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 >第三百五十章 搶先動手

第三百五十章 搶先動手 (1/2)

小說名稱《修神外傳仙界篇》 作者:小段探花  更新時間:2018-04-04 03:10  字數:2697

「哈哈,原來如此!」蕭華放鬆了一絲警惕,因為在炫寵妖境時,燕飛曾說他跟墨傾國有仇,這時候他雖然沒提墨傾國,但他顯然是在墨傾國當過官吏,而且還在墨傾國失去了肉身,於是蕭華笑道,「燕仙友才是官場前輩,來,在下也敬燕仙友一杯,以後彼此多多扶植,大家共同發展!!」

「是,是……」燕飛高興,說道,「某家就是這個意思,張大人請!」

「又錯了不是?」

「是,是,是張仙友!」

第三杯放下,燕飛看看蕭華,嘆息道:「張仙友,其實,我挺嫉妒你的。」

「哦?為什麼?」蕭華有些不解了,他體內仙力無時無刻不在警戒,但凡有任何異變,他都會第一時間動手,而此時聽了燕飛的話,他更是心裡一驚,左手微抬。

「你知道么?我來宣一國都城,就是為了昭炎親王的病情,我本是做了充足的準備,甚至還為此付出很多,可我到了親王府前,那個英妃根本不給我見昭炎親王的機會啊!」

「哦,這樣啊!」蕭華明白了,心神稍松,笑道,「不瞞仙友,剛開始英妃也不讓我見,倒是有個巧合,才讓我進了親王府。可即便如此,英妃依舊不讓我給昭炎親王診病,只是先問我怎麼診治,我說完了,人家英妃毫不客氣的回絕,說我的辦法之前已經有人用過,根本不管用,差點兒把我逐出親王府,後來啊,還是巧合,有仙人幫親王診治,我不過是打個下手而已。所以在獎賞時,國主根本沒提我的名字……」

「唉!仙友真是好運氣!」燕飛在此嘆息,舉杯跟蕭華示意一下,一飲而盡,頗是苦惱道,「某家也沒敢奢望幫昭炎親王治好,不過想在親王面前混個眼熟,算了,不提了,以後都要仰仗張仙友,還說往事作甚?來,張仙友,嘗嘗這仙果……」

「不了,不了,在下還是喝茶的好!」

「哦?仙友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某家么?」燕飛有些醒悟過來,奇道,「某家這仙酒你不喝也就罷了,這仙果也不吃?」

「不是,不是!」蕭華急忙擺手道,「在下只是有些焦慮,別看在下現在有些風光,但宣一國王室的複雜遠不是尋常仙人可以想像……」

「唉,是啊!」燕飛的注意力被話題吸引,嘆息一聲道,「仙友如今的境遇看起來是最好的,其實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是最壞的。就看仙友如何把握,如何平衡煜烏親王和昭炎親王,如何爭取賢淑王后支持,如何得到乾宣王信任。這些說起來容易,可真是做起來又是困難,哦,對了,還要得到宣一國王室的支持!」

「燕仙友好似對此很有研究啊!」蕭華說著,從仙果裡面挑了一個自己空間有的,拿了過來,趁著道袍遮蔽的時候,心神拿了更換,然後咬了一口,問道。

燕飛也沒在意蕭華的舉動,臉上生出一絲惆悵,自顧自到了一杯仙酒飲了,說道:「何止是研究啊,簡直就是拿血和生命換來的教訓!不瞞仙友,某家並不是普通仙人,某家……某家是個仙嬰!」

「呵呵……」蕭華笑了,說道,「燕仙友忘了么?在炫寵妖境仙友被那個妖族蜂后擊傷時,在下已經知道仙友是仙嬰了!」

「啊?」燕飛一愣,旋即苦笑道,「某家還以為隱瞞的很緊,想不到張仙友早就知道。來,張仙友,承蒙仙友不棄,還跟某家論交,某家真心誠意敬仙友一杯!」

蕭華舉起仙茶,說道:「燕仙友客氣了!」

正此時,蕭華突然一仰頭,看看遠處樓閣,他似乎聽到拿出有淡淡的鳥鳴,但是,蕭華記得清楚,他進入這個樓閣時,特地放出衍念仔細探察的,並沒什麼異物。

「怎麼了?」燕飛舉杯,有些奇怪的問道,不過說話間,那眼中已經有些凌厲的凶光,這是他在小舟上布下的東西,此物乃掌律宮秘制,但凡仙嬰在近距離接觸後,會慢慢滲入嬰體,令仙嬰生出幻聽幻覺。

燕飛已經下了殺心,但他還要根據蕭華是不是仙嬰,決定必殺的手段。

「沒事兒!」蕭華擺擺手,隨意說道,「來,同飲一杯!」

蕭華剛要舉杯,他又是眉頭一皺,將茶杯放心,苦笑道:「燕仙友稍等啊,在下的印璽又有動靜……」

「呵呵,沒關係!」燕飛眯著眼睛,笑道,「張仙友的印璽越忙,說明作用越大!」

這次絕非蕭華佯裝,所以蕭華按捺心情將騎射印璽用右手拿出,看著騎射印璽閃動微光,蕭華深吸一口氣,放出衍念。不過是數息,蕭華心底掀起了驚濤駭浪:「該死,竹節!這不就是掌律宮的標示么?這燕飛……莫非是那個什麼師兄的元嬰分身???這廝擺下如此死局,看起來就是要蕭某性命,蕭某居然還慢條斯理的在此跟他飲酒?若非蕭某先有準備,此時……」

「張仙友?」燕飛舉著酒杯,笑道,「可有要事?」

「呵呵……」蕭華微微一笑,將騎射印璽收了,左手舉起茶杯微微傾身,說道,「不過就是苗荃問在下幾時迴轉,我已經跟他說了,來,飲一個!」

看著蕭華似乎是碰杯的樣子,燕飛也高舉右手,往前送了一下,就在此時,一股凌厲的冰寒自蕭華左手生出,這冰寒一出,立時將燕飛右手冰封!

「你……」燕飛大吃一驚,剛說出一字,就見到一口斷劍在蕭華左手出現,筆直的刺入他的右手,不僅那股冰寒如閃電般傳入他的右邊嬰體,就是那斷劍過處,「咔咔咔」他的右臂已經如同冰塊般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