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下山虎 >第0955章 裝的明白

第0955章 裝的明白 (1/2)

小說名稱《下山虎》 作者:對井當歌  更新時間:2018-09-15 00:17  字數:3597

劉飛陽的出現很突兀,換句話說,大家都在認真的敵對狀態中,沒人注意到他,而且這裡的光不如大堂里亮,昏昏暗暗,沒人會刻意看。

他一直說一句話:我是最反對武力解決問題!

心裡是這麼想,只不過總是事與願違。

張曉娥的脾氣他現在不怎麼了解,錢亮什麼樣子他也看不透,但是明白,大家都被逼到這個份上,不做出點事都對不起觀眾,就像當初陳曉峰堵他的時候,心裡不想,可位置不容許不做,被逼到了。

如果現在兩人打起來,不用時間長,今天夜裡這裡就會關門整頓,對於張曉娥來說犯不上,從人力對比的情況來看,再鬧出流血事件,情況會變得更為複雜。

聽到有人敢開口,所有人都向他看過來。

劉飛陽已經走到兩人中間,又開口笑道「沒必要鬧到這種地步,大家都消消氣,鬧大了對誰都不好」

他說著,轉頭對身後的安保道「你去把後半場開開,讓顧客都去那裡玩,也不是啥好事,看啥看…」

安保還是劉飛陽在時的安保,剛才覺得有些面熟,但沒仔細看,現在看到,臉上緊張的情緒頓時消散,甚至還激動的笑出來「陽哥,你啥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去吧」

劉飛陽抬手拍了拍肩膀,他知道主要是有這些觀眾,如果沒人看戲,錢亮也不會無聊到砸場子,張曉娥也沒必要讓人把他們圍住,沒有觀眾,氣會消一半。

他哪裡知道,錢亮今晚所做的一切,都是發泄對他的不滿,轉頭吩咐,也沒注意到錢亮的表情,就看後者雙手已經緊緊攥成拳頭,眼睛也眯成一條縫,見安保要走。

突然開口道「站住!」

喊聲很大,讓劉飛陽一愣。

轉過頭髮現錢亮看自己的目光很不友好。

還沒等開口,就聽錢亮粗鄙道「你他媽是幹啥的啊,敢在我面前指手畫腳?還以為現在的惠北是以前的惠北?以前我給你面子,是念在大家是老鄉,現在我不想給你面子,你得在一邊撅著,就他媽一個臭安保公司,我手下的民工都比你多!」

劉飛陽聽到這話,頓時懵了,確實懵了!

在他的印象中,錢亮還是跟在自己屁股後面混飯吃的小子,哪怕是今天傍晚的時候,他對自己也恭恭敬敬,怎麼現在變成這樣?沒反應過來,更確切的說,就像李老爺子想不到劉飛陽鬧出那麼多事,最重要的是安保公司的所有權。

他也沒想到,錢亮敢用如此口氣跟自己說話!

等反應過來,臉也沉下來,低聲道「你喝酒喝的有點多,用不用我幫你醒醒酒?」

「少他媽在我面前陰陽怪氣,你以為你還很牛逼?」

錢亮聲調一如既往的高,恨不得穿過大樓讓外面馬路上的人都聽見,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再也不是以前的錢亮。

又鄙夷喊道「現在的惠北,不是你說的算,也不是我說的算,但我要是想弄你,肯定壓你一頭,當初搶了安然,現在要敢跟我搶小娥,我讓你出不去惠北信不信?」

看他怒目圓睜的眼睛,又看他一副終於揚眉吐氣的樣子,盯了幾秒之後險些笑出來。

抬起手放在錢亮的肩膀上,又開口道「你確實有點喝多了,等明天清醒的,清醒之後咱們再談…」

他心裡憋著火,但還是不想給張曉娥找麻煩,先把眼前的劍拔弩張渡過,剩下都好說。

讓自己走不出去?

省會的陳曉峰那麼大的腕,也沒留住,更何況他了,沒放在眼裡。

「刷…」

錢亮把他胳膊打掉,脖子上青筋已經凸起來,怒道「少他媽跟我裝犢子,我現在就清醒,很清醒,你能把我怎麼滴?」

「嘭…」

他說完,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抬手推了下劉飛陽。

「你能怎麼滴,你算個啥?」

錢亮一邊說著,一邊又推了兩下。

他現在這麼飄么?

劉飛陽神經有點短路…

倒是旁邊的張曉娥看不下去,抬起手又要扇錢亮,她已經把手打出去,也到了錢亮臉蛋的位置,但掄了個空,因為劉飛陽已經抬手抓著錢亮胳膊,反手給他摁倒茶几上,死死摁住,不能動彈半分。

與王紫竹學了很多,又與趙志高學了很多,要制服一個錢亮還是很輕鬆的,他低著頭,滿臉詫異的看著,其實他到現在還很納悶,是誰給他的勇氣敢推自己?

「嘩啦啦…」

見到錢亮的處境,他身後的那群漢子齊刷刷上前,指著劉飛陽喊道「鬆開亮哥!」

張曉娥也不示弱,立即喊道「誰再敢廢話,全部放倒!」

「嘩啦啦…」

她身後的人也全部上前。

一時之間,氣氛比剛才還要緊張,看戲的人都已經把心提到嗓子,台上的幾名領舞女郎,看向那道身影已經開始崇拜,她們來的時間不長,卻聽過很多傳聞,沒想到真人比傳聞中更加男人。

劉飛陽/根本沒顧忌周遭是什麼情況,神神叨叨的問道「醒酒沒?」

「干你大爺的,你放我…」

胳膊被掰開,臉被摁在果盤裡,西瓜都被擠碎,但還威武不屈的掙扎。

「醒酒沒?」

劉飛陽又問道。

「你他媽…」

話還沒等說完,就聽從人群中又傳來一個聲音「飛陽什麼時候回來的,不去看看你錢叔,太不講究了,太不講究了…」

就看從人群中走出來一位老者,滿頭白髮,雪白,不像是自然白的,倒像是染的,留著鬍子,也是雪白,打理的相當整齊。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