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九章 關門

第九章 關門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3762

高三七班的教室內。

四十九位同學們,注視著這心生壓抑的一幕,但卻僅僅只能坐在座位上,目睹高揚的囂張跋扈。因為這是下午第三節課,武術生正在健體活動樓練習武術。

所以班級裡面,大約以高揚『為首稱雄』。

呼哧。

姜老師喘著粗氣。

咯吱。

臉龐淡漠的韓東,輕輕關上教室門,推了一下,確保教室門不留一絲縫隙。

隨即他轉過腦袋,眼眸冷淡如同靜湖,深邃悠遠。

啪嗒。

啪嗒。

教室之內,僅剩韓東的規律腳步聲,再無其他。

他一步步走向靠牆第四排,在經過第三排之時,隨手將俞校長簽字的申請書擱在桌子上,最終站在第四排課桌的側方。

安靜!無比安靜!

教室內的同學們,包括講台上的姜老師、乃至谷元亮、許楚冉盡皆錯愕地望著韓東,茫然無語……他們百思不得其解,韓東同學在做什麼?

已經關上了門,就老老實實坐回自己的位置!

難道韓東想要與高揚發生衝突?可假如韓東真的心生不滿,何必關上教室門?難道是想強撐一下面子?但高揚的身材非常健碩,相比之下,韓東顯得有些瘦弱。

……

「韓東,快回來坐下!」

谷元亮回頭看著韓東,心中暗暗急道。

……

「這位韓東同學,他想與高揚說些什麼?沒必要……」那臉蛋如同白玉的女生,微微蹙眉,瑧首微微揚起,卻僅能看到韓東異常平靜的清秀側臉。

……

許楚冉斜睨著韓東,心有嗤笑:「呵,想轉成武術生,就真以為自己是武術生?」

她擦拭著左手的指甲油,好似雕琢美麗。

……

這時——啪嚓!

高揚捏著手裡的碳素筆,幾乎捏碎筆筒!他歪著腦袋,嘴角翹出一絲兇狠,一字一頓道:「韓東,這給你能耐的。既然關了門,就回你自己座位上,在這兒看我?呵,想幹嘛?」

他嘴角噙著冷笑。

剎那間。

韓東臉色閃過一絲猙獰,重生以後的壓抑沉悶悲憤哀傷……彷彿找到了宣洩出口,頓時如若山洪爆發,浩蕩奔涌!

唰啦!

他一言不發,右掌掄起,既拍也抓,徑直抓住高揚的紋理長發,體內力量爆發——活生生按著高揚的腦袋、朝面前課桌,乾脆利落地猛砸!

蓬!

這一聲巨響,回蕩教室內!

蓬!!

第二聲悶響,響徹所有同學們的耳邊!

蓬!!!

第三聲重響,便如同震耳欲聾的霹靂雷霆,炸裂教室,令所有同學全數渾身發麻,一股似寒意似心悸似震駭的滋味,激蕩內心深處,瀰漫里里外外!

「嘶!」

谷元亮倒吸了口涼氣,差點靠歪了課桌!

「哇!」

那位臉蛋如玉、清麗脫俗的女生,凝固在回首觀望的優雅舉止之上……她美眸瞪得圓圓,暗暗低呼,粉唇微微張開。

「啊啊啊!」

許楚冉尖叫一聲,嚇得靠在牆壁上,美貌容顏滿是驚恐,曲線嬌軀也透出藍白校服隱約露出……她一雙手掌捂住嘴巴,其上閃爍嫩粉顏色的指甲油。

全班寂靜!

全班四十九位同學,已經盡數化作雕塑,僅能獃滯看著這一幕的發生,好似親眼目睹了一場災難,根本不能鎮定冷靜,頭皮皆在顫抖發麻。

甚至有些膽小的同學……嚇出了滿腦袋的涔涔冷汗。

「韓東!」

高揚憤怒欲絕,臉色漲得通紅,嗡的一聲,腦袋一炸,只覺得恨不得殺了身旁的韓東……若非韓東驀然出手,搶佔先機,他豈能被韓東按著狂砸桌子?

他想不到,誰也想不到,韓東竟敢這麼做!

「韓東!你他——」

高揚眼睛滿是仇恨血絲,右拳死死攥緊,自桌面上掄向韓東,更是欲要站起身……他高揚必須按著韓東暴打一頓,誰也攔不了,打的韓東哭爹喊娘,打的韓東崩潰痛哭!

這時。

韓東臉色冷酷,左掌向前一迎,輕鬆抓住高揚的右拳,緊跟著向牆壁上一甩,登時讓高揚的右臂無力跌飛……差點擦到許楚冉的美貌臉龐!

「啊!」

許楚冉捂著臉頰,嚇得一呆。

她的嬌軀後背貼著冰涼牆壁,而牆壁的寒意彷彿也滲透到了她的渾身上下。

唰啦!

韓東右掌再次既拍也抓,按著高揚的腦袋!

他的身體融入了共計八絲灰白氣流……韓東也不清楚自己算什麼武術品級,但參照網上資料,也許已是八品。他的力量,絕非高揚能夠抗衡。

「嗤!」

高揚吐了口唾沫,勉強扭過有些發懵的腦袋,惡狠狠盯著韓東,內心生出無與倫比的暴怒,左拳打出直拳,試圖打退韓東。

啪!

韓東左拳再迎,正面一鑿,打的高揚左臂直接癱軟,半點身子皆是一麻!

呼哧哧。

高揚喘著粗氣,盯著韓東的平靜臉龐,心中不由自主地一凜,但他畢竟威風太久,豈能就此認輸告饒?

況且全班同學盡皆看著這裡,他不可能撂下自己的『尊嚴』。

他低吼道:「我草,你他媽的找死啊!」

韓東一言不發,眼裡猙獰之態愈加劇烈,彷彿即將衝破阻礙!他右掌便如同鐵鉗,按著高揚繼續向下一砸……幾乎癱軟的高揚,僅能眼睜睜看著越來越近的淡黃桌面,最終眼前一黑。

蓬!蓬!蓬!

第二輪,依然狂猛三砸!

「咕咚。」

谷元亮早已屏住了呼吸,可這第二輪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