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穠華 >第1章 咄咄逼人

第1章 咄咄逼人 (1/1)

小說名稱《穠華》 作者:百柏樺  更新時間:2017-09-27 15:36  字數:2594

雅緻華美的房間里,紫檀透雕百花盛開紋的拔步床上,一名女子半靠在床頭。

她面色蒼白疲倦,眼裡隱有血絲卻仍然無法掩蓋她精緻艷麗的容顏,身上蓋著胭脂色團花薄紗被子,眼睛無神的看著前方。

門被人推開,發出一聲細微的「吱呀」聲,隨後一個身穿艾青色忍冬紋夏衫,下著蔥綠色褶裙的女子走了進來,她手裡還捧著一碗熱氣升騰的葯湯。

「大少奶奶,從得知煊大少爺意外過世的消息起,您就沒怎麼吃過東西,煊大少爺在天之靈也不希望你如此。這是大夫開的補身子的葯湯,大少爺吩咐奴婢拿來給你喝,您好歹也喝一點補補身,要不然大少爺該心疼了。」

貼身大丫環春兒嘴裡一邊勸著,一邊捧著手裡的白瓷碗站在床前,眼裡充滿關切的看著床上的舒妍華。

舒妍華微微轉過頭,看著春兒,無神的眼睛眨了一下,漸漸泛起了光芒,整個人慢慢溢滿了流光溢彩。

春兒看得心神一顫,她自小就在小姐跟前服侍,小姐出嫁她還跟著來到了謝家,如果說剛才一動不動的小姐,就好像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瀆的謫仙,現在則是鮮活的妖精,能迷惑人的心神。

無論看了多久,看著小姐的一張臉,她仍然輕易的沉迷進去。她的小姐,無愧於京城第一美人的稱號。

春兒又勸了一次,舒妍華才慢慢伸出手,接過了春兒遞過來的白瓷碗,她頭一揚就把葯湯「咕嚕咕嚕」的吞進了嘴裡。

春兒接過空了的白瓷碗,轉身把它放在了圓桌上,又把裝著蜜餞的小碟子遞過來給舒妍華,舒妍華搖了搖頭,春兒才放好蜜餞。

整個過程,舒妍華都一言不發,渾身散發著一種悲哀的氣息。

春兒給舒妍華掖了掖被子,低聲勸道:「大少奶奶,您這段時間都沒怎麼歇過,您先歇一會兒吧,我在外間守著,有事您就叫我。」

春兒見舒妍華點了點頭,服侍她睡下才轉身出去關了門。

不過一盞茶時間,門又被人推開,進來的人卻不像春兒那樣輕手輕腳唯恐打擾了裡間休息的人,不僅大搖大擺,還發出了尖利的笑聲。

「喲,我的乖女兒,怎麼青天白日的就睡了呢,日間睡多了,我怕你晚上可睡不了了。」

舒妍華微闔的雙眼睜開,側過頭就能看見春兒領著一對長相相似的母女進來。

開口的是走在最前面穿著一身寶藍色寶瓶紋樣的妝花褙子,下著青灰撒花馬面裙的中年夫人,鵝蛋臉,彎月眉,即便現在已經不再年輕,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嫵媚的風情,總能不經意間就吸引男人的注視。

舒妍華半坐起身,聽到與以往完全不同的語氣,皺了皺眉,有些不解:「母親,您怎麼來了?」

落後半步的少女手裡拿著團扇,輕輕搖著風,笑嘻嘻的:「我和娘親來看看大姐姐好一點沒有呀,怕你承受不住大哥哥過世的打擊,來看看你死沒死。」

少女與中年夫人容貌相似卻又比她更美一點,皮膚白皙剔透,柳葉眉下是一雙靈動活潑的眼睛,她在說話的時候,眼睛滴溜溜的轉著,細細的打量著房間里的一切。

她穿著一身淡黃綉團花大袖對襟上襦,粉色綉蓮紋對襟襦裙,嬌美動人,絲毫看不出剛剛用抿了唇脂的櫻唇一字一字的吐出惡毒的語言。

春兒就像聾子一般,對進來的兩母女說的話毫無反應,她只是恭敬的曲了膝,而後就又出去關上了門,留下兩母女與舒妍華在房間里。

舒妍華是京城公認的才貌雙冠,自不會是空有美貌的花瓶,眼前的兩母女來者不善,她也不是委屈自己的人,自然不會跟她們客氣:「舒夫人,請問你帶著你的寶貝女兒來我這裡有何貴幹?」

「像兒說的那樣,來看看你死沒死呀。你死的時候,我不看著,心裡可不會順暢,看著你死了,我晚上睡覺,都能做個好夢呢。」

舒夫人面上仍然帶著往昔的慈愛,眼裡透著歡欣,說出的話卻讓人從心底滲出徹骨的寒意。

聽聽,哪有母親這樣對女兒說話的?

舒妍華只覺得有些天意弄人,她兩歲之時生母病逝,父親為母親守足了一年孝才迎娶繼室梅若蘭。

梅氏入門不到兩個月就懷有身孕,即便是十月懷胎的期間,也沒有忽視她,她的任何事情都要一一過問,對她和大哥關懷備至,家中上下無人不贊,就連她娘親留下的嬤嬤也無法挑剔一二,以至於她外家都對梅氏十分客氣。

梅氏頭胎生了兒子,她娘親舊人唯恐新夫人會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後對她和大哥有所忽視,卻想不到梅氏態度一如從前,就算一年後她的寶貝女兒舒妍出生,也仍然把她和大哥看親生兒女一樣看待。

她大哥自小聰慧,她也是從小聰明,年歲漸大之後懂得了有些聰明的繼室會捧殺元配的孩子,可是他們兩兄妹卻沒有一絲懷疑。

因為他們兄妹身邊跟著娘親忠心耿耿的心腹,梅氏從沒有插手過他們的僕人,一應事宜都是由他們娘親舊人掌管。還給他們和自己的兒女一起延請名師教導,十幾年來對他們關愛有加。

而最讓人無法懷疑的一點是:梅氏對待元配留下的兩個孩子和自己所出的孩子公平公正,如果是她或者大哥做得不對的,會視情況來懲罰,如果是梅氏親生孩子犯了錯,也不會憐惜放過。

就是這種坦蕩的做法,不說家中人人稱讚和備受京中人讚譽,就連她也慢慢從心底接受了這個沒有血緣的母親,真心實意的孝敬她,同時還愛屋及烏對兩個弟弟妹妹好。

看到梅氏母女如此有違以往的咄咄逼人,舒妍華眉頭微蹙,有種揪心恍然之感,想來她和哥哥終是錯付了信任。

舒妍華滿心滿眼都是敬佩的看著這個一裝就裝了十幾年的侯夫人,要知道前些時間她大哥回京途中遭遇泥石流不幸喪生,喪禮都是眼前這個裝工一流的女人盡心儘力的操辦。

京中之人除了嘆息一句她大哥英年早逝之外,其他全是讚譽梅氏的品行,不少大家主母已經把梅氏的親生子女列為女婿/兒媳婦的人選,母親的品行這樣好,她的孩子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舒妍華現在很想笑,更加想快點有人把梅氏的女兒娶回家,最好還是死了元配的,想來舒妍深得她娘親的真傳,定會做得比梅氏還好,畢竟梅氏的品行這樣好,她的女兒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她看著眼前這個笑意盈盈卻又滿含陰狠的梅氏,心如明鏡,如果這女人心裡真的恨不得她和大哥去死,可明面上卻又對他們兄妹這麼好,心理該扭曲成什麼樣子?

日夜恨不得去死的人終於到了死期,如果她不來看看,恐怕會覺得對不起自己吧?再有忍耐的人,都想看看仇恨的人是怎麼死的,都想讓這人知道她活在多麼大的虛假之中吧?