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三章 傳承百年的銅幣

第三章 傳承百年的銅幣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4191

電腦的搜索頁面上:

第一條乃是『妖魔鬼怪』的百度百科。

第二條是『妖魔鬼怪』的百度圖片,然後便是一些神話釋義、詞語涵義,根本找不到半點與現實相關的痕迹。

「呵。」

韓東眼眸滿是驚悸,但鏗鏘決然,打碎恐懼:「半年後,一道幽影潛入家內,在小妹身上留下了青黑痕迹。即使家裡安裝了超清監控器,也僅能模糊辨認。」

韓東痛苦地閉上眼睛。

當初他們以為這是小偷、入室搶劫、或是精神不正常的瘋子,可直到四年半後的那一夜晚……鮮血淋漓的鬼怪沖入家內,兇殘詭異的妖魔闖進家內,爭奪妹妹小茜!

最終。

一位猩紅眼眸的幽影,彷彿神話傳說內的厲鬼,一口吞噬了在場的妖魔鬼怪,也吃掉了妹妹小茜。

直到那時,韓東才認清了這世界的陰暗恐怖。

雖然他鼓起勇氣擋在小茜面前,但那猩紅幽影僅僅嗤笑一聲,便令他當場暈厥,再無意識。而當時老爸老媽在外聚餐,破爛不堪的寂靜房間只剩下昏迷的韓東自己。

當他醒轉,一切已晚。

……

「哥哥!」

「哥哥我好怕!小茜好怕!哥哥救我!哥哥救小茜!」

那一聲聲扭曲的童音,至今仍殘留在記憶深處,埋藏在靈魂深處……讓他撕心裂肺,讓他差點崩潰,猶如鑿碎心靈的巨錘,沉甸甸壓在心頭。

他不是殺伐果斷的戰士,更非鎮定自若的天才,也有恐懼,也想瑟縮。

可他是茜茜唯一的哥哥,可他曾發下刻骨銘心的誓言……若能令時光倒流,哪怕死了,也絕不眼睜睜看著災難發生。一家團圓,比什麼都重要。

……

這一刻。

韓東緊握著滑鼠,忘卻了即將到來的高考——痛苦折磨著心靈,也磨礪著他的意志!

再怎麼可怕恐怖,在一家團圓面前,也不值得畏懼。

「茜茜,我的妹妹。無論你有什麼特殊,你是我唯一的妹妹。」韓東的右掌攥緊滑鼠,微微顫抖,令滑鼠發出咔咔的聲音。

我發誓。

這一世,窮盡此身性命,拼盡一切所有,亦要護住小茜,護住我的家。然後——殺了你們!殺光你們這些妖魔鬼怪!!!

呼哧。

呼哧哧。

韓東的眼眶泛紅,激動心潮激蕩心間!

「關機。」

韓東咬緊牙關,關掉電腦。

睡覺!養精蓄銳,明天參加武術生測驗!

他也沒心思整理書桌,徑直走到房門口,關掉卧室燈,一把鑽進熟悉且陌生的被窩裡,進入睡眠狀態。

……

第二日、也是周五。

韓東早早地背著書包,來到了高三七班的教室,眼睛掃視一圈就是一怔。

教室內有四五位同學已經到了,正翻看著筆記課本,靜悄悄的。而教室靠窗最後一排,坐著一位身材壯碩的高個子男生,頭髮染成了酒紅色,正低頭玩著手機。

武術生、孫輝!

韓東心裡一動,登時記起了孫輝的名字。

當初的高三時代,武術生基本都很風光,不必按時按點上課,也不用每天完成作業,備受普通學生的羨慕。況且武術生身材很好,再加上練習武術,給他們增添了一抹與學生迥然不同的氣質。

毫不誇張的說,很多女生都願意跟武術生做朋友。

包括談戀愛。

但對大多數學生而言……他們羨慕歸羨慕,內心總歸瞧不上武術生這條捷徑道路。畢竟高中時代,成績才最重要,練習武術再怎麼厲害,將來能有什麼意義。

教室內靜悄悄的。

啪嗒。

韓東背著書包,也沒有撂在座位上,轉而沿著課桌之間的通道,走到最後一排,看向低頭玩手機的孫輝,輕聲道:「孫輝同學你好,我是韓東。」

「恩?」

正低頭玩手機的孫輝,錯愕地抬起腦袋。

顯然很意外。

武術生與普通學生之間,真的存在一條涇渭分明的鴻溝,彷彿人生道路的分歧。即使有少數同學願意與武術生做朋友,礙於武術生的健碩身材,也有些忐忑。

「你好!」

孫輝將手機放在桌子上,有些好奇。

韓東眼睛清澈無比,帶著真摯,輕聲道:「不好意思打擾了,想請你幫個忙,就是關於武術測試的事兒。」

低聲闡述。

娓娓道來。

韓東將自己的渴望與堅定,以及真摯的請求,通過言語全數表述了出來,這也令孫輝有些詫異。

真的。

他從未見過如此鎮定從容、而且言語誠摯的男生,且韓東言語間,明顯把他當成一個正常的班級同學,沒有忐忑懼怕,也沒有歧視隔閡,彷彿是在與正常同學進行溝通。

驀然之間。

孫輝內心生出一股奇妙的滋味。

他雖然是武術生,與許多女生關係不錯,但也希望能擁有一個好基友啊!

「武術測試?」

他長出了一口氣,拍了拍韓東的肩膀,悄聲道:「韓東,這忙我幫了。我們先出去,跟你好好講講測試流程。」

韓東自己都想不到,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真的?」

孫輝嘿然一樂,撓了撓酒紅顏色的短髮,道:「武術測試而已。雖然寧老脾氣不太好,但測試一下也沒關係。」

「恩。」

韓東沉沉點了點頭,面露喜色。

孫輝摟著韓東的肩膀,催促道:「咱們出去細說,別在教室里,免得耽誤大家學習。」

說著。

他與韓東走出教室,走到教學樓外側的偏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