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三國小霸王 >第1750章 火上澆油

第1750章 火上澆油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更新時間:昨日14:14更新  字數:2882

聽得「可畏」二字,劉備心裡一緊,隨即又苦笑道:「君侯言重了,我哪有什麼舉一反三的本事,只不過愚者千慮,偶有一得罷了。想想之前做的那事,我自己都臉熱呢。我能有今日,都是拜君侯所賜,難得相遇,正當向君侯請教。」

「當真?」

「千真萬確。」劉備一臉誠懇。

孫策提起茶壺,為劉備、關羽添了一點茶。「既然玄德這麼客氣,那我也就饒舌幾句。萬一說錯了,你也別介意,就當是朋友之間閑聊,一笑置之。」

「豈敢,豈敢。」劉備謙虛了幾句,雖然心裡不以為然,卻還是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關羽撫著鬍鬚,眯著鳳眼,面無表情,顯然有些不耐煩。孫策看在眼裡,心中暗笑,這貨在幽州呆久了,在中原摔的那些跟頭恐怕也忘得差不多了,目中無人的本性又暴露了。既然如此,看我再給他燒一勺油。

「玄德,你知道我當初為什麼建議你回幽州?」

「幽州是我家鄉,風土人情比較熟悉,又有鄉黨支持,自然比人生地不熟的中原好些。」

「這些都是理由,但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孫策呷了一口茶,不緊不慢地說道:「幽州是邊州,與胡人相接。胡人貪婪殘忍,不知仁義,有利則服,無利則叛。那些讀書人慷國家之慨,結私人之恩,只顧眼前苟安,遺禍無窮。對這些胡人,僅僅施恩是不夠的,還要靠威服。你雖讀書不多,不為世家所接納,但武藝出眾,雲長、益德更是萬人敵,若能出塞擊敵,又豈是公孫伯珪一人可比?」

劉備眉頭微蹙,沉吟不語。關羽卻是鳳眼一睜,點頭道:「君侯,你接著說。」

孫策卻不著急,喝了兩口茶,故意吊了關羽一會兒,才接著說道:「玄德,你仔細想想,論家世,公孫伯珪是庶出子,他並沒有得到家族的太多支持,比你好不到哪兒去。論學問,你們是同門,他什麼底細,你應該一清二楚。論武藝,你也不比他差,再有雲長等人相助,超出他豈止一籌?為何你的成就不如他?」

劉備也有些疑惑。他固然一直對公孫瓚懷有敬畏之心,但仔細想想,其實公孫瓚並不比他強多少,有些方面甚至不如他。比如他有關羽、張飛等人,公孫瓚麾下都是樂緯台、樂何當那些廢物,可是公孫瓚的成就遠遠超過他,這著實令人費解。他長身而起,拱拱手,正色道:「請君侯指點。」

「因為你選了一條不適合自己的路。你一心養名,想擠進名士的圈子,被士林接受,卻不知道就算你再努力,再禮賢下士,你也不會成為名士,不會被他們接受。公孫伯珪對此就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不在乎名士,一心要憑自己掌中鐵矛建功立業,反而殺出一條血路,成為胡人避之不及,威鎮北疆的白馬將軍。」

孫策冷笑一聲:「孔文舉知道你劉玄德的名字又如何?他會舉薦你出仕嗎?」

劉備無言以對。他明白孫策說的意思了。他根本就努力錯了方向,棄長而用短,有著上好的武藝不用,卻一心想擠到世家圈子裡去。公孫瓚則不然,孫策也不這麼傻,他們就緊緊抓住武力,誰擋路就殺誰。世家就是欺軟怕硬,豫州是世家最集中的地方,孫策也就用了四五年時間就啃下來了,幽州世家的力量遠遠不及豫州,他卻遲遲沒有進展,原因就在於他沒有像公孫瓚、孫策那樣主動與世家決裂。

「寸有所長,尺有所短,用兵也好,執政也罷,都應該揚長避短。雲長武藝絕倫,你不讓他征戰沙場,卻讓他在這兒屯田,不覺得浪費嗎?袁譚取涿郡時,為什麼不讓雲長統兵截擊袁譚?漁陽突騎聞名天下,你為什麼到現在只有三千精騎,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公孫伯珪的舊部?因為你的手太軟,你總想著籠絡他們,卻不知道他們根本無法籠絡,你能給的那點恩惠,能和袁家假公濟私的恩惠相提並論嗎?」

孫策向後靠在憑几上,伸直了腿。「明明是能食虎豹的猛獸,你拿來當看門狗。明明是千里馬,你卻拿來耕地。玄德,你有多大的本錢,經得起這般揮霍?」

關羽慨然長嘆,心裡說不出的舒坦,一直以來憋在心裡的怨氣終於有了個發泄的機會。孫策這句話可真是說到他的心坎上了。屯田,屯田,他千里迢迢的跑到幽州來不是為了種地的,屯田是為了養兵,養兵是為了征戰,現在倒好,他就是屯田,上一次大戰還是在涿縣迎戰麹義,現在麹義都被孫策殺了,他還在屯田。

最讓他不爽的就是上一次,劉備不讓他上陣,眼睜睜地看著袁譚進駐涿郡,喪失了一個大好機會。

劉備很尷尬,卻又有些心動。「那依君侯之見,我當如何?」

「田是要屯的,但不能滿足於這點屯田。幽州耕地少,戶口少,你僅靠屯田是無法戰勝袁譚的。你要發揮你的優勢,去搶,去奪,去草原上搶胡人,搶他們的牲畜,搶他們的女人,讓他們亡族絕種。你要去搶袁譚,不僅要把袁譚趕出幽州,還要像公孫伯珪一樣深入冀州,將戰線推進到冀州境內,因食於敵。只有如此,你才能越打越強。」

孫策拍著大腿,感慨不已。「說句不讓你生氣的話,我最欽佩的就是雲長的忠義,最遺憾的也是雲長的忠義。如果他當初願意留在豫州,我現在說不定已經打到冀州了。想當初雲長出馬,一戰而取九江,何等快意。我為他鑄青龍偃月刀是讓他殺敵立功的,不是讓他種地的。早知如此,何不為他鑄一把鋤頭?」

關羽撫須輕嘆,雖然沒說什麼,眉宇間卻欣然自得,大有得遇知音之感。劉備忐忑不安。關羽本來就求戰心切,被孫策這麼一蠱惑,怕是沒人再攔得住他。再不讓他出戰,他說不定真要轉投孫策了。

「行了,我就說這麼多,聽不聽是你的事。」孫策轉身關羽。「雲長,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關羽拱手施禮。「君侯請說。」

「第一件事是你父親。你父親在襄陽,有公明照顧,生活無慮。但公明只能照顧他的起居,解不了他的心結。你儘快娶妻生子,讓關家有後,不要讓老人家等得太遠。他花甲已過,什麼時候走真是說不準的事,到了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時候再後悔可就遲了。」

想起老父,關羽心中酸楚,低了頭,鳳目微紅。「喏。」

「第二件事是胡人。你讀過書,知道夷夏之防,想必也知道我下過殺胡令,既然你不肯留在豫州,來了幽州,我希望你能成為李廣那樣的飛將,成為守護華夏衣冠的堅城。將來有機會,希望能和你一起橫行大漠,驅逐蠻胡。」

關羽心潮湧動,大聲說道:「敢不從命。」

劉備暗自苦笑,卻不好阻攔,只得跟著說道:「備雖不才,也希望有機會與君侯並肩作戰。」

孫策點點頭,沒搭劉備的茬。「最後一件事就是這涿郡。玄德是涿郡人,不好任涿郡太守,你是河東人,沒有這個顧慮。將來如果拿下冀州,冀州牧也是做得的。玄德這個計劃雖然粗疏,讓你出戰卻是個聰明的決定,希望你做好準備,萬一袁譚不識時務,你不要辜負了青龍偃月刀,不要辜負了你這一身武藝。」

關羽欠身施禮。「羽雖不敏,必不敢負君侯期望。」

孫策長身而起,甩了甩袖子。「甚好,我就說這麼多,就此別過。我還要去渤海,想辦法和袁譚見一面,順便看看渤海的形勢。」孫策看著劉備,意味深長的說道:「玄德,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

劉備心中一聲嘆息。他聽得懂孫策的言外之意,留給他的機會的確不多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扒≥↖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