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三個刑罰宮仙吏(第三更)

第七百八十一章 三個刑罰宮仙吏(第三更) (1/2)

小說名稱《修神外傳仙界篇》 作者:小段探花  更新時間:昨日16:29更新  字數:2478

「罷了,還是看看這個七靈焱吧!」玉牒蕭華伸伸懶腰,目光落向那個七色的燈花。這燈花也有些古怪,雖然完好無缺,但祭煉的口訣卻藏在燈焰之內,若沒有特殊的手法探察,根本不可能見到。玉牒蕭華有些偷巧,一眼就將內中口訣看穿。

待得一句句晦澀的祭煉之法掠過眼眸,玉牒蕭華苦笑道:「該死,貧道的運道果然到頭,此物雖然是凝魂鑄魄的極佳,但祭煉卻是要用精血,貧道本體沒有精血估計無法祭煉……」

玉牒蕭華並不死心,看過之後脫出空間,參悟半個時辰之後,用仙嬰特有的靈引之術祭煉,果不出所料,那七靈焱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蕭華無奈的將七靈焱收了,依舊參悟築靈秘術。

不提蕭華體悟秘術,單說司徒弘問過關於真仙神降的細節,然後隱身飛走,他的目的是聽天雪,怎麼可能在塵逍海久留?不過他也不敢太過匆忙,唯恐引起掌律宮的懷疑,所以他又在流碧澤附近逗留幾個元日就趁坐傳送仙陣準備離開塵逍海。

也就在他剛剛從一個傳送仙陣出來準備前往另外一個傳送仙陣時,腰間的一個傳訊晶符突然生出淡淡的暈光。

「哦?」司徒弘看了一眼笑道,「這孩子怎麼此時傳訊?」

隨即司徒弘從傳送仙陣出來,尋了個僻靜的所在將仙禁布下。

「什麼?」聽了司徒央的傳訊,司徒弘愣了,「韋晟在血汗漠布下仙禁?這麼說他……可能沒有去聽天雪,而……可能來了塵逍海?不錯,既然我刑罰宮能探察到真仙神降,那掌律宮自然也可以,韋晟是距離塵逍海最近的高階掌律使,派他來探察的可能性極大!至於那個天尊府的仙吏,應該就是因為真仙神降,這是他們探察的範圍。」

「嘿嘿……」想著,司徒弘抬頭看看天穹處碧波倒傾,笑道,「塵逍海幾時這般熱鬧啊!」

既然知道何瓊和司徒央要來,司徒弘自然不必再走,他放出衍念看看,尋了個所在放出傳訊晶符,自己盤膝坐下等候。

不過是兩個元日,何瓊和司徒央遠遠的飛來。

司徒弘長身而起,一拍仙禁,「嗚……」無聲雷霆驟起,數重閃電憑空而出化作一道巨大的漩渦落到他們頭前。

何瓊和司徒央大喜,飛落漩渦,那漩渦一卷兩人立時消失。

「見過司徒大人……」何瓊和司徒央在半空站定,看著司徒弘笑吟吟的神情急忙躬身施禮道。

「你等兩人辛苦了!」司徒弘將兩人扶起,說道,「你等的傳訊乃至種種所為,老夫都記在墨仙瞳內,待得迴轉刑罰宮老夫會據實上報。」

「都是大人安排妥當,我等苦勞算不得什麼!」何瓊急忙回答。

「大人……」司徒央有些心急,開門見山的問道,「您老可在塵逍海見到韋晟?」

司徒弘微皺眉頭,不悅的呵斥道:「何大人在此,哪裡有你說話的份兒?」

「是……」司徒央心裡一凜,急忙躬身道,「屬下知錯!」

隨即他猶自不忘也沖何瓊躬身道:「屬下魯莽,還請何大人諒解。」

「呵呵……」何瓊笑著擺手道,「你我一路行來,相互扶持,此等小節已經不必計較,司徒大人的意思是希望以後跟其他大人在一起時,莫要大意!」

「是,屬下知道了!」司徒央心悅誠服道。

「還有……」司徒弘淡淡的說道,「韋晟這個名字是你能叫的么?單是這個稱呼,韋晟就有理由將你擊殺!」

「是,屬下明白!」司徒央背心發寒,急忙回答道,「屬下應該稱呼韋大人。」

「說說……」司徒弘不再理會司徒央,而是轉而問何瓊道,「自賀蘭闕開始,你等一路上探察到了什麼?」

「好!」何瓊也不客氣,點頭道,「屬下先說,若有什麼疏忽的地方,還請司徒央補充。」

何瓊當然不會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完,她只說了六成,其它四成留給旁邊躍躍欲試的司徒央。

看著司徒央興奮的稟告,司徒弘微微嘆息,當然聽著兩人所經所歷,司徒弘也堅信自己的安排是正確的。

司徒央剛剛說完,「轟隆隆……」遠處天際上有雷霆聲響,一個隱約的金光從天穹之上顯露,開始朝著海天相接之處垂落!

「這……這又是什麼?」司徒弘大吃一驚了,他感到自己布下的仙禁已經開始顫抖了。

司徒弘不假思索,急忙催動仙力,「轟」的一聲仙禁四周光耀大作,而隨著光耀生出,「嗚嗚……」怪異的聲響如同巨獸嘶鳴,仙禁的光耀在聲響中被無形之風吹得搖曳!

「刷刷刷……」幾乎是同時,司徒弘、何瓊和司徒央三人的腰間,刑罰宮的腰佩同時閃動雷雲光澤。

「不屬於黃曾天的氣息?妖盟???」司徒弘臉色微變,看向司徒央和何瓊。

何瓊好似想到了什麼,急道:「大人,我……我想起來了,這……這似乎是塵逍海龍人族的龍人劫!」

「龍人劫??」司徒弘和司徒央皆是大楞,「什麼是龍人劫?」

「大人……」何瓊不及解釋道,「屬下也是查詢刑罰宮記載時偶爾所得,我等還是趕緊前往那處,這龍人劫持續時間極短,我等恰逢其時若是能探察出真相,也是大功一件啊!」

「好!」司徒弘急忙揮手將仙禁撤去,可是他不過是飛出萬丈,突然停將下來,笑道,「老夫覺得此時我等不宜前往!」

「怎麼了?大人……」司徒央急道,「這可是立功的大好時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