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穠華 >第2章 畜生都不如

第2章 畜生都不如 (1/1)

小說名稱《穠華》 作者:百柏樺  更新時間:2017-09-27 15:36  字數:2703

舒妍華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聲音如一池春水般平靜無比:「春兒是你的人?她剛剛端來的那碗葯湯下了葯吧。」

末了頓了頓,語帶好奇的問道:「可是,為什麼要毒害我呢?

要知道我不過是一介女流之輩,只能在深院大宅度過一生,我嫡親大哥命喪黃泉,外祖家早已落敗,你們能在我夫家這樣肆無忌憚,想來也少不了謝家的摻合。

你看,我竟沒有一點的依仗,對你們有什麼壞處呢?」

梅氏眼含讚賞的看著這個得知自己死訊仍然冷靜犀利的繼女,不愧是當世周大儒都曾讚譽惋惜的「惜為女兒身」。

就算再不想承認,她也不能捂著良心說她的兒子舒鴻文和女兒舒妍比得上嚴氏所出的子女。

幸好舒鴻煊意外喪命,不用她再想法子來除了首要眼中釘,可見老天也是在可憐她十幾年伏低做小,看不過眼才會幫她除去了舒鴻煊。

只要這個繼女再死去,不說她的兒子順利繼承越來越顯貴的廣平侯府,就是她的女兒,也不用再掩蓋在舒妍華的光芒下。

梅氏輕輕拍了拍手掌,為繼女的一番推測而叫好:「你看,不過是蛛絲馬跡,轉瞬間你就能猜到**不離十。

你說你沒什麼依仗,對我們沒有什麼危害,可需知有些人他本身就是自己的依仗,就如你,就如你大哥。」

「聰明人總是死得快,所以你大哥死了,你也快要死了。

我從不小看內宅女人,很多事成敗就在於不起眼的內宅女人。

再說,你礙了很多人的眼,所以,你不死,都是天理難容。」

礙了很多人的眼?

舒妍華歪了歪腦袋,也不再糾結究竟是礙了誰的眼,反正肯定有這對母女的。

梅氏卻又有些憐憫的看著舒妍華,帶著一種道不清說不明的語氣說道:「至於春兒,她可不是我安插的人手。

是你那好爹爹從小就放在你身邊的,你再聰明也猜不到吧。」

她是繼母,她想要元配孩子死很正常,可是又有誰能想到平日里寵愛得舒妍華如珠如寶的好父親會從小就在元配嫡子嫡女身邊埋下釘子呢?

更加想不到,會是這個好父親吩咐埋下的釘子聯合女婿下毒吧。

舒妍華明白梅氏憐憫的目光是什麼意思,你看看,除了你嫡親大哥真心疼愛你之外,對你關懷備至的繼母一心要想著要親眼看著你死,怕看不到就做不了好夢;從小寵愛你的父親竟是一心想要你死的人,就連你嫁的夫君也狼狽為奸。

活在身邊人堆砌起來的幸福生活隨著大哥的喪生而打破,不過瞬間就被人戳破了假象,你真是一個可憐又可悲的人呢。

舒妍華卻來不及發表對父親失望、難以置信的話語,她只是一字一句的問著:「我大哥的死,也是你們一手造成的?」

如果真的是,那麼她寧肯魂飛魄散,死了也要把這些人拖下地獄。

梅氏搖了搖頭,哈哈一笑:「不不不,你大哥都等不到我們動手就死了。

那是老天爺有眼呢,知道我們心裡所願,就應了我們所求。你知道我得到消息的時候有多欣喜嗎?」

「我立馬就去給佛祖上了一炷香,拜謝了它老人家,定是佛祖每天聽我禱告,感誠於我的虔誠,所以佛祖顯了靈,才會出現皆大歡喜的結果呢。那天我飯都吃多了一碗,現在想來都是歡喜無限呀。」

「哈哈哈哈,皆大歡喜,皆大歡喜呀!」

來不及動手大哥就死了?所以你們其實還是心懷著要把大哥弄死的想法。

舒妍華面上毫無表情,內里差點咬碎了銀牙,放在被子下面的手緊緊攥起,青筋暴露。

她想撕了眼前這個假仁假義的渣滓,佛祖顯靈?

佛祖真要顯靈,定是要把這些渣滓們嘗遍地獄裡的嚴刑,再把你們魂飛魄散的!

「那麼我大嫂和曜哥兒呢?」

她的大哥死了,她也要死了,那麼她不信這些人會突然良心未泯的放過她的大嫂和曜哥兒。

梅氏突然止住了笑聲,有些鄙視、有些咬牙切齒的說:「你那個好大嫂呀?哈哈,應該在你爹爹身/下痛苦的呻/吟吧?

要不了幾天,等你爹爹膩了之後,她就會下去陪你大哥了。

你說,要是你大哥知道,他的媳婦竟然被自己父親沾污了會怎樣?

恐怕他死了都能被氣活吧。哈哈哈哈」

從進來就只是說了一句話之後就不再出聲,只是靜靜旁聽的舒妍驚駭的倒退了幾步,不小心撞在了圓桌上,力道之大,把桌子上的茶杯都撞下了幾個在地上,「嘭」的聲音響起,杯子碎了一地。

房間里竟只剩下梅氏有些癲狂的笑聲,門口守著的春兒一動未動,當自己不存在,從沒有聽到過什麼駭人聽聞的事。

「娘爹他」

舒妍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母親,覺得自己一定是還沒睡醒,要不然為什麼會聽到如此淪喪人倫的事,做出這種事的還是她的親生父親。

舒妍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她無法接受自己的父親竟然是這樣一個人,就算再恨大哥,再討厭他,殺了大嫂就是了,為什麼還要羞辱她,還是做公爹的以那種方式羞辱。

如果這種事被外人知道,她的父親,乃至整個廣平侯府都會成為眾矢之的,他們家會完的,一定會完的。

所有聽到這件事的無關人都得死,舒妍眼裡閃過一抹狠毒,舒妍華絕對不能活了,那麼就只剩下守門的春兒。

梅氏看著女兒很快就鎮定下來,她一直看著兒,直到看到那抹狠毒的眼神才真心放下心來,她很欣慰,兒就算其他方面比不過舒妍華,就是這份心性就能贏過她。

心狠的人才能長命百歲。她十分滿意自己對女兒的教育。

她說出這件事,一方面是刺激舒妍華,但另一方面就是讓女兒認清自己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別像短命鬼舒鴻煊和舒妍華一樣,傻乎乎的就這樣丟了命。

舒妍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她的哥哥是這個世上少有的尊重女性的人,他求娶大嫂之前就承諾過一生一世一雙人,成親四年,無論身心都是屬於大嫂的。

他們恩愛無比,羨煞旁人。

前些日子她見了大嫂,大嫂那麼一個溫婉嬌美的人卻比她更振,她還眼中含淚笑著跟她說一定會把曜哥兒養大,培育成一個像哥哥那樣的人。

可如今呢?呵呵,她聽到了什麼?聽聽,那個裝模樣的女人說的是什麼?

氣急攻心,已經開始慢慢發的毒性因為氣怒,血氣運行的更快,毒性開始加快蔓延,舒妍華嘴角溢出一縷黑血。

「畜生舒振業這個連豬狗都不如的畜生不,它連畜生都不如」

她恨呀,她恨不得把那個畜生不如的東西剁碎了喂狗!

她恨天道不公!

她恨老天不長眼!

為什麼這樣的人沒有遭到報應!

賊老天,你瞎了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