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一章 什麼關係

第一章 什麼關係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7-12-16 15:49  字數:5029

江南省蘇河市,華國二十一省份內的地級市。

蘇河市內、市實驗高級中學。

此時正值春暖花開之時,陽光明媚,灑照和熙的溫暖,但剛剛結束的一場瀝瀝春雨,也令空氣帶著一絲絲涼意。

四棟紅白相間的教學樓,莊重且靜謐,坐落校園內。每棟教學樓約有四五層的樣子。在其中第三棟教學樓的三樓中間部分——

一場武術理論課,正慷慨激昂地進行。

咚咚!

一位穿著深黑毛衣、鬢髮微白的男老師,約有五十歲的年紀,左手用力敲著滿是板書的黑板,提醒道:「同學們注意了啊!這是重點!這些知識點都是分!分啊!必得分,知道嗎?」

咚!

男老師左掌拍在黑板上:「我也理解同學們很累,距離高考還有九十九天。但武術理論課與其他學科不同,只要背一背,分數就能唰唰漲!」

「數學能行嗎?不行,數學還得算!」

「語文也不行,需要你們理解融匯!」

「地理歷史政治之類的更考驗靈活!」

「但武術理論知識什麼也不要,死記硬背,就能拿分!還有比這更容易的事兒?你們仔細想想,還有什麼學科比武術理論更簡單——」男老師言之鑿鑿地拍了拍講台:「沒有!」

咚咚!

男老師扶了扶黑框眼睛,敲擊黑板:「給你們十分鐘時間,等會我點名提問!」

說罷。

他最後補充了一句:「武術理論,在高考分數裡面佔三十分。這部分的分數,必須得到,一分也不能落下!」

男老師喘息了一口氣,也不顧紛飛的粉筆灰,略有疲憊地拄著講台檯面,目光有一些勞累與殷切盼望,望向窗外。

高三了。

此時不衝刺,更待何時?

……

講台下的寬敞教室,共有八列桌椅,兩列相併,齊齊整整地坐著五十餘位學生。

靠窗的第三排里側。

一位穿著藍白校服的普通男生,臉龐透露著謹慎,目光落在右前方的黑板板書上,很是認真。但他劇烈收縮的瞳孔,卻流露出一股倉惶忐忑的心緒。

「我?」

「我韓東重生了?這是在上武術理論課……講台上的是負責講解武術理論的老師,似乎姓姜?」

韓東暗暗問著自己。

咕咚。

韓東試圖吞咽唾沫,但嘴裡卻乾澀異常……極其緊張的情緒,造成了口乾舌燥。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緊張。

也不清楚是否真是重生。

噗通!噗通!

韓東悄悄瞥了眼教室內的同學們,甚至能清晰感覺到心臟的急劇跳動聲音……心裡一團亂麻。

好似有嗡嗡作響的喧囂鑼鼓,振顫不息。

「這是五年前?」

「武術理論課?」

韓東一遍遍地捫心自問,直到腦袋發麻、軀體有些僵滯麻木……才終於驚醒,勉強恢復了正常思考。

他獃獃坐著。

一直坐了七八分鐘。

這是悄無聲息的重生,也是倏然發生的奇蹟。

韓東沒有起身質疑,他只是獃獃坐著,直到徹底理清了這一奇妙的事實。

他真的重生了,回到了五年前。

「嘿。」

韓東抿了抿乾澀的嘴唇,望著黑板上的整齊板書。

他是市實驗中學高三七班的韓東,家境勉強步入中產,生活滋潤且體面。家裡有車有房,不缺吃穿但也算不上富裕……是的,他大概就是華國普通公民之一。

但普通人有什麼不好的?

他過的很好!

家裡的車,是好車。家裡的房,也有將近二百平米的寬敞面積。不需擔心什麼政治新聞,不用考慮什麼人生哲理,生活規律,他本以為這一生必當幸福。

可惜。

那一夜,災難倏然降臨!瓦解破碎席捲!

這平淡而幸福的美好生活,在那等詭異可怕的東西面前,便是脆弱不堪的宣紙,一扯就碎,一碰就塌,瓦解的一塌糊塗!

他的幸福家庭化作殘垣斷壁!妹妹小茜生死不明,老爸拾起戒掉的煙,老媽以淚洗面……一家四口,本就應該一個也不能少,若是少了一個,就是遺憾痛苦。

咔。

韓東右掌顫顫巍巍地握著黑色碳素筆,目光迷茫,彷彿正在徘徊在一個十字路口……左右皆蒼茫,前後盡黑暗。

那麼。

即使重生了,能有什麼改變?能有什麼意義?這不是悲觀,而是對認知之外、神秘詭異的無力感。

好比一個普通小學生遇到高等數學題目,僅能發獃。

他沒有攥緊黑筆,咆哮不甘。

也並未緊咬牙關,宣洩仇恨。

因為再怎麼沸騰的情緒,在那些詭異可怕的東西面前,盡皆如同夢幻泡影,一戳即破。

正當此時——嗤嗤!

十分鐘已到,有些上了年紀的姜老師回首拿起黑板擦,唰唰擦著黑板,擦拭掉了整齊的板書。

咚咚!

他拍了拍講台,清了清嗓子:「同學們記得怎麼樣了?我不會耽誤你們其他學科的時間。而且武術理論也比較好記,只需要你上課認真背誦就行。」

「恩。」

他眉頭緊皺,抬起手指……指向靠窗方向的第三排:「谷元亮你在低頭看什麼?起來回答問題!」

頓時。

班級里的五十多束目光,如同照明燈一樣,全都集結在了谷元亮的身上。

剛剛重生而歸、穿著藍白校服、目光略顯迷茫的韓東,瞥了一眼旁邊的谷元亮。谷元亮正是韓東的同桌,他同樣穿著藍白相間的校服,但卻鬆鬆垮垮的,顯然身材有些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