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客徒囈語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失去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失去 (1/4)

小說名稱《客徒囈語》 作者:客徒  更新時間:2018-03-14 03:09  字數:8160

從夢中驚醒,奚偉似乎又回到那莫名驚醒後的不知身處何地的茫然失措的狀態;

天籟之聲再次傳來,奚偉算是清醒,所謂天籟之聲,不過只是他的電話聲音而已;

奚偉接聽電話,還沒有等著奚偉有話說,電話里就傳來藍藍的聲音:「馬上到酒店來接我;」

奚偉沒有反應過來,電話就已掛斷;

奚偉不知道什麼情況,剛剛才噩夢中掙脫醒來,讓他更加的迷糊;

習慣的燃上煙,奚偉回記憶著那個夢;

奚偉回記憶著那個夢,卻什麼也想不起來,只是那恍惚間,奚偉卻覺著那不是夢,因為夢不會那樣真實,真實到奚偉都能感受到江月身上的氣息,那熟悉的觸感,一如這兩三年以來那無數次的感觸;

然而,夢終究只是個夢而已;所謂熟悉的觸感,那不過是奚偉的囈想而已;但是卻又是那般的真實,真實得像是在夢中;

幾支煙之後,奚偉放棄了去回憶那個夢,跟那兒拿起電話撥回給藍藍;

電話接通,奚偉問題道:「在哪個酒店?」

電話那頭的藍藍說:「月月辦酒席的酒店;」

奚偉一愣,隨即搖了搖頭,他知道他爛醉的錯過江月的婚禮,不過也隨即釋然,就算沒有錯過又能怎麼樣呢?難道說他還要去所謂的吃酒嗎?

奚偉釋然,說道:「我不知道月月在哪個酒店擺酒;」

藍藍說了酒店名字及地點,就直接掛斷掉;

奚偉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吐出,用力的搖著頭,將那些思緒拋掉;

奚偉到達藍藍所說的酒店,找到了藍藍;

在奚偉找到藍藍的時候,酒席早已散去,只剩下服務人員正在收拾,而藍藍則還在哪兒自飲自酌,看那模樣,似乎已醉了;

奚偉走過去,看著藍藍,說道:「怎麼,還沒有酒足?」

藍藍看著奚偉,有些醉眼朦朧的說道:「你來了,正好,月月的喜酒,來一杯;」

奚偉沒有接這個話,只跟那兒將藍藍扶起來;

這時候藍藍推開了奚偉,隨即說道:「誰讓你碰我的,哼,月月的喜酒都不喝,還說愛她呢;你不喝,我喝,去,將所有的酒都拿過來;」

奚偉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等奚偉有話說,藍藍就跟那兒大聲的說道:「服務員,把剩下的酒全給我拿過來,花錢的,我要喝完,嗯,浪費是可恥的行為;」

藍藍的醉話,並沒有人理會,奚偉也懶得理會;

藍藍也沒有再吵嚷,跟那兒將桌上的酒喝掉,奚偉並沒有勸阻,任由藍藍灌著自己酒;

桌上的酒被藍藍喝光之後,似乎醉得更加的厲害,跟那兒大聲吵嚷道:「服務員,酒怎麼還沒有拿來啊,我花了錢的,幹嘛不給我;哼,不給我,我自己拿;」

說著,藍藍站起身來,似乎已醉得很厲害,有些站不住,奚偉扶住了藍藍,而藍藍也並沒有推開奚偉,只是吵嚷著的說道:「扶住了,你又不喝酒,還連個女人都扶不穩,你說你有什麼用啊;走,他們想私吞我的酒,我自己拿去;」

奚偉並沒有勸阻,而是順著藍藍的意思,扶著藍藍自己找酒去;

奚偉從不勸願意自己灌自己酒的人,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

那夜裡,藍藍真的喝光了那天酒席所剩下的所有的酒,醉得不省人事;

奚偉將藍藍送回到宿舍,放在了藍藍的床上;

奚偉剛剛將藍藍放在她的床上,就被藍藍伸手挽住脖子,跟那兒胡話胡說的道:「奚偉,月月嫁人了,你怎麼辦呢?」

奚偉知道這是酒後胡話,沒有理會,只是拿開藍藍的手,不過卻被藍藍用力的往下一拉,讓奚偉直接貼在了藍藍的臉上;

與此同時,藍藍還是那酒後胡話胡說的說道:「不要緊,月月嫁人了,還有藍藍在呢;」

奚偉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拿開藍藍的手,然後站了起來;

正當奚偉準備離開時,藍藍突然拉住了奚偉的手,還是那酒後胡話胡說的道:「你知道嗎,其實我喜歡你;」

奚偉懶得跟醉酒的人鬼扯,拿開藍藍的手,轉身就走;

正當奚偉轉身時,藍藍卻突然坐了起來,並抱住了奚偉的腰,似乎還是那酒後胡話胡說的道:「不要走,月月嫁人了,你也走了,那就只剩我一個人了,我好怕;」

奚偉有些無奈,卻只當是酒後胡話胡說,也懶得跟醉酒的人鬼扯閑淡,跟那兒就要拿開藍藍抱著他的手;

奚偉想要拿開藍藍的手,卻感覺到藍藍很用力的抱著他,一下居然沒有拿開;

就在這時候,藍藍似乎還是那酒後的胡話胡說的說道:「你以為我醉了嗎?我沒有;」

醉酒的人都說自己沒有醉,那隻說明真的已經醉了;

藍藍似乎還是那酒後的胡話胡說的說道:「你看我的眼睛,我真的沒有醉;」

奚偉只想離開;

藍藍還是那酒後的胡話胡說的說道:「我知道,說沒有醉的人,其實是真的醉了,但我真的醉了,不,我酒醒了;」

奚偉聽著藍藍的話,知道藍藍的酒是真的醒了,或者說至少不再是爛醉,已恢復了一些意識;

奚偉知道藍藍已恢復了一些意識,跟那兒說道:「我去給你倒杯水,先放開我吧;」

藍藍很執拗的說道:「我不,放開你就跑掉了;」

奚偉不知道該說什麼;

藍藍還是那執拗的說道:「我喜歡你,我不會放開你,更不會讓你再從我身邊跑掉;」

奚偉有些厭煩,因為酒精過敏的原因,奚偉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