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不滅狂尊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空間崩碎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空間崩碎 (1/2)

小說名稱《不滅狂尊》 作者:念初心  更新時間:2018-04-09 16:34  字數:3278

傷之一字,渾然天成,如出大家之手筆,每一筆一划之間,彷彿有著溝通天地之能,給人一種看上去一眼便無法把目光移開的感覺。

金光閃閃,彷彿洋溢著在濃濃的世界之力,雖然這股力量給人一種縹緲虛無的感覺,好像無法真正的駕馭,但同時又好像給人一種暗示,你若能駕馭這股力量將會得到無上好處。

當然更重要的是,傷字六筆,李逸晨卻感覺每一筆彷彿都代表著一記攻擊手段,只不過以自己如今的境界還無法悟中其中真義

不過這一次不需要劍靈提醒,李逸晨也知道如今自己的首要任務

尋找天運神劍,好在傷字的出現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消失,李逸晨感覺只要自己意念一動,便可隨時觀想此傷字,到也不再著急,心神一動之間,整上此間整個世界的一切便匯入腦海之內

只不過一切似乎正如劍靈的感應,天運神劍並不在這一界之中,到時此刻還有著三十四人正在四下尋找著各自的機緣,當然也有一些已經尋找到機緣者,正在想辦法獲取。

嘴角微微一挑,頓時那些身處此界在之人只感覺一股空間波動傳來,頓時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已經退出七妙寶船之上。

雖然這些人中不乏有些也與李逸晨有過衝突,但這遠古秘境中本來就是各為其主,各自謀求自生的利益,李逸晨到也不願意釀造太大的殺孽,否則當初劍靈要動手之前,他也不可能提醒那些人

只不過那些跟著呂安才的人並沒有其他這些人幸運,他們並沒有相信李逸晨的提醒而已。

當然不願意殺人,但如今這一界已經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那麼這一界中的一切自然也得歸自己所有,所以人可以放走,但東西得留下

不僅僅是這一界中的各種資源,而且那些被傳出去之人發現此刻他們隨身的儲物戒指也跟都著消失不見

雖然這樣的行為有些強搶他人之物的意思,但李逸晨對於曾經威脅過自己的人,自己僅僅只是拿了他們的儲物戒指來做補償,最終卻放過他們的性命,似乎自己也是很寬宏大量了

諸人身上的儲物戒指以及這一界的各種資源,如今隨著李逸晨的意念一動,便已經收入逍遙聖戒之內,至於這些東西如何利用,李逸晨相信劍靈肯定比自己在行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如今藉助劍靈之手已經將這一界完全掌控,既然沒有發現天運神劍,那麼天運神劍只能在其他六界,按著劍靈的說法,那就只能借著這一界的世界之力跨界尋找

不過跨界這種事,顯然不是李逸晨能辦到的,那自然只得求助於劍靈

「接下來你先休息一下,我來處理吧」劍靈自然也知道時間緊迫,畢竟跨界需要調動的乃是世界之力,這還不是如今的李逸晨所能辦到的

轟轟不過就在李逸晨剛要點頭應下之際,四周空間卻不斷的晃動起來

「怎麼回事」李逸晨不由臉色微微一變,雖然他能感應到四周空間彷彿正有著劇烈的波動,但看著眼前的一切卻又正常無比,彷彿這種感覺就是一份錯覺一般,但卻又真實無比的存在

「糟糕,這個遠古秘境的空間要崩碎了」劍靈的見識自然不是李逸晨所能比擬的

當即不由分說的直接佔據著李逸晨的身體,隨即只見劍靈藉助著李逸晨的身體提出一個看上去詭異無比的道訣,頓時李逸晨立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有一種直通天地的意味這是一種李逸晨從未體會過的感覺。

「不會不會有危險吧」不過此刻李逸晨卻無心去體會這一份意境,因為從接觸到劍靈以來,這是李逸晨第一次看到這個傢伙如此的緊張,那自然也說明事態的嚴重性了

「危險到不會有什麼,只不過現在我們只能收起這一界後離開遠古秘境,否則哪怕是我也未必以生存下來」劍靈回答完之後,在他控制下的李逸晨的肉身雙手捏動著道訣的速度變得更加的快捷起來。

接著李逸晨只感覺身體緩緩的飄浮起來,同時雖然自己的身體似乎只是懸空而立,但卻又彷彿已經剝離於這個世界之外,這是一種十分微妙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李逸晨便發現自己的下方的這一片天地極速的收縮起來,眨眼之間便變得只有巴掌大小,而此刻身體的四周則是一片有如混沌的黝黑,只見劍靈抬手一招,那塊巴掌大小的一方天地已經融入手心之中,接著直接被劍靈收入逍遙聖戒的同時,劍靈也退出對李逸晨身體的控制

「接下來不要表現出什麼異常,遠古秘境破碎之前會有一個空間之門,到時正常出去便可」劍靈丟下一句話之後,便直接切斷了李逸晨與逍遙聖戒的聯繫

這到不是說劍靈不想再理李逸晨,而是遠古秘境崩碎,其中世界之力將會變得狂暴無比,逍遙聖戒原本就已經滋生出世界之力,如今又在加上七妙寶船的傷界的世界之力,如果不徹底封閉起來,極可能被此間的世界之力感應到,而形成衝擊,一旦發生這樣的情況,李逸晨想要在空間崩碎之前離開,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就在此時,李逸晨只感覺空間一陣波動,隨即眼前一亮,整個人已經出現之前進入七妙寶船前的位置

而此刻七妙寶船早已消失不見,其原處只有隱隱閃爍的光華,此刻也隨著此間世界之力的不斷波動而越發的暗淡下來。

四周之前的數百人如今卻已經不足百人,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著惶恐之色

「李師弟李師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