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二十九章 不知道的人

第二十九章 不知道的人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448

這一幕,彷彿網上的武術表演。

如此的乾脆利落,如此的強勢霸道,讓李紫薇看的呆了一呆,心扉劇烈發顫,美貌臉蛋滿溢錯愕神情。

「韓,韓東?」

「他怎麼這麼強?好似拳腳能夠生風!」

李紫薇不由自主地拽緊書包背帶,頗感震撼茫然。

「錢哥?」

高揚更是目瞪口呆,雙腿發軟,注視著令他心生驚恐的一幕。

啪嗒。

啪嗒。

黑暗夜幕下、昏黃街道上,背著書包的韓東,一步步走向高揚,仿似碾壓一切的洪流。

而癱倒在地的錢興,腦袋還有些發懵,沒能反應過來。

「高揚。」

韓東面帶失望,淡淡道:「這就是你找的幫手,趁我今天值日,想要報復我?弱,太弱。」

什麼?

幫手?報復?

渾身癱軟的錢興,猛地搖晃兩下腦袋,強忍腦海嗡鳴,勉強抬起目光,盯著韓東:「高揚讓我幫他報復一個男生……就是眼前這位?」

誤會!

真是天大的誤會!

錢興咬了咬牙,欲哭無淚,搖頭嘀咕了一聲:「我只想認識一下美女。」

啪嗒。

韓東站在高揚面前,凝視著高揚的變幻臉色,臉色一冷,驟然抓著高揚的腦袋,撞向旁邊綠化樹木嘭!

他懶得開口,也不給高揚辯解求饒撂狠話的機會。

嘭!嘭!嘭!嘭!嘭!

韓東左掌猶如鐵鉗般,死死抓著高揚的紋理長發,向碗口粗的樹木砸了整整五次,砸的沉悶聲響回蕩街道,砸的錢興心中發寒,砸的李紫薇瞪圓了美眸。

「有,有些似曾相識。」

李紫薇不由自主地蹙眉,怔怔望著鎮定淡漠的韓東。

她緊咬貝齒。

在某些時刻,武力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式。譬如眼前,她堅持認為乃是歧途歪路的武術,湛耀光芒,照的她睜不開眼睛。

嘭嘭嘭!

韓東左掌堅固如若鋼鐵,繼續按著高揚的腦袋,砸向樹木,連綿不絕地砸了數十次,方才止住粗暴舉止。

「高揚同學。」

韓東輕聲道:「別再惹我。我脾氣很差……明白了嗎。」

呼哧。

呼哧。

高揚靠著樹木,只覺得虛弱無比,僅能勉強站立,腦袋如同一團漿糊,混亂不堪,難以理清思緒。

其實。

他剛剛開口請求錢興、幫助自己報復韓東,計劃還沒實行,恰好就碰到了韓東!這哪裡是什麼命里有時終須有,簡直是……命里無時莫強求!

啪嗒!

韓東目光瀰漫寒意,上前一步,抓著高揚腦袋,按在樹上,一字一頓地輕聲道:「別再惹我,明白了嗎?」

「恩……恩恩。」

高揚的左臉貼在粗糙樹皮上,感覺著臉頰擠壓,也感到了一股不可抑制的寒冷。

呼哧。

呼哧。

高揚劇烈喘息著,腦門滲紅,但卻沒有流血。

顯然這是韓東控制了自己力道,否則正常情況下、腦袋與樹木碰撞數十下,恐怕高揚早已頭破血流。

靜。

死一般的寂靜。

……

「別動!」

「你們站我後面,別出聲!」

錢興眯著眼睛,悄悄咽了口唾沫,似乎想到了什麼恐怖的猜測,導致他根本生不出報復的念想,更是阻止了另外兩個青年的怒火。

……

「武術。」

「這就是武術的作用,主宰自由。」

李紫薇抿著粉唇,美眸流露出了茫然色彩,一縷秀髮飄落,隱約遮擋住了她的左眸,可卻怎麼也擋不住韓東的狂暴氣勢。

……

韓東凝視著高揚,一言不發。

攜著橫掃錢興等人的威勢,瀰漫鎮壓全場的冷漠,更渲染無悲無喜的淡然。

而韓東的舉止,令高揚心神劇顫,仿似肝膽俱裂一樣,根本不敢抬頭直視韓東,只能盯著昏黃路面,不敢出聲。

一秒。

兩秒。

也許過了一會兒,也可能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韓東鬆開左掌,冷冷瞥了眼高揚,環視全場,隨後與李紫薇點頭示意,並肩離開。

昏黃燈光之下。

韓東與李紫薇漸行漸遠,很快就消失在下一個路口,只剩下沉默無言的高揚、錢興,以及另外兩個青年。

「咳。」

錢興輕咳一聲,盯著高揚:「小高。我記得……你之前似乎曾經提過這韓東只是普通學生,轉成武術生不到一個月。」

高揚默默點頭。

錢興咬了咬牙:「你能確定?」

高揚嘆了口氣,澀聲道:「千真萬確。」

嘶!

錢興渾身打了個激靈,內心震撼。

要麼是這位韓東同學,之前便已練習過武術,並且有深厚無比的根基。要麼就是恐怖卓絕的武術資質。

前者倒還好,後者便太可怕。

一個月的時間,由初習武術達到中三品境地?不可思議!

「小高。」

「這事兒……我錢興無能為力。那韓東,你最好別再招惹,這是我對你的忠告。」

錢興沉聲道了一句,轉身便走。

另外兩個青年急忙跟上去,怎麼也不甘心:「錢哥,咱們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被打了一頓?咱們只是要一下電話號碼,並沒做什麼出格的舉動啊?」

啪嗒。

錢興腳步一頓,嘆氣道:「誰讓我們與高揚蹲在一起,估計是讓韓東同學產生了誤會。」

其中一個青年,聲調拔高:「錢哥,咱們就這麼算了?」

錢興回頭,盯著他們。

昏黃燈光照著錢興的側臉,顯得有些陰翳:「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