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不滅狂尊 >第七百四十四章 聖城之震

第七百四十四章 聖城之震 (1/2)

小說名稱《不滅狂尊》 作者:念初心  更新時間:2017-12-16 11:40  字數:3391

,不滅狂尊最新章節!

之前與洛家老祖一戰,李逸晨雖勝,但卻消耗了大量的天道力,最後一戰,雖然是以陣法借天地之力獲勝,但凝結陣印,對天道力的消耗同樣巨大無比,尤其是李逸晨成陣九步的方式,片刻之間,凝結九大陣印,其中的消耗更是非同小可。

這一打坐,李逸晨足足花了近一天的時間才恢復過來,但這樣的玩命也不是沒有收穫,雙眼睜開之際,李逸晨感覺自己的天道力彷彿又精進了幾分,而且更重要的是李逸晨發現體內的第二條隱藏經脈彷彿亦得更加明顯起來,似乎用不了多久,便會徹底打通。

在體會了第一條隱藏經脈所帶來的好處之後,李逸晨對這第二條隱藏經脈更加期待起來。

「洛家老祖也算一代翹楚,我已經結果了他的性命!」見李逸晨醒來,林遠峰當即說道。

這是對強者的尊重,也是對當初洛、林兩家交情的一種回報,這一點李逸晨亦明白,所以李逸晨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微地點了點頭,「蘇紅淚的屍體帶走吧,到時就向蘇家說,他是與敵交手的時候,死於意外!」

聽到李逸晨之言,林遠峰和軍神眼神之中皆是流露出讚許之事,畢竟以李逸晨如今的實力,若是要把蘇紅淚的行為遷怒於蘇家,那麼蘇家除了覆滅之外,根本不可能有第二種結果。

可是李逸晨不僅沒有那樣去做,而且顧及著蘇家的感受,把蘇紅淚之死歸於為戰而死,如此一來,蘇家雖然會有所難過,但也絕對會為之而驕傲,同時也不會影響到彼此之間的交情,畢竟這段時間來,蘇家對各方也表現出了足夠的善意。

原本在李逸晨修鍊的時候,兩人商量的結果也是以這樣的方法來解釋蘇紅淚的死亡,但是回想著蘇紅淚的種種行為,以及李逸晨對蘇紅淚的必殺之心,一時也不知如何去開口,如今見著李逸晨如此說來,大家到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作為當年六大管事家族老祖之一的林遠峰自然去把蘇紅淚的屍體抱了起來,隨即三人便向著聖城的方向趕去。

不過以三人的修為,從聖峰山到聖城不過須臾之間的事情,片刻之後,李逸晨便再次出現在洛家門前。

此時的洛家早已張燈結綵,賓客更是絡繹不絕。

畢竟之前的聖峰山上搞出那麼大的動靜,所有人都能猜到這是李逸晨與洛家老祖的戰鬥,而洛四海也是大袖善舞之人,他自然也明白如今聖城的局勢,被李逸晨打上門來,對洛家的聲望影響極大,如今老祖親自出手,他自然需要用事實給聖城眾人一個交待,要告訴所有人,洛家有老祖坐鎮,不容任何人輕辱!當即在戰鬥還未結束之際便開起慶功宴來。

這是一份震懾,也是一份炫耀!

面對洛家此舉,聖城中各方勢力自然也明白洛四海的意思,可是洛家老祖出手,這份面子誰敢不給?

就連觀望的其他三大管事家族雖然人未至,但也各自附上賀禮,那麼其他那些中小勢力自然就更不用說了,人到禮到,而且禮還不敢太輕,畢竟那可是洛家老祖,在聖城管理的這片區域內,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誰敢失禮!

在洛家的有心經營和各方賓客的吹捧之中,洛家門庭若市,熱鬧無比!

至於洛家老祖會不會輸這個問題,根本沒有人去考慮過,聖城七大家立命之本是什麼?那就是他們各家都有著聖仙境老祖坐鎮,似乎自聖仙建立起來,就從來沒有老祖級戰敗的說法,若是老祖之間的切蹉也許還不好說,面對著一個後輩那絕對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虐殺。

「這麼小哥裡邊請……」

由於林遠峰帶著蘇紅淚的屍體此時並沒有同行,而是將其帶到聖城蘇家的住所,所以此時與李逸晨同行的只有軍神龍天行。

而此時洛家門口的小廝在習慣性的招呼之後,看到李逸晨的面孔不由驚呼起來,「李……李逸晨……」

雖然李逸晨並不算出名,但日前李逸晨打上門來之際,這小廝卻在暗處見過李逸晨一面,此時自然認得出他來。

李逸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聖峰山上的動靜結束了一天之後,出現洛家門口的不是洛家老祖,而是李逸晨。

「家主……家主……」一想到某個可能,小廝感覺雙腿之間傳來一陣涼意,踉蹌著腳步向著大堂奔跑而去。

「大呼小叫,成何體統!」看著自家小廝在眾多貴賓面前如此失禮,洛四海面含不悅的厲喝起來。

「李……李……李逸晨……在門口……」那小廝彷彿受驚過度,語無倫次地說道。

此言一出,整個洛家變得落針可聞,一雙雙眼睛落在那小廝的身上,彷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小廝都能想到之事,他們自然也能想到,這一刻李逸晨出現在洛家門口,意味著什麼,所有人都清楚無比,但李逸晨真的已經強大到可以打破神話的地步了?

「混帳,李逸晨怎麼可能來這裡!」洛四海同樣無法接受眼前這個事實,或者說他根本不信,當即喝斥道,「來人,將這個妖言惑眾的傢伙拖進地牢……」

「洛家主好大的威風!」就在此時,一聲不和諧的聲音徹底打破此間平靜,頓時一雙雙眼睛齊齊向著門口望來。

「李……李逸晨!」當看到李逸晨的時候,洛四海亦從剛才的慌亂之中回過神來,只不過此時的他,眼神卻變得複雜無比起來,「你……你怎麼在這裡?」

「我兄弟在洛家作客,我是來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