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不滅狂尊 >第一千五百章 原來是這樣

第一千五百章 原來是這樣 (1/2)

小說名稱《不滅狂尊》 作者:念初心  更新時間:2018-01-04 01:39  字數:3462

一番客套之後,兩人自然來厲叔的小屋,有求於人,厲叔也是略備茶水糕點,兩人才展開交流!

由於李逸晨不知厲叔的深淺,自然是由厲叔在先開口,提一些問題!

有了這些問題的指引,兩人隨即展開交流,雖然和任空相比起來,厲叔那些丹經驗的確有些不值一提,但是對於李逸晨來說,這些經驗同樣非常寶貴。

所以在與厲叔解惑的同時,李逸晨也同樣在豐富著自己的經驗,別看這些經驗和李逸晨講解的理論相比起來明顯低了數個檔次,但由於厲叔比不過任空,他的經驗反而更能填補李逸晨基礎上的空缺。

可以說這些經驗,若是完全依靠自己,李逸晨知道沒有個十來年的動手操作,自己根本積累不來。

同時在交流的過程中,厲叔似乎也意識到,在大的理論上李逸晨說得頭頭是道,但涉及到一些基礎經驗的問題,李逸晨卻似乎連丹峰的一些弟子都比不過。

仔細一想,厲叔也就釋然過來,李逸晨這些丹道理論有可能是來自任空的教導,所以他理論強,但實踐卻多有不足,一想到這裡,驚嘆於李逸晨與任空之間的關係的同時,厲叔對於各種經驗也投桃報李的講解的更加詳細起來。

於是兩人之間這場各取所需的交流足足持續了十日之久!

十日之後,李逸晨和厲叔在雙方都大有所得的情況下,紛紛閉目打坐起來,此刻都在消化著各自所得。

如此又數日,李逸晨又緩緩睜開雙眼,不過此刻他卻發現厲叔還沉浸在自我的感悟之中,不過微微一想,李逸晨也就釋然過來。

自己領悟的乃是一些基礎的東西,厲叔如今領悟的卻是高端的理論,那麼自己需要的時間自然要厲叔要少得多。

想通此節,李逸晨也就悄悄地退了出去,畢竟他也不知道厲叔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完成這次參悟,自然也沒必要再這麼等下去。

走出厲叔的房間,正巧遇到迎面走來的丁敏,「師尊他……」

「厲叔有所感悟,如今正在領悟,暫時不要打擾到他吧!」李逸晨微微一笑說道。

雖然看著李逸晨與厲叔進入房間一去就是小半月,丁敏也猜到兩人應該是在交流丹道,但丁敏還是沒想到李逸晨的丹道造詣居然可以觸動厲叔到進入參悟狀態。

「謝謝你!」不過想到師尊居然還有這樣的機遇,丁敏也是由衷的向李逸晨表示出自己的謝意。

雖然叫著厲叔師尊,但丁敏卻一直把厲叔當作自己的父親來看!

厲叔丹道的天賦,丁敏自然清楚,甚至說比起一些丹道谷的人也差不到哪裡去,可是為了撐起荒神堡這片天,厲叔一直留在這裡,缺少高於自己,甚至同階的煉丹師交流,厲叔已經許多年沒有進入過參悟狀態。

丁敏知道這一次參悟,厲叔已經期待太久,因為厲叔曾經說過,若是自己能再進入一次參悟狀態,自己的丹道將可能邁入一個新的境界,那時將可能成為北州真正的丹道第一人!

如今對於丁敏與厲叔關係有所了解的李逸晨自然也明白丁敏的感謝乃是發自內心,但事實上在與厲叔交流的過程中其實自己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當即微微一笑道,「其實我也在厲叔那裡學了不少東西!」

不過李逸晨顯然不喜歡這種客套的關係,當即話題一轉問道,「如今堡主那邊操作得怎麼樣了?」

丁敏自然知道李逸晨的意思,當即說道,「有了你在大殿的強勢,這次堡主收攏雲長老的勢力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雲天傲失蹤,雲長老似乎也無心再爭,已經宣布閉關,雲若霜則跟著天風長老前往天崖海閣了,雖然他們被逐出了丹道谷,但以他們兩人的本事,在天崖海閣也能有一席之地!」

「如此也好!」見荒神堡的情況已經基本處理完,李逸晨也安心許多,當即告別丁敏向著荒神峰走去。

雲天傲還在自己的聖戒空間之內,自己與他並不存在什麼生死之仇,所以李逸晨決定把他的生死還是交給凌未風去決定,同時如今荒神堡內事已經處理得差不多,李逸晨自然也打算向凌未風辭行了。

畢竟仙劍宮的事務雖然李逸晨不用插手,但事隔近月,還是覺得回來看看踏實一些。

如今的李逸晨在荒神堡行動自然不會受到任何阻礙,很快來到荒神峰,經弟子通傳一聲便直接前入後院。

凌未風此刻正在一個亭院之中,看著李逸晨過來,當即也站了起來。

「參見堡主!」不過李逸晨依然保持著應有的尊重。

「都是一家人,何必這麼客氣!」如果之前還覺得讓李逸晨與凌錦詩在一起,是因為李逸晨與凌錦詩已成某種事實的話,那麼現在凌錦詩是越看李逸晨越覺得合適。

一家人!李逸晨不由眉頭微微一皺,當即說道,「堡主,有一個事情我想要和你說明一下!」

「有什麼事只管說!」如今李逸晨的問題,自然能得到凌未風的高度重視。

「當初凌師姐化解體內的九陰絕脈時,其實我和她並沒有什麼,當時我只不過是用了任大哥教我的一個方法,所以……」李逸晨當即解釋道。

雖然他後邊的話沒有說出來,但凌未風的老練顯然也聽出李逸晨的意思,「啊……原來是這樣,難怪當初厲長老會說錦詩的九陰絕脈的寒氣化解得那麼完美,不過這是你們年青人的事,我老人家就參與了……」

雖然李逸晨已經表明態度,但凌未風此刻卻把事情完全推到年青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