到兒子韓東的篤定神色,這是毋庸置疑的堅定,亦是毫不猶豫的肯定。

當爸的,自然相信自己兒子。

這是韓聞志的教育思路,也是一直貫徹的理念信任乃是最好的給予。假如自己都不相信兒子,還指望誰相信兒子?

「好!」

「好好好!」

韓聞志甚至忍不住站了起來,搓了搓手:「兒子,在同學家學習效率很高?以後爸爸開車接送你。」

「哎,小點聲,茜茜還在睡覺呢。」陳淑拉了一下韓聞志。

韓聞志急忙點頭,可仍然止不住激動,在客廳里走來走去,比自己做生意獲得成功更為欣喜。

望子成龍,終得收穫。

他自己當年便是因為一分之差,沒能考入大學,為此悔恨多年,每每回想當初的高考,心裡還有一絲徘徊不散的遺憾。

於是。

他將這些遺憾,化作期盼憧憬,傾注於兒子韓東。其實考入普通大學已讓韓聞志頗感欣慰。

至於兒子韓東考入重本大學?

他沒敢想。

「太好了,要是小東考入重本。」韓聞志咬咬牙:「爸送你一台代步車,或者你開爸的車。」

韓東哭笑不得:「爸,不用買車。我打算去江南市上學,回家坐動車蠻方便的。」

聞言。

韓聞志再次與陳淑對視了一眼,皆在對方眼裡看到了喜悅……兒子的這句話,實在太胸有成竹,宛若勝券在握!

他們奮鬥這麼多年,年紀大了,對事業的心思也淡了。

到了他們這年紀,比的不是誰有錢、誰有權,而是誰的兒女更為出色卓越!

韓聞志激動道:「兒子,有什麼需要老爸幫助的,一定講出來。這兩個月是最最關鍵的時期,萬一你能再進一步,超常發揮……」

「咕咚。」

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左掌顫顫巍巍地拄著韓東椅背,滄桑臉龐流露期盼情緒:「學府?」

韓聞志的想法,很簡單。

既然兒子對於考入重本大學,這麼有把握,說不定有希望衝刺一下學府……那可是學府!凌駕重本大學之上!

學府?

韓東一怔。

武術分為九品。七品對應普通大學、五品乃是重本大學。而三品則可入學府。

可三品太難了。

五品武術生已經非常優秀,四品武術生更是鳳毛麟角,至於三品武術生……近五年以來,整個蘇河市盡皆不曾出現三品武術生!

「學府。」

韓東有些遲疑。

他從未考慮過自己是否能考入學府,因為三品可入學府實在遙不可及。除非再給他半年時間,大概能有七八成的把握。

可惜。

時間太短。

自重生之後,他已經夜以繼日、馬不停蹄的練習武術。奈何距離高考只有這麼一點時間,達到五品便已堪稱幸運。

韓東沉吟了一會兒。

韓聞志與陳淑皆是緊張無比,尤其是韓聞志的雙掌都已攥緊,幾乎屏息,目光緊緊盯著兒子韓東的一雙眼眸。

「爸,我恐怕……」

韓東正待搖頭開口,可他看到了媽媽陳淑的殷切目光,看到了爸爸韓聞志的緊張臉龐、激動的眼眸滿是紅血絲、以及顯眼至極的數根白色鬢髮。

「我。」

「我儘力。」

韓東捧著瓷碗,咬了咬牙,一字一頓道。

「好!好!」韓聞志搓著手掌,連忙道:「這段日子,爸爭取拿出時間在家,讓你安心學習。超市掙得再多,也不如兒子考得好。」

「行了。」

陳淑拉住韓聞志的手臂:「你別那麼激動,緩緩情緒,不然今晚肯定得失眠……小東,你回去學習,我們不打擾你。」

韓聞志補充道:「對對,學習最重要,不能耽誤你的時間。」

「好。」

韓東低聲道。

他轉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反鎖卧室木門,緩步走到窗戶前,望著窗外略顯昏黃的街道,心潮激蕩,一時無言。

初練武術,以七品作為目標。

因為他必須考入大學,給爸媽一個答卷,不辜負這麼多年的辛勤培育與信任。

在灰白氣流與陽極樁的配合之下,他飛速達到七品,並以五品作為目標,考入重本。而自己即將達到這一目標,忐忑的內心,也稍微鬆懈了一點。

但這一刻,爸爸韓聞志的緊張激動,媽媽陳淑的無言殷切,彷彿沉甸甸的巨石,壓在心頭。

這是生為人子的責任、承擔。

他心甘情願地承載,願意為之竭盡全力,拼上一拼。

「學府。」

「三品。」

韓東默念一聲,雙臂向兩側舒展,緊跟著組成簡易手印,發出一陣輕微的骨骼脆響練習陽極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