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二十二章 我很講道理

第二十二章 我很講道理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947

高三教學樓、二樓十二班門外。

一股壓抑靜謐的氛圍,籠罩在走廊之內。偶爾能聽到其他班級的喧鬧聲音,可十二班之內卻安靜無比,誰也沒心思閑聊。

走廊之間。

韓東穿著藍白校服,凝視著強裝鎮定的宗凱軒,淡淡道:「張朦是我的朋友,明白了嗎?」

宗凱軒一怔。

剛剛韓東強勢打趴他的同桌之時,他倒是隱約聽到韓東的言語,可當時場面太震撼,讓他心情亂糟糟,根本沒心情琢磨。

眼下。

宗凱軒立即明白了韓東的來意。

驀然間,他心生憤怒,也有了一些毫無來由的底氣。貼吧里那些戀愛精英們曾百般強調,遇到挫折必須迎難直上,不能退縮。

況且根據精英語錄——

一位優秀的女生,定有無數追求者,這無可厚非。而在面對這些追求者之時,不可畏懼,不能露怯,更不能俯首認輸!

因為這些皆是競爭者!

也許是金錢優勢、或是地位優勢、更或者是相貌身高的優勢,可這些全都阻擋不了一顆真心,只要堅韌不息,早晚可以成功!

「呵。」

宗凱軒冷笑一聲,昂著腦袋:「你也喜歡張朦?麻煩你先弄清楚一點,喜歡是自由的,誰也限制不了!你憑什麼阻礙我的追求?」

韓東搖搖頭:「我不管這些,但你欺負張朦就是不行。」

宗凱軒擰著脖子,冷冷道:「我那是在追求,你以為你是誰?老師也管不了這些!」

說著。

宗凱軒嗤笑兩聲,心中底氣更足。

剛剛被韓東震懾住了,他倒是差點忘了,自己可還有著兩位武術生好友!況且其他班級也認識一些朋友,豈能被這麼輕易嚇倒?

「另外。」

「我可認識項南他們。」宗凱軒沉聲道,似是擔心韓東不認識,最後補充了一句:「項南他們可都是武術生,懂嗎?」

韓東皺眉道:「你那不是追求,是肆無忌憚的欺辱。」

恩?

他皺眉?他也知道害怕?

是了!武術生頗有威懾力,哪怕眼前這外班男生,肯定也不敢隨意招惹武術生。

想到這裡,宗凱軒心裡一松。

壓抑心情登時緩解,如同雨過天晴,內心對韓東的懼怕瞬間降低了不少。

「喂。」

「是不是追求,你說了可不算。」宗凱軒抱著雙臂,輕輕靠在走廊牆壁上,瞧著韓東:「你這麼猖狂,到我們十二班耍威風?你最好趕緊離開,否則項南他們饒不了你。」

言罷。

他嘴角勾勒一絲冷笑,心有自豪驕傲,徑直轉身。

區區一個外班男生,竟然企圖阻止他的求愛之旅,這簡直不能容忍答應……況且他心有倚仗。

兩位武術生好友,頗有震懾力。

「哼。」

他欲要回到班級內,準備給項南發簡訊,請項南打聽一番這外班男生到底是誰……然後把眼前這擅自闖進十二班的外班男生,打的認錯告饒!

正當此時。

啪!

韓東左掌拍在宗凱軒肩膀上,遏制住了宗凱軒的離開步伐。

什麼?

還想做什麼?真以為我好欺負??

宗凱軒眼裡滿是寒意,激發出了自尊憤怒,面對一個企圖與他爭搶張朦的外班男生,他豈能退縮,他無所畏懼!

「你想怎麼樣?」

宗凱軒猛然回首。

可沒等他開口撂下狠話,韓東右臂向側方打出,似乎綳直了整條手臂的肌肉,隨後就如同啟動了的狂飆汽車,倏然加速,直截了當地掐住宗凱軒的脖頸!

蓬!

韓東掐著宗凱軒的脖頸,抵在走廊牆壁上,登時令宗凱軒的後背與牆壁發生碰撞,發出一聲悶沉響音!

「這是什麼力量?」

宗凱軒眼睛瞪得滾圓,當場窒息絕倫,嚇得心頭炸開,僅能勉強瞪著韓東。

在韓東面前,他根本無有絲毫抗衡之力。

「該死!」

宗凱軒的喉嚨擠出一道模糊不清的吼聲,下意識地抬起右腿,向韓東踹了過去,左臂也掄出一道弧線,打向韓東的腦門。

毫無章法可言。

在韓東眼裡,此乃破綻百出的無意義反抗。

「恩?」

他眸光一動。

左腳輕抬,緊跟著狠狠踏下,踏在宗凱軒的大腿上,踏的他下半身如遭雷擊,驟然生出酥麻感!

蓬!

韓東右臂一曲,以肘部打飛宗凱軒的左拳,令其左拳無力跌撞在牆壁上!

「你……」

宗凱軒瞪著眼睛,腦海空白。

韓東臉龐冷酷,左掌向下一抓……抓著宗凱軒的右手,按住宗凱軒的嘴,猶如水泥鋼筋壓住大地,不可撼動,不能掙扎!

不讓你吭聲,便吭不了聲!

「啊啊!」

宗凱軒無意識地吼叫,可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

他終於體驗到了自己同桌、圓寸男生的絕望感。

這是根本難以抗爭的蠻橫巨力,甚至他能感到心臟的凝固定格,腦袋裡似乎有一堆鑼鼓,同時炸響,炸的思維顫抖!

然而。

韓東只是靜靜盯著他。

宛若深藏叢林內的野獸,寒冷無情的注視,不帶任何憐憫。

一個企圖在教室里、公然欺辱女生的高中生,無論是什麼心思,不管是否在開玩笑,本就是不恥惡劣的行徑!

豈能因稚嫩青澀,便要寬恕惡行?

怎可因陌不相識,就得坐壁無睹?

更且遑論……宗凱軒欺負的女生乃是張朦!張朦的爸爸張羅宇,對自己有重恩!而且張朦也是自己重生以來首次認識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