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二十三章 /愉快

第二十三章 /愉快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458

二樓走廊內。

「呼哧!」

宗凱軒劇烈喘息了數口氣,直到韓東背影徹底消失後,才終於鼓足勇氣,撐著冰涼牆壁,一點點站了起來。

「兇徒!」

「這是一個兇徒!」

他緊咬牙關,顫顫巍巍地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點進貼吧,發出了求助帖子競爭者是兇徒,該怎麼辦?在線等,很急!

轉瞬間,帖子發布。

宗凱軒有些慶幸……他辦了貼吧會員,帖子可以設置為醒目的鮮紅顏色,想必稍等一會兒,就有回復。

啪嗒。

啪嗒。

他拖著顫顫抖抖身軀,一點點走進衛生間,打開水龍頭,看著嘩嘩直流而下的水流,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唉。」

宗凱軒深吸了口氣,雙掌擱在水龍頭下面,任由水流的衝擊力打擊著自己的手掌心。

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他鎮定。

過了一會兒。

他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顧不得上的水,解鎖屏幕,心驚肉跳地翻著自己的帖子。

回復如下,共計三條:

真的假的,樓主這麼悲慘?

瘋了?面對一個兇徒,你還想要競爭?真是不要命了。

樓上說錯了……樓主顯然已經開啟了競爭狀態,極有可能引起兇徒的注意,恐怕他已經在劫難逃。

這,這麼嚴重?

宗凱軒眼珠子瞪得滾圓,倒吸了口氣,右手拿著手機,左手依然擱在水龍頭之下,感受著水流的寒冷,彷彿置身冰天雪地內。

其實他忽略了一點。

對他自己而言,韓東是一個兇徒。可對其他人而言,兇徒是指兇惡的暴徒。

兩者不可同日而語,這也造成了這些危言聳聽的回復。

「咕咚。」

宗凱軒勉強咽了口唾沫,打消了那些念想。

而下一刻。

手機猛然一顫,屏幕上多出了一條醒目無比的回復:樓主抓緊逃命!生命只有一次,千萬珍稀!

啪嗒。

宗凱軒嚇得頭皮一炸,寒意貫體,右手一顫,手機掉落水槽。

嘩啦啦。

水龍頭仍然流著冷水,澆濕了手機屏幕,同時也澆滅了宗凱軒的一切想法。

「呼哧!」

「呼哧!」

宗凱軒捧著涼水洗了數遍臉龐,最後才離開衛生間,回到十二班的教室內。

……

本有些喧嘩的教室,伴隨著宗凱軒回來,瞬間安靜無比。

所有學生都在偷瞄著宗凱軒,當看到宗凱軒滿臉水漬,心裡登時咯噔一下,明白宗凱軒應該是洗了一把臉……可宗凱軒為什麼洗臉?他與那位外班男生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無論發生了什麼,看宗凱軒這幅模樣,恐怕都不是勝者。

然而。

幸虧宗凱軒洗了數次臉龐,否則讓全班同學看到他的哭泣醜態,怕是心理根本承受不住,自尊心也要崩塌。

「那外班男生……給我留了面子。」

宗凱軒默默走回座位,不敢看張朦,也不敢看自己同桌的滿臉不服氣,怔怔地坐在椅子上。

他那圓寸髮型的同桌,捏著雙拳,不甘心地問道:「他是誰?」

宗凱軒苦澀一笑:「他是高三七班的韓東。不過……我們還是別再招惹他。」

圓寸男生吭哧吭哧兩聲,暗暗憋憤:「就這麼饒過他?你給項南他們發個簡訊,怎麼可以不了了之。」

「好。」

宗凱軒心有忐忑地點了點頭。

他拿出手機,編輯簡訊,發給項南:南哥,剛剛有個外班男生來咱們班,警告了我與我同桌……他是七班的韓東。

叮。

簡訊發送成功。

圓寸男生眯著眼睛,嘴角噙著冷笑:「且等著,南哥絕對會讓這韓東付出代價!」

宗凱軒沉默不語,靜靜坐著。

哪怕項南真的願意幫助他,他也不太敢直面韓東……剛剛的絕望感讓他心膽欲裂,實在不想再招惹韓東。

過了一會兒。

叮。

屏幕亮了兩次,有新簡訊回復。

圓寸男生眼睛都在冒光,咬牙切齒道:「看看南哥怎麼回的,他可是武術生,絕不會輕易饒過那韓東。」

「唉。」

宗凱軒嘆了口氣,打開簡訊界面。

屏幕上的項南簡訊,赫然顯示:韓東警告你什麼?你怎麼惹上了韓東?他也是武術生,性格很好,我還挺佩服他的……恩,我幫你調解一下,最好別與他發生矛盾。

嘶!

圓寸男生瞪圓了眼睛,眼皮微微一顫。

咕咚!

宗凱軒勉強咽了口唾沫,不知為何,鬆了口氣,心裡沉甸甸的感覺也豁然消散。

……

十二班的教室、另一側。

那秀髮披肩的女生,臉頰泛著酡紅,與同桌低語:「我一定要找到那男生,認識一下。」

「嗨,你就別亂想了。」她那同桌搖頭道:「你難道沒聽到那男生剛剛的話?他是為了幫張朦才來的。」

秀髮女生不甘心地嘀咕道:「那能怎麼樣?論長相,我與張朦不相上下,再說我還是藝術生,注意打扮,張朦能跟我比嗎?」

那同桌嘆了口氣:「可張朦學習很好。」

秀髮女生一怔,抿著下唇,瞥了兩眼張朦,暗暗咬牙:「她張朦憑什麼?哼……不就是學習好了點,長相好了點嘛。」

她羨慕,也嫉妒。

這是發自內心的艷羨。

高中時代尚且是青春年華,誰沒憧憬過自己能遇到一位蓋世英雄,在自己身陷囹圄困難之時,強勢來到身邊,披荊斬棘,打碎一切。

但凡是女生,基本都有類似遐想。

可這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