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四章 灰白氣流

第四章 灰白氣流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4264

高三七班、下午第一堂課。

「咕咚。」

韓東悄悄咽了口唾沫,桌上攤開語文課本。但他所有心思盡皆集中在自己的身體上,心生惴惴。

「那一絲灰白顏色的氣流,進入到了我的身體裡面?」

「蒼天在上,我才剛剛重生,該不會就此少年早逝?」

韓東暗暗抿嘴。

天可憐見!

灰白氣流究竟是什麼東西?

韓東右掌攥著黑色碳素筆,左手時而掐掐大腿,時而摸摸肚子,生怕自己忽然發生異變,成為怪物……亦或是當場暴斃。

「咦。」

「身體與以前一樣。」

韓東摩挲了好一會兒,暗暗頷首,心中鬆了口氣。他最擔心的就是灰白氣流對身體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唔。」

韓東眯著眼睛,思緒飛轉:「我重生以來,身上並未發生其他的奇怪現象。這絲灰白氣流,特定條件之下,才能出現。」

顯而易見,這枚銅幣便是所謂的特定條件。

啪嗒。

韓東拔出黑色碳素筆的筆帽,又輕輕扣上,敏銳思維開始迅速轉動著,思考目前狀況。

這一絲灰白氣流,乃是銅幣蘊涵的神秘東西。

他則是具有吸扯灰白氣流的玄奇能力。至於灰白氣流的作用,暫時不太清楚。

他只覺得自己似乎精神了一些,精力更為飽滿,體能體力達到最巔峰的狀態。

「可是。」

「這枚銅幣蘊涵一絲灰白氣流,是因為銅鐵物質?還是因為傳承百年,亦或其他原因?剛向谷元亮再次要來銅幣,其內不再有灰白氣流……且可以肯定,銅幣與之前相同。」

總而言之。

這絲灰白氣流,絕非銅幣內的物質,而是一股神秘能量,蘊含在銅幣內部的玄奇能量!

叮鈴鈴。

下課鈴聲驚醒了韓東,也讓他心裡迅速整理,梳理出了目前亟待搞清楚的兩點。

其一,其他類似的銅幣是否也蘊涵灰白氣流。

其二,灰白氣流的作用。

他卻並未察覺……講台上的語文老師,目帶責怪地瞥了眼他,隨後一句話也沒說,搖了搖頭,離開教室。

須知。

站在講台,可以輕鬆觀察整個教室。

這一節課,韓東全程都在神遊天外,根本沒有認真學習……語文老師看的清楚,但她念在韓東的成績比較優秀,也就不想當著同學們的面,呵斥韓東。

過了一會兒。

靠窗最後一排的武術生孫輝揉了揉腦袋,他剛剛睡著了,酒紅色的頭髮有些亂糟糟,但也懶得整理。他站了起來,喊道:「韓東,該走了啊。」

「我差點忘了。」

韓東急忙站了起來,示意谷元亮讓一讓……滿腦袋思緒全是灰色氣流以及銅幣,差點忘了下午還要去武術測試!

畢竟。

灰白氣流著實太玄幻,讓他有些心思混亂。

孫輝走到第三排旁邊,忍不住一樂:「我看你是學習學瘋了,這也能忘。」

周圍有些安靜。

所有同學,包括谷元亮……盡皆沒想到好好學生的韓東,竟然與孫輝這麼熟悉,似乎關係很好。

「幸虧你提醒我。」韓東笑道。

「嗨!你就說怎麼感謝我吧,說這些沒意義。學校後門新開了一家麻辣燙嘿嘿……」孫輝錘了錘韓東的肩膀,嘿嘿樂道。

韓東臉色微變,毫不留情的拒絕:「麻辣燙不行!」

雖然他是重生人士,節操什麼的……早已在大學裡面碎了一地,可他總歸是一個純潔的孩子,豈能接受麻辣燙這類羞恥交易?

頭可斷,血可流,麻辣燙不能吃!至少不能與孫輝吃!

孫輝可沒想那麼多,一把摟住韓東肩膀,走出教室:「拒絕無效,不行也得行!」

他與韓東並肩離開。

……

高三教學樓的對面、綠蔭操場的另一側——健體活動樓。

韓東與孫輝並肩同行,走進樓里。乍一進樓,即是寬闊的正廳,左側有著一扇半掩著的門,可以清晰聽到裡面武術生們說話的聲音。

「進去吧。」

孫輝低聲道:「這是我們高三武術生的練習時間,大約有七八十個武術生,其中也不乏學習成績好的。」

說著。

他們推門走了進去。

韓東跟在孫輝身側,打量了一眼門內的習武場地。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圓形擂台,顯然用於切磋武術。而在擂台周圍則是平整的水泥地面,似乎有些粗糙……約有數十位武術生,集結在擂台的另一側,與韓東他們隔著一座擂台。

「咳咳。」

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正背對著韓東,靠在擂台邊緣。

孫輝拍了拍韓東的肩膀,低聲道:「你先在這等著,我跟寧老講一下。」

「好。」

韓東道。

時值此刻,原本有些緊張忐忑的韓東,反而冷靜無比。先是歷經重生,然後碰到了灰白氣流,這是對心境的洗鍊。

咯吱。

韓東身旁的門忽然被推開,有兩三個武術生背著書包,相互低聲閑聊……他們瞥了眼韓東,很是眼生,也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番,然後才繞過擂台,走到聚集隊列里。

這時——「韓東!」

孫輝與白髮老者說了幾句話,隔著擂台,向韓東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

韓東心中一喜,急忙繞過擂台,走了過去。

……

擂台另側。

數十位武術生的目光,聚集在韓東身上,或是好奇瞧著,或是一副看熱鬧的神態……他們聽到了孫輝的請求,心裡免不了生出各式各樣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