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不滅狂尊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放養式修鍊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放養式修鍊 (1/2)

小說名稱《不滅狂尊》 作者:念初心  更新時間:2018-07-16 16:37  字數:3333

離開丹道谷,李逸晨這次不再隱藏自己的行蹤,反而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畢竟如今自己既然已經亮出了天崖海閣令,那就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安全,真要走到什麼沒人的地方,說不定還真有人會幹出鋌而走險的事情來。

天崖海閣樓對於天域來說既神秘也不神秘!

神秘的是至今為止沒有人知道天崖海閣樓到底有多少人,到底具體有多強,雖然曾經也有人嘗試過去探索,但這一些人沒有誰探清過天崖海閣的底細,因為當他們有所行動之後便會變成一具屍體,無論修為高低,犯者必死!

不神秘則是天崖海閣並不像星辰盟和魂族那樣令人連他們的駐地都找不到,所有人都知道天崖海閣的位置,只不過沒有天崖海閣樓的邀請沒有人敢隨意過去,因為進去的人,從來就沒有再出來過。

所以如今一路大搖大擺走來的李逸晨到也不怕找不到天崖海閣的位置,甚至都不需要去問別人。

雖然李逸晨仍然感覺中暗中還是有一雙雙眼睛在盯著自己,但李逸晨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李逸晨知道,他們敢盯自己,但絕對沒有動手的勇氣,而隨著李逸晨踏上進入天崖海閣他們還能不能出來。

當然李逸晨成為天崖海閣樓弟子這一消息最終還是擴散開來,這樣的結果使得那些原本還打算著搶奪他手中天運神劍的個人各勢力也不由搖起頭來。

當年劍太一擁有天運神劍,藉助著凌霄閣的勢力都無人敢動,如今李逸晨成為天崖海閣樓弟子,誰還敢再動歪念頭?

不過就在各方或者是遺憾於無法再打李逸晨的天運神劍的主意,或者羨慕於李逸晨這令人髮指的運氣之際,李逸晨已經穿過專屬於天崖海閣樓的大道,步入天崖海閣中的聖地,天崖海閣樓!

不過當穿過一片樹林,步入一個小院之後,李逸晨抱拳道,「弟子李逸晨應邀前來報到!」

雖然前方有著兩間小屋,但此刻卻沒有半點回應!

難道這是考驗?李逸晨心中暗想著,又抱拳道,「弟子李逸晨應該邀前來報到!」

可是前方依舊沒有半點回應,李逸晨無奈也只得站在原地等候,雖然對天崖海閣樓談不上什麼好感,但如今劍鋒的行為是他自己的個人行為,那麼從個人的角度,李逸晨也對天崖海閣樓談不上什麼惡感,所以此刻既然想要藉助人家的力量表現出一些誠意到也理所當然。

不過這一等就是兩天,可是小屋之中依舊沒有半點動靜,李逸晨只得向著小屋走去。

精神力的查探肯定是不可以的,萬一裡邊有人則會顯得自己不敬!

「弟子李逸晨應邀前來報到!」李逸晨再次輕叩房門行禮道。

「兩天的時間,心性還算沉穩!」不過就在此刻,屋內傳來一道聲音,隨即房門自開,只見盤中一中年男子此刻正盤坐其中。

中年男子的身上令人根本感覺不到半點修鍊者的氣息,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從來不曾修鍊過的普通人一般,但同時又給李逸晨一種很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李逸晨覺得,哪怕是妖邪估計也很難在對方手下撐得過十招!

「交令!」李逸晨剛進入房間,那中年男子便開口道。

李逸晨聞言,雙手將那塊天崖海閣令奉上!中年男子卻沒有直接接過令牌,而是抬手從令牌之上一拂而過,頓時令牌之上便多出一個元字!

「本尊名叫元天佑,以後你也就是我這元之一系的弟子,當然能不能成為本尊真正的弟子,那還得看你未來的造化!你的天崖海閣令我已經開啟,裡邊會有關於天崖海閣樓的一些介紹,你自己下來慢慢琢磨吧!」元天佑接著說道。

「是!」李逸晨雖然還是有些搞不清楚情況,但還是抱拳行禮道。

「退下吧!」不過接著元天佑又開口道!

「啊……」李逸晨明顯被元天佑的態度弄得一愣,自己好歹也是你們專門到妖域跑一趟邀請來的天才好嗎?就這麼兩句話就打發了?不過回過神來的李逸晨也只得再次行禮退了出去。

雖然心中覺得自己有點不受重視,但其實李逸晨還是挺喜歡這種沒廢話的相處模式,畢竟他本來就有許多不能說,也不好說的秘密!

當然李逸晨也清楚,對方不問自己並非因為不在乎,而是肯定在他們邀請自己之前早已看過自己的相關資料,估計他們對自己的了解已經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甚至李逸晨都還有些擔心,對方會不會知道自己身懷天運神劍的秘密。

不過對於兩眼一抹黑的李逸晨來說,此刻首要的任務還是先從天崖海閣令中對天崖海閣樓做一個初步的了解。

隨著精神力探入令牌,再接合著與心劍無痕曾經的交流,李逸晨對於天崖海閣樓的情況也有了一個全面的初步了解。

天崖海閣樓雖然是一個勢力,但因為當年是由那些遠古文明中僥倖生還的老傢伙們組合而成,其內部還有著幾五大分支!

元、吳、周、趙、黃……

準確的說,其實以前是六大分支,還有一支乃是洪系,也就是心劍無痕所在的那一系,只不過當初因為心劍無痕的原因,洪系分支受到其他五大分支的打壓,最終被天崖海閣樓從歷史中抹去。

如今五大分支雖然共為天崖海閣樓,但隨著這些年的發展,相互之間卻又有著不同程度的競爭。

只不過這種競爭僅限於他們內部,而對外,他們卻依然是一個整體。

但是考慮到曾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