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 >第一百四十九章 機會

第一百四十九章 機會 (1/2)

小說名稱《修神外傳仙界篇》 作者:小段探花  更新時間:2018-01-06 01:23  字數:3468

說完,余淼大手一抓,一縷縷凝做銀色鎖鏈的符文朝著蕭華口鼻處衝出。

「啊」蕭華雖然心裡暗自給自己打氣,千萬別在余淼面前叫出聲來,可惜,噬髓之痛、裂魂之疼、撕念之痛根本不是意志可以控制,蕭華還是忍不住慘叫出聲。

「今天怎麼收拾你呢?」聽著蕭華的慘叫聲,余淼很是高興,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體無完膚的蕭華,笑吟吟的問道。

「一拳打死!」蕭華咬著牙說道,「這是最痛的了!」

「嘿嘿,你想得倒美!」余淼眼珠一轉,看著蕭華右手拳頭,說道,「人都說十指連心,若是把仙人的指頭一根根捏斷,必定是痛徹心扉的。不知道仙嬰是不是如此,嗯,我比較好奇!」

「該死,該死,該死!」蕭華怒罵著,右手攥拳打向余淼。

可惜,他的拳頭根本觸不到余淼,而且不過是剛剛舉起右拳,已經被余淼抬手一點將他右臂禁錮。

隨即,余淼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輕輕一捏蕭華的右手拇指,那輕巧、小心好似不捨得輕觸,就在如同拂塵的一觸間,「卡啪啪」蕭華的拇指成了碎片,一點點的碎螢飄在半空。

「啊!」蕭華疼得大叫,兩眼一翻就要暈倒。

「這可不行」余淼一巴掌打在蕭華臉上,叫道,「咱們剛剛開始,你怎麼就能暈死呢?」

看著蕭華臉上抽搐,疼得倒吸冷氣,余淼一張嘴把蕭華嬰體拇指所化碎螢吸入口中,「嘎吱嘎吱」的嚼碎,臉色有些猙獰道:「知道么?你把我害成這樣,我真的想生啖的血肉」

「老子跟你素不相識」蕭華咬牙道,「又沒污你清白,啊」

可惜不等蕭華說完,余淼又對蕭華食指下手。

如此三番五次,蕭華右手已經沒有指頭。

緊接著,余淼封印了蕭華右手,把蕭華左手解禁,看著余淼仙訣打出,蕭華的眼中生出一絲絕然!

不過就在蕭華左臂銀光一閃間,余淼突然眉頭一揚,急忙右手在蕭華肩頭一點,再次封印蕭華左臂,大袖一揮將蕭華收了,自己匆忙自仙器內飛出。

但見此時高空不遠處,十數個身著仙甲的仙吏駕馭飛舟飛過,那飛舟之上,狀若閃電的標識很是明顯!

此時一個周身閃動銀光的仙吏自飛舟上躍下,正朝余淼這處飛來!

余淼冷哼一聲,收了仙器迎將過去。

那仙吏笑著拱手道:「前面可是掌律宮仙友?」

余淼足踏仙器,低頭看看仙器之上的標識,冷冷道:「既是刑罰宮仙友,怎麼可能不認識我掌律宮仙器?」

「咳咳」那仙吏輕咳兩聲,笑道,「在下監巡殿司徒央,不知仙友如何稱呼?」

余淼並不回答,一聲手道:「令牌何在?」

司徒央自腰間拿了令牌送到余淼面前,那余淼看了一眼,送還回去,淡淡道:「嗯,原來是司徒仙友,你可以去了!」

「啊?」司徒央一愣,有些羞怒道,「仙友的令牌呢?」

「嘿嘿」余淼微微一笑,反問道,「在下做什麼違反仙律的事情了?亦或者司徒仙友在在下四周發現什麼異樣了?」

「這個」司徒央猶豫了一下,說道,「這附近是沒有,但云夢澤附近發現異界碎片,我刑罰宮弟子來尋常,我們有權力檢查你的令牌!」

「什麼地方?」余淼一皺眉,左右看看,奇怪道,「我怎麼不知道?我怎麼沒有接到掌律宮令諭?」

說到此處,余淼一拍自己額頭恍然了,說道:「哦,你說的是不是百萬里之外的靈界碎片?」

「是的!」司徒央微眯眼睛,說道,「既然你知道,就應該接受我刑罰宮檢查!」

「嘿嘿」余淼冷笑了,說道,「在下也聽到天尊令,不過天尊令說的明白,靈界碎片百萬里之內仙吏聽召,在下不在其內,而且在下有掌律宮要事,不能在此奉陪,再見」

說完,余淼理都不理司徒央,身形催動,朝著一處飛去了。

「你」司徒央一怔,抬手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哈哈」此時,飛舟之上有聲音傳來,「司徒央,快走吧!掌律宮女仙一個個伶牙俐齒,那裡是你能說得過的?她說走就走,還說有掌律宮要事,你總不能把她拿下吧?」

「該死的!」司徒央看看余淼的背影,說道,「她既是仙吏又在靈界碎片左近,肯定知道些什麼!」

「別在那裡丟人現眼了!」一個冷冷的女仙聲音傳來,「她都說了,自己知道天尊令,而且還說自己不在靈界碎片百萬里之內,她若是不從靈界碎片過來,怎麼可能知道自己飛過了百萬里?」

「可惡」司徒央叫道,「我去」

「不必理會她!」女仙說道,「這靈界碎片之事甚大,她就算得到什麼隱秘,也不敢隱瞞不報,我等還是先做自己的好!」

「是,大人!」司徒央應了一聲,回頭看看飛舟,一眾仙甲分明的仙吏中,一簇鵝黃色的光影如同百合花般的絢爛。

余淼雖然耍弄了司徒央,但她一直留意背後,見到司徒央及刑罰宮仙吏並沒有追了,這才鬆了口氣。

看著冰雹依舊,她皺眉道:「這些刑罰宮仙吏必定是從宣一國傳送陣過來的,看起來我得趕緊趕往宣一國,別中途再出什麼岔子!」

想著,余淼祭出飛舟,仙力催動,化作一道流光沖入冰雹!

再說蕭華,余淼先是把他左臂封印解禁,然後又匆忙禁錮,不等看到結果又收入袖內,這匆忙間就出了岔子。

蕭華先前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