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二十六章 尋找(下)

第二十六章 尋找(下)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4178

蘇河博物館、最後一個展廳區域。

在長須老者的雕塑內部,韓東清晰感知到一絲流竄不息、飄忽莫測的灰白氣流。

「一絲!」

韓東面露喜色:「一絲灰白氣流!」這可謂是柳暗花明、烏雲盡散、晴朗破曉的驚喜。

彷彿天降幸運,砸的韓東有些發暈。

狂喜!激動!

他已經準備失望離開,竟然在這最後區域收穫到了灰白氣流!

「估計這些雕塑也有百年歷史,但雕塑堅固,不易破壞,所以才擱置而出,不需玻璃護罩。」韓東暗暗激動,掃了一圈。

倒也有數座雕塑,有著玻璃護照。

可絕大多數雕塑,盡皆可以碰觸。

他勉強克制住了內心的激蕩情緒,隨意看了一圈……剛剛排在他前面的那對情侶,正拍著照。

「好了嗎?」

「稍微調整下,你的手臂再抬一點點。」那男生仔細看著自己的女朋友,示意她調整姿勢,然後才開始拍照。

咔嚓!

快門聲音,清脆傳出。

韓東也緩緩平復情緒,輕步走雕塑館內。為了顯得自然,他時而觸摸一下雕塑,時而打開手機自拍一張。

根本沒誰能想到。

這位臉龐清秀的少年,看似遊覽博物館,實則是吸扯雕塑內的神秘力量,融入體內,全方位增強身體素質!

……

第一絲……第三絲……第五絲……第七絲!

直到最後,韓東心滿意足地捧著手機,嘴角勾勒喜悅,乾脆利落地離開雕塑館,恰是偶逢喜事精神爽。

其實。

他剛剛已經打算前往下一目的地,繼續尋找灰白氣流。

可在最後區域,韓東收穫到了整整七絲灰白氣流,清晰感覺到體內的嶄新氣力,正源源不絕的產生,讓他充滿力量,讓他欣喜洋溢。

……

雕塑館內。

那女生牽著男朋友的右手,捂嘴低笑道:「剛剛那男生真可憐,自己一個人摸來摸去,獨自自拍,竟然還那麼開心?」

「是啊,單身也能這麼快樂,真是沒心沒肺。」

「哈哈哈!」那女生抑制不住歡樂笑聲,急忙拉著男朋友前往另外一個雕塑,連道:「他剛剛在這自拍,笑的心滿意足,我們也在這拍一張……合影!」

「好!」

這對情侶嬉笑打鬧,過了一會兒才離開雕塑館。

……

蘇河博物館的街道上。

韓東面帶喜色,壓抑著身體內部的劇烈增漲。

他四周觀察了一番,急忙走到偏僻幽靜處,然後抖擻精神,開始練習陽極樁。

短時間吸扯七絲灰白氣流,再配合陽極樁的淬鍊,必能減少對身體的壓力,也能讓站樁效果更好,促進身體素質的穩妥增漲。

實際上。

若無陽極樁的輔助,韓東融入灰白氣流也不可能這麼快。畢竟任何增漲都有上限。

咯咯。

咯嗒。

一連串的骨骼脆響音,自體內傳出。

彷彿清脆的金屬碰撞之音,正是骨骼鍛煉的現象之一。

「體內力量在增漲,心臟更加有力!而且氣血流動也愈演愈烈,彷彿沸騰了的白開水。」

「照這麼下去,五品的武術品級,近在咫尺!」

韓東繼續站樁。

有一些過往行人,皆是好奇地觀望了一番,但韓東不以為意。在尋找灰白氣流的過程中,他也偶爾練習陽極樁,不願浪費一絲一毫的站樁時間。

瘋狂堅毅,不止是說說而已。

而這,也造成了韓東練習陽極樁的時間,幾乎達到了正常武術生的五倍!

雖然韓東也有習武天賦,但再怎麼資質絕倫,由一竅不通到六品的武術品級,至少也得三個月以上。可韓東僅僅用了半月有餘。

原因有二。

其一便是灰白氣流的輔助,也是主要原因。

其二則是高頻練習樁功,且陽極樁乃是非常高深的樁功,間接增強了韓東的承載上限,也讓體內力量圓融穩定,得以穩妥提升。

二者缺一不可。

……

咯咯。

咯吱。

骨骼脆響聲音,不斷傳出。

韓東體內的氣血,仿若奔騰不息的溪流,劇烈運轉,甚至令臉龐、皮膚有些泛紅。

約有二十分鐘後,體內增漲的氣力、氣血、以及筋脈、骨骼、皮膚血肉等等,終於恢復平靜……憑藉灰白氣流的奇效,再輔以陽極樁的配合,骨骼鍛煉進度暴漲了一大截。

「距離五品不遠了。」

韓東握了握左拳,臉上浮出微笑。

他沉吟了一番,掏出褲兜裏手機,看了眼時間,距離下午一點還有二十分鐘:「反正與老媽彙報過了,一整天都要沉迷學習。」

「乾脆也不回家。」

「趁著白天時分,前往之前的樓房廢墟,再看上一看。以那炸開空氣的力量,若是相互激戰,必有不少遺留痕迹。」

他並非試圖通過蛛絲馬跡,尋找那兩位高深習武者,而是想要近距離感受一下武術力量,再次增強信念,提醒自己不可鬆懈。

況且。

那夜的打鬥聲音,他躲聽得清清楚楚——「我要殺的人,你攔不住!」

單單回想,便有一股撲面而來的殺氣。

即使他僥倖找到了兩位神秘男子的其中一個,也難以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萬一真是殺人狂魔,恐怕一個照面他就得斃命。

……

廢墟區域。

道路右側,是一汪靜謐小湖,懶洋洋的春日陽光灑照湖面,偶爾有微風吹拂,頗有些風和日麗之感。還有數只飛來飛去的鳥兒,徘徊在湖面樹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